首页

其他小说

七十年代真夫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七十年代真夫妻: 33、找工作

  方海觉得媳妇说得很有道理, 女儿跟他本来就不算太亲近,还是博好感的时候,再生一个, 不管是男是女, 都会分去大人的注意力,孩子哪里肯干。

  他年到三十,想要一个儿子是人之常情, 但确实也不太急,不如把女儿先带好。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对禾儿的态度越发殷勤, 没办法, 苗苗小,好哄, 没什么定性,一切跟着姐姐走。

  禾儿是容易得寸进尺的孩子, 背地里没少提要求。她的世界很简单,给我糖吃, 我就跟你好,整天抱着爸爸的大腿转。

  还以为瞒得好好的呢, 里头猫腻谁瞧都知道。赵秀云又不傻,不过是指望方海多疼孩子一点, 最好疼到打消生儿子的念头, 实在不行,也拖久一点再生。

  她两次生孩子都是难产,最少都疼一天一夜鬼门关迈过半条腿,生平最大的噩梦就是孩子落到后妈手上。

  丧偶的男人不再娶?听都没听说过。

  赵秀云这条命金贵得很,为了孩子也得好好活着。

  她装作不知道父女间的小把戏, 礼拜一早上给禾儿准备了一书包的吃,让她带去学农。

  校办地虽然在公社附近的大队,还是有一段距离,学校中午管饭,统一在休息草棚里吃。

  这种大锅饭也叫忆苦饭,萝卜缨子加米糠煮的糊糊。

  思想教育活动,不吃是肯定不行的,但孩子都太小,怕撑不住,家里有条件的给带馒头,没有条件的就二道面,总之都强过吃糊糊。

  赵秀云一早起来,揉的馒头,又在下面垫饼干和糖,生怕孩子给饿着。

  禾儿提着满满的挎包,比平常出门早。

  一出去就是要一天,赵秀云止不住担心。

  方海不觉得有什么,他们这样苦出身,这个年纪家里家外都一手包,禾儿已经是没吃过什么苦了。

  安慰道:“没事,老师跟着呢。”

  不是他肚子里出来的,就是轻飘飘,赵秀云抿嘴不说话,把苗苗弄好,送她去上学。

  中午禾儿不回来吃饭,她的时间就比较富裕,准备进一趟城,每回去市里都得花不少钱。

  赵秀云是花的时候大方,心疼的时候也真心疼。

  方海顺道,和她一起往家属院门口走。

  到院门口要分开,拐进基地之前咳嗽一声。

  赵秀云看他。

  “不舒服?”

  方海快速往她手里塞样东西,头也不回的跑了。

  神神秘秘,赵秀云摊开掌心,看清是什么,整个人可见的欢快起来。

  方海的私房钱真是不花白不花,跟马路上捡的似的,这男人到底哪里攒那么多钱?

  赵秀云也不深思,数清楚是一百块钱揣兜里,寻思回来多给他带点肉,别说拿了钱还不办事。

  她这一趟也不是全为买东西,还为找工作。

  这时候没多少厂在招工,都是内部招聘,一家三代人在一个厂上班很正常。

  赵秀云是跟几位军属打听过,知道市里单位多,像她这样识字的比较有机会,才动了心思。

  可有心思,不一定就能找到。

  纺织厂、机械厂、国棉厂……

  凡是看到招牌,赵秀云就去问保安,都是摆摆手说不对外招人。

  有岗位也内部消化,尤其这两年好多上山下乡的人都跑回来,待业青年多,国营大厂里都是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沪市不是老家的一亩三分地,原来有的关系都用不上。

  赵秀云只想叹气,糊纸盒的十来块钱够干嘛,她现在是越来越不安,老觉得拖到最后,方海会跟她离婚,到时候孩子她肯定要带走的,没有工作怎么行,得未雨绸缪。

  第一步就迈不出去,还有什么好绸缪的。

  太阳大,赵秀云拿着方海给的钱去买冰汽水,一口气咕咚,把瓶子退给老板,又随便找家店吃小馄饨。

  吃完去淮国旧。

  淮国旧卖的东西有两种,一种是收上来的二手货,一种是没能出口的瑕疵品,共通点是都不要票。

  不要票的东西,对赵秀云就是好东西。

  地方盖得跟大仓库似的,东西全都就地放,不像百货大楼整整齐齐摆在玻璃柜台后面。

  里头人头攒动,走路肩膀碰肩膀。加上热,空气不流通,没会人能闷出人一身汗。

  赵秀云都觉得衣服湿哒哒贴着后背。

  来淘旧货得凭运气,说不准什么时候东西就被人买走。她也不一定是买什么,就是回回进城都想来逛逛看。

  上到钟表收音机,下到锅碗瓢盆,商品琳琅满目,有点损坏不明显的都有人抢。

  赵秀云看中一个磕掉一角的搪瓷盆,家里还缺一个和面,眼疾手快抢到手,接着转悠。

  出口的地方才结账,售货员扫一眼就知道该收你多少钱。

  越过日用品的位置,看大件的人少。

  照相机柜台前好几个人说些没人听懂的专业话,赵秀云听一耳朵,没听出花来,耸耸肩。

  哪怕是旧相机,也要小千块钱,还不算买胶卷。

  照相馆一张才收两毛,她每年带孩子去照都不心疼。

  再就是自行车,永久牌、凤凰牌、上海牌、兰陵牌,也就沪市这种大地方才有这么多种,老家只有一样,凤凰牌,结婚的时候连票带车小三百。

  那车虽然给小叔子方川骑走了,方海又把钱要回来,现在就在赵秀云手里攥着。

  不过她现在不上班,有的是时间,两条腿不是白长的,方海上班又是隔壁就到,等禾儿小学毕业到市里上初中再弄一辆。

  小学五年,再三年就要上初中了。

  孩子真是见风长,一不留神节节高。去年的衣服今年都短一茬,领口勒着脖子。

  费布费钱啊。

  赵秀云找到两件和孩子旧衣服差不多的短袖,预备裁下来接上,反正大家都是这么穿,孩子的衣服有不带补丁的,也有带补丁的,不过都收拾得很干净,跟新的一样。

  磨损多半是到处蹭的,禾儿还爱爬树,家属院有几棵大树是作为和营地的格挡,高得很,站在上面能看到营地里头的样子,爬上去差点没给哨兵当坏分子按下来。

  虽然没按下来,也是结结实实一顿骂,她爸爸都差点吃瓜落。

  方海也是个心宽的,挨了骂,还拦着不让打孩子,说是这么大的皮肯定是皮一点,女孩子,不要老是打。

  说得跟她是后妈,天天背着人打孩子似的。

  禾儿最近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也就亲妈能治治,到哪都横着走。

  赵秀云有心给她紧紧皮,逮着把柄可不使劲用,给了她好几下,亲爹都不顶用。

  树不修不直溜,家属院就没有不打孩子的人家,赵秀云打得少,次次是有理有据,隔壁陈秀英是一天照三顿打,老小赵强嗷嗷叫个没完。

  不对,童蕊听说不打孩子,一看陈清韵那样子,能经得住几下。天生不足,最近养好点可以下楼玩,还是风吹就倒的样子,跑两步就喘。可人家喘有王海军跟着拉着,给禾儿羡慕的。

  她就喜欢跟厉害孩子玩,可乒乓球的吸引力也会过去,她最近正缠着爸爸给买篮球。

  方海不敢应,买糖吃掉就毁尸灭迹,那么大一个篮球指定要摆家里,第一天就得露馅,到时候一准一齐挨骂。

  赵秀云惯孩子,可也没有总买新玩具的,松口期末考考好给她买。

  考好对禾儿来说简单,她是稳稳当当的第一名,还放大话说“自己肯定考好,不如先买球”,赵秀云不肯。

  花钱的地方多啊,不当家不知油盐贵。

  这淮国旧里多少好东西,赵秀云看中的都没舍得买,只买几样最急用的,往筐里一扔,去百货大楼。

  说来也怪,家家都说不宽裕,可要花钱的地方是人山人海。

  百货大楼的客人从不间断,算盘声永远响亮。

  就是赵秀云进去出来,都花掉五十块钱,还得去饭店买肉。

  这一家子,就嘴永远填不饱,吃上头真不能省。

  她买了五块钱的红烧肉,先坐电车到近郊,再搭半路车回家属院,这法子还是别人教的,比直达车能省一毛。

  就是要多花半个小时。

  不过时间不要钱。

  赵秀云踩着落日进家属院,开自家门,先把饭煮上,又把买回来的东西归置好,这才去洗菜。

  菜放在搪瓷盆里,端到院子的水龙头下洗。

  要说住一楼不是没好处,有个院子宽敞不少,晒衣服还方便。

  她把青菜叶子一片片掰开,冷不丁听见有人喊回头,手下意识在裤腿上擦一下,面带惊喜。

  “张主任来啦,屋里坐,我倒茶去。”

  张梅花头一次到方家,也不客气,坐在椅子上打量,早听说方团长媳妇能干,只看屋子里收拾得一干二净就知道。

  赵秀云厨房泡茶,端着搪瓷杯出来。

  “张主任喝茶。”

  心里嘀咕不知道多少,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怎么就上自家来了。

  张梅花是个利索人,抿一口茶,杯子搁在大腿上转。

  “我也不耽误你做饭,今天来,是有件事跟你商量。”

  领导的商量,多半不是真商量的意思,赵秀云心一紧,好事是落不到她头上的,那会是什么坏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