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子请自重(问道红尘):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共君一品荒唐梦

    这边秦弈沉迷学习不可自拔,那边居云岫慢慢的开始不自在了。
    在此之前她无论如何也没想过,千年幽居的自己,竟会因为半个月没见到一个谁谁谁而浑身不自在。
    半个月,不是一眨眼的事吗?
    可是一个人抚琴,一个人画画,为什么总觉得缺了点啥,就是提不起劲来。
    她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如果是传统仙道,陷入这种状态就可以算“心魔”了,好在他们万道仙宫的痴人之道,在这上面没什么特殊要求,甚至情痴也算是一支,虽然目前没有。
    但依然是不对的,因为已经影响到了修行的“专”,万道仙宫讲这个,而且特别重视,她已不能“专”。
    如果一直处于这种心神不定的状态里,心魔说不上,却必然再难长进。
    这种状况是有两种解决途径的。
    一种就是索性真的做一对神仙眷侣,一切明朗那也就没什么可心神不定的了。大约就是婚前婚后的心情区别……
    一种就是……继续不见,再过个一年半载自然终结。
    居云岫离开七弦琴,站在亭台边缘远远看着秦弈过客峰的方向,久久沉吟。
    她享受相伴相得的陪伴,也享受那种隐隐约约的暧昧感,本不愿改变。但她知道这种状况终究是到了要有个答案的时候了,本来一直玩什么若即若离的暧昧就不合天理之常。
    但是……
    她闭上了眼睛,神识如风掠地,如阳融雪,瞬间笼罩千里山脉。百鸟之声尽在心间,人间私语历历可闻。
    她很快听见了想要的关键字。
    “那个秦弈,领了监察使,怎么也不见动作?搞得大家自己吓自己。”
    “我看秦弈人不错,不会乱来的吧。”
    “我倒是觉得他在琴棋峰上和居师姐……嘿嘿嘿,不知人间何世了。”
    “有道理。啧啧,秦弈也是好命,居师姐世间绝色,换了是我啊,一天不来个十发八发算我无能,哪来闲工夫出去什么监察,谁爱察谁察去。”
    “但是你们难道都不觉得……他们名为师姐弟,实际是师徒吗?”
    空气仿佛安静了下去。
    有人嗤笑道:“谁不知呢?师姐弟不过幌子,终归是亲手教导,有师徒之实,大家睁一眼闭一眼不好说就是了。实际上就是师徒乱……那个啥。”
    “居云岫看着高洁出尘,其实也……话说上一个这么玩的还是魔道大欢喜寺吧,我们万道仙宫自称非魔,其实也就多一层面纱?”
    “咳,噤声。居云岫晖阳之能,秦弈还是监察使,你们不要命了?”
    “那又如何,能阻我们之口,也阻不了后人传闻。她们还是写书的人,岂不知自有他人秉笔,将他们的韵事传播千年。”
    居云岫收回神识,紧紧捏着纤手,脸色有些发白。
    别的都算了,她知道有很多酸葡萄,历年被自己不假辞色赶走的人多如牛毛,什么都能酸几句,连她弹琴睡觉都有嘲讽的。她和秦弈之事被人背后议论太正常,她并不太在乎。
    但最后这句,就真有些戳心了。
    她自己是著书人,很在乎这个。
    仙宫各道有些互通,多的是人能写能画,绝对会有人把这些事添油加醋写得不堪入目。当世未必有人敢传,然而多年之后呢?
    别人再看书中人,会是怎样的居云岫?
    尤其是,这并非泼脏水,而是有其事实依据的。
    她之所以一直没想要和秦弈摊开窗户纸,除了感觉还不够之外,这其实也就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了。
    她受不住,此非修行可抵。
    她也不是看淡一切的修行模式,如果是,那和秦弈连开局都不会起。
    琴乐书画诗词歌赋,无心无情之人是学不精的……因为那都是言心言情的道,对美好的喜爱与歌颂,对心情的抒发与感叹,在表面出尘的背后隐藏的是细腻敏感且略带脆弱的心。
    “过客……他是不会久留的,我在想什么?”她低声自语:“他的根在南离,不是这里。”
    “那就……先淡一阵吧。减少相见,或许对我对他都好,早晚……他自己会走,那便结束了。”
    “师父师父。”身后传来清茶的声音:“师叔来啦。”
    居云岫转过头,就看见秦弈乘着手帕从远处迅速接近。
    “你还知道过来?”明明打算先淡一阵,可话一出口却像幽怨。居云岫惊觉,便别过头去,再度看向山外,不去看他。
    秦弈落下云头,笑道:“洞中无日月,我也不知道修行了多久,揍服了那臭猴子就来见师姐啦。”
    “猴子比我好看?”
    “啊?”
    “没什么。”居云岫还是没转头,问道:“你过客峰不是那方向,你怎么从那边来?”
    “哦,刚去见了尹一盅,找他勒索了两葫芦酒。”秦弈走到她身边,递过一葫芦:“这夏日午后,山风正好,我就觉得若来与师姐小酌两杯,林荫之下,风熏意暖,可以入诗。”
    居云岫微微噘嘴,就是这种死文青气,真是相得。
    不在于能否作出漂亮的诗篇,而在于这种意,太合胃口。
    如果缺了他,世间确实少了几分色彩。
    居云岫接过了酒葫芦掂了掂,拔开塞子闻了一闻,摇头轻笑:“知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呃,尹一盅没说,只说绝对好酒。”
    “当然好酒,酒名荒唐梦,常人喝了一醉不起,三生三世千载梦回尽在此间,看尽人间历遍轮回,醒来或许已得道矣。”居云岫道:“便是对修行者,饮上一口也多有所悟,这是酒宗最好的酒之一,他对你不错,看来你在地灵秘境的援手获得了一些友谊。”
    秦弈笑道:“话题不多,但态度确实不错,酒宗的人也挺有意思,其中还有醉着念诗的。其实我们两宗该多联谊,某些方面挺搭的,诗酒不分家嘛。”
    “我想到该奖励你什么了。”居云岫纤手一翻,忽然多出了一个葫芦:“送你。”
    “这是……”
    “这是早年我们两宗合酿之酒,名为诗酒飘零。”
    “……就奖我一葫芦酒?”
    “买椟还珠是愚者所为。”居云岫微微一笑:“葫芦是个宝物,名为饮不尽,只要一滴酒在其中,就会自己涨满,让你喝一辈子。”
    秦弈有了兴趣,暗道行走江湖之时高歌痛饮,诗酒飘零,逼格很高啊……早在当初仙迹村出山之时自己就尝试过玩这种格调,骑着老马悠然喝酒。可惜身上葫芦实在放不下,到了南离之后就放弃了装这个逼,如今竟然意外捡回来了。
    正这么想着,就听居云岫道:“我想你若行走江湖,会喜欢这样的调调。”
    秦弈敏锐地觉得这话好像不太对味,自己呆在这里好端端的,她怎么就想起行走江湖这档事了?哪来的联想?
    居云岫转身回了亭台,收起台上七弦琴,笑道:“过来吧,共君一品荒唐梦,看看究竟有多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