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狐魅天下2·神武衣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狐魅天下2·神武衣冠: 第十八章 两处闲愁

    东山
    书眉居
    几只仙鹤在池塘边漫步,夏尽秋初,草木仍旧繁茂,却已隐约带了秋色。林逋伤势痊愈,心情平静,一人在池边踱步。“岸帻倚微风,柴篱春色中。草长团粉蝶,林暖坠青虫。载久为谁子,移花独乃翁。于陵偕隐事,清尚为相同。”他随口占了首诗,这是年初之作,自己并不见得满意,但既然想吟,他便随性吟一首。
    “诶呀,大诗人在吟诗,我马上就走,对不住,我只是路过,你慢慢吟,吟不够或者不够吟的时候,可以叫我帮你吟,或者叫我帮你作诗也可以。”有人慢吞吞从背后踱过,黄衣红扇,轻轻挥摇,“不过,其实我是来告知你,今晚开饭了,如果你不想吃,我可以帮你吃;如果你吃不下,我可以帮你倒掉……”
    “诶……”林逋叹了口气,虽然他无意讽刺,但方平斋实在是满口胡扯,没完没了,“进入炼药可有进步?”方平斋恩了一声,“你也很关心炼药嘛!其实炼药和你毫无关系,炼成练不成死的又不是你,有进步没进步对你而言还不是废话一句,所以——我就不告诉你了,走吧,吃饭了。”林逋轻轻叹了口气,“玉姑娘……”他欲言又止。方平斋摇扇一笑,“如何?你对那位丑陋不堪的小姑娘难道存有什么其他居心?”林逋道:“怎会?玉姑娘品性善良,我当然关心。”方平斋往前而行,“世上品性善良的人千千万万,你关心得完吗?人总是要死的,早死晚死而已,难道你为她担心她就不会死了?难道她死过之后你就不会死了?等你变成万年不死的老妖怪再来关心别人吧。”林逋淡然而笑,“方先生言论精辟,实在与众不同。”方平斋居然能说出这种有两三分道理的话,实在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两人走不多久,便回到林逋在东山的居处,名为“书眉居”。
    柳眼的药房散出一股奇异的味道,每日他都不知在房间倒腾些什么,方平斋是非常好奇,但一则柳眼不让他进房,二则有一次他趁柳眼不在偷偷进去,摸了一下房中瓶瓶罐罐里的无色药水,结果水干之后他的手指竟裂了一道如刀割般的伤口,却不流血,自此他再也不敢去探药房。柳眼住在药房中,除了吃饭洗漱,几乎足不出户,而玉团儿却是进进出出,十分忙碌。
    “你做的这是草汁还是菜糊?”饭桌之上,柳眼正冷冷的看着玉团儿,方平斋探头一看,只见桌上四菜一汤,其中那一碗颜色翠绿,一团犹如菜泥一般,不知是什么玩意儿。林逋一看之下,唤道:“如妈,这是……”
    “这是玉姑娘自己做的,少爷。”一边伺候的如妈恭敬道。玉团儿本已端起碗筷,闻言放下,“这是茶叶啊,那么多茶叶被你煮过之后就不要了,多可惜啊。茶叶有没有毒,闻着香,我把它打成了糊放了盐,很好吃的。”方平斋一掌拍在自己头上,摇头不语,林逋苦笑,柳眼冷冷地道:“倒掉。”玉团儿皱眉,“你不吃别人也可以吃啊,为什么你不吃的东西就要倒掉?”柳眼淡淡地道:“不许吃。”玉团儿道:“你这人坏得很,我不听你的话。”她端起饭碗就吃,就着那碗古怪的茶叶糊,吃的津津有味。
    “呃……小白,又没有人告诉你,吃饭的时候要等长辈先坐、等长辈先吃以后,你才能吃吗?”方平斋红扇点到玉团儿头上,“虽然你现在是我未来师父的帮手,但是我年纪比你大,见识比你广,尤其对美味的品味比你高,所以——”玉团儿皱眉道:“你明明早就进来了,自己站在旁边不吃饭,为什么要我等你?你可以自己坐下来吃啊。”方平斋摇头叹气,“你实在让我很头痛,想我方平斋一生纵横江湖,未遇敌手,现在的处境好可怜号令人悲叹感慨啊!”言罢坐下,端起饭就吃,自然他是不会去吃那碗茶叶糊的。
    “你如果纵横江湖,未遇敌手,为什么要跟在柳大哥后面想学他的音杀?”玉团儿吃饭吃的不比他慢,“又再乱说了。”方平斋道:“嗯……因为遇到的都是小角色,当然未遇敌手了,连不平事也没看到几件,真是练武人的悲哀啊——想我从东走到西,由南走到北,中原在我脚下,日月随行千里,自然称得上纵横江湖……”玉团儿不耐烦地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不爱听,啰嗦死了。”柳眼了冷眼看着那碗古怪的茶叶糊,慢慢地端起碗吃了一口白饭,玉团儿突然道:“你不是不吃吗?”柳眼为之气结,端起饭碗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过了一阵,哼了一声放下碗筷,他推着玉团儿给他做的轮椅,回他药房里去了。
    林逋不禁好笑,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端碗吃饭。这三人没有一个是能够克己能忍的人,三人凑在一处,真是时不时便会闹翻,看得久了,也就习惯了。方平斋伸筷子将桌上菜肴的精华一一抢尽,吃了一个饱,翘起二郎腿,“其实——刚才你真的得罪他了。虽然他是我未来的师父,不该说他背后坏话,但是他其实很爱面子,你的脑筋又像外面到处乱跑的仙鹤的脖子那样又直又长,说出来的话不是一般的难听,而是非常的难听。他能忍你到现在没有顺手把你害死,我觉得已经是奇迹了,所以你还是别再刺激他,以后说话小心一点,有好没坏。”
    “他真的生气了嘛?”玉团儿低声问。方平斋“哈”的一声笑,“他不会真的和你生气,毕竟,你不是他想要生气的那个人。”玉团儿皱起眉头,“那他想要生气的那个人是谁?”方平斋红扇轻摇,“咦——这种事没得到我未来师父同意,在背后乱说很没道德。你如果想知道,不如自己去问他,最好顺便进去送饭给他吃,发誓再也不做这种奇怪的东西,他如果心情变好,说不定就会告诉你。”玉团儿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知道他想要生气的人是谁?”方平斋咳嗽了一声,“当然是因为我是他亲亲未来的好弟子,交情自然非不寻常。”玉团儿又瞪了他一眼,端起饭碗,夹了些剩菜放在白饭上,端进药房去。
    “方先生真是奇人。”林逋慢慢吃饭,“其实黑兄对玉姑娘真是不错。”方平斋哈哈一笑,“我对我那未来师父更是鞠躬尽瘁,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动他的铁石心肠,让我得偿所愿呢?真是好可怜的方平斋啊!”他以红扇盖头,深深的摇头,“不过我的耐性一向非比寻常,哈哈!”林逋莞尔,虽然方平斋想要从柳眼身上学到什么他不懂,但这人并不真的很讨厌。
    炼药房中。
    柳眼推着轮椅面对那一人来高的药缸,以及房中各种各样形状古怪的瓶瓶罐罐,闭目一言不发。玉团儿端着饭进房,“真的生气了吗?”柳眼不答。玉团儿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