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55章 黄河决堤

    李昊辰跟着那神秘人一路来到书房后,连忙躬身施礼道:“陛下这么晚了,来微臣府邸不知所谓何事?臣刚才不知道是陛下驾到,言语冲撞了陛下还请陛下恕罪!”这半夜敲李昊辰房门的人不是别人,正式大唐现在的皇帝李建成。
    李建成微笑的双手虚抬道:“昊辰啊,朕是太子的时候你就跟着朕,今天朕是微服出宫,不必多礼了,不过你刚才骂朕骂的可是挺狠啊?朕差点就想治你个大不敬之罪,不过想想你也不知道是朕,况且你血气方刚这个时候估计正忙于房事,到时朕打扰了你,朕就不治罪与你了!不过朕这次微服出宫确实是有事和你商量,你且看看这个!”李建成说着递给了李昊辰一本奏折。
    李昊辰小心的接过奏折打开仔细阅读,奏折是黄河监察使杨彦写的一本黄河今年决口,河南百姓民房冲毁,土地淹没,需要朝廷拨款赈灾,且申请各州府开仓放粮,同时需要再拨款四十万两白银修缮河堤。
    李昊辰看完了奏折,小心翼翼的合上了奏折,递还给了李建成道:“陛下这黄河洪水泛滥,两岸百姓遭灾,拨款赈济和开仓放粮是合情合理的,这有什么不对吗?”李昊辰知道李建成给他看这个肯定就是其中有什么问题,但是说实话他实在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所以才向李建成询问。
    李建成叹了一口气道:“朕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本想着朱笔御批,让户部办理就是了,不过如此大事朕还是经验尚浅,便前往请示父皇,谁知道父皇告诉朕一个消息,这黄河基本上在我大唐建国开始基本上是年年决口,年年泛滥,朝廷是年年拨款,年年赈济!”
    李昊辰闻言连忙道:“若是如此,那这其中必有猫腻,太上皇为什么当时没有派遣能臣干吏,前往勘察?”
    李建成听见李昊辰的话,不禁叹了一口气道:“朕当时也是这么问父皇的,父皇当时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当时也派过大臣前往,从武德三年开始每年都会派遣大臣前往,可是这些大臣回来禀报的都是洪水泛滥情况属实,朝廷没办法只能拨款赈济,况且当初我大唐定鼎中原不久,根基尚且不稳,父皇虽然觉得此事蹊跷却也没有较真。”
    李昊辰听着李建成的介绍,沉吟了一下道:“那这几年所有勘察大臣都是如出一辙吗?就没有一个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吗?”
    李建成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道:“武德七年吏部尚书刘刚被任命为监察大臣,前往勘察,半月后刘刚给父皇上了一道密折称黄河泛滥非是天灾实乃人祸,不日进京向父皇详细面奏,可是也就短短三日,河南道总管上奏朝廷,说刘刚大人在一次黄河决堤事救助灾民不幸去世。父皇觉得此事必有蹊跷,前后派往河南十三位大臣严查此事,结果这些大臣回来后,都称刘大人死因无异,确是死于救灾,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李昊辰闻言也是叹了一口气道:“陛下,看来这河南的水很深啊?陛下深夜来见臣必然是有事让臣去做,还请陛下明示。”
    李昊辰大概是清楚了,李建成是希望他去河南拨乱反正,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前会册封他为河南道军政总管了,看样子李建成心中已经早有打算了。虽然想清楚,但是李昊辰还是需要李建成的准确指示。
    李建成微笑的看着李昊辰,心中知道李昊辰已经知道自己让他去干什么了,上前拍了拍李昊辰的肩膀道:“昊辰,朕信任你,希望你去河南能够一举解决这个黄河问题,朕也不是不愿意拨款赈济,可是朕问过户部,真的是拿不出这么钱了,这黄河每年决口,而且每一年都比上一年管朝廷要的钱多,今年他们要的已经是我大唐半年的赋税总和了,朕就算是能忍,大唐也经不起这么亏空,这就是个无底洞,朕不能看着他最后把大唐都吞进肚子里!”说着李建成殷切的看着李昊辰继续道:“昊辰,你能明白朕的意思吗?”
    李昊辰听完了李建成的话,心中暗暗叹气,说实话他是不愿意去趟这趟浑水的,不是他害怕什么,而是他本就不擅长这个,恐怕力有不逮,把事情办砸了。
    李昊辰这样想着,便对李建成说道:“陛下,非是臣不愿意为陛下分忧,陛下您是知道臣的,臣是行伍出身,不懂政治,也不会斗争,陛下让臣去攻城略地,保土安民,臣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这查出黄河决堤的原因,抓幕后之人,臣恐怕有负陛下重托,不能完成陛下所托,若如此昊辰就是百死也难赎其罪!”
    李建成听着李昊辰的话,再次拍了拍李昊辰的肩膀道:“昊辰朕是知道你的能力的,说实话朕这个皇帝的位置有一半是你的功劳,不是你精心布置恐怕朕和元吉在玄武门难逃世民毒手,你的能力朕信的过,朝中确是有善于争斗的老臣,能力也出众,但是朕不信任他们,朕怕他们去了,这黄河依然会是年年决口,朝廷依然会年年出钱赈济!”最后李建成语重心长的对李昊辰说了一句话:“昊辰,这大唐的江山是否稳固,朕这个皇位还能不能坐的稳,就全看你这次河南之行了,朕相信你!”
    李建成的话是发自肺腑的,李昊辰对于李建成的话还是很受用的,此刻的李昊辰真的生出了一种视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激动的李昊辰再次躬身向李建成施礼道:“臣,感激陛下信任,臣一定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请陛下放心!”
    李建成听着李昊辰的话,连说了三声好,便转身离开了李昊辰的书房,留下李昊辰一个人在房间之中不知道再盘算些什么。
    就在李昊辰沉思的时候,书房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打断了李昊辰的思索“将军,此行你带上我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