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58章 狄孝绪断案

    魏征说完这个人,可是让李昊辰心中一阵喜悦,此刻这个狄孝绪在唐朝还是一个不显山不漏水的小人物,但是对于前世熟读史书的李昊辰可是知道这个狄孝绪,他可是未来武则天时期重臣也是断案高手狄仁杰的祖父,史书上对于狄孝绪的记载并不是特别多,因为他一声的官做的都不是特别大,或者说没有什么实权,退休的时候才被封为上柱国,而上柱国不过是个勋级,享受正二品的官员待遇,但却没有正二品官员的权利。可以理解为李昊辰前世的工龄工资待遇。
    虽然李昊辰前世的史书上对狄孝绪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记载,但是李昊辰这个前世的历史狂人,还是在一本叫做《狄公祖父》的典籍中找到记载,狄孝绪一生断案700余奇案100余件,从未出过差错,书中明确记载狄仁杰后来的神断之名皆来源于其祖父早年的教导。当然事实上是不是这个情况,李昊辰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正史上对此几乎没有记载。不过李昊辰相信的是无风不起浪,这野史虽然没有正史的可信度高,有很多都是作者根据一些线索臆想或者猜测,但绝对不是毫无根,对此李昊辰有深刻的理解。
    李昊辰看着魏征还在等他答复,便对魏征施礼道:“魏大哥推荐的人肯定错不了,不过此人现在何处啊?如果还在上洛县,恐怕时间上来不及,毕竟陛下限我三日后赴任,明天天一亮便只剩下两天了,魏大哥你也知道圣命难为啊!”说着李昊辰有些无奈的感叹。
    魏征见李昊辰有些无奈的表情哈哈笑道:“昊辰贤弟,有句俗语怎么说的来了,叫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这狄孝绪近一年表现不错,陛下特旨诏其回长安,要当面嘉奖。此刻他正在长安驿馆休息,如果贤弟觉得此人可以明日我变把他带来见贤弟如何?”
    李昊辰闻言大喜连忙再次向魏征施礼道:“如此甚好,只是劳烦魏大哥了!”
    魏征对于李昊辰接受自己介绍的人,心中很是满意,很开心的便和李昊辰拱手告辞,两人约好了明日上午在李昊辰府邸再次见面。
    在魏征走后,房玄龄才开口道:“将军,这魏征所推荐的人不知深浅,大人不可轻信,让我替大人试他一试可好?”
    李昊辰其实心中正有此意,不过他面上已经答应了魏征如果他在出手试探显然是不合适的,会让魏征觉得他对其眼光不信任,影响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过如果是房玄龄试探,那就没有那么多问题了,毕竟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之间争强好胜的事情多不胜数,不过李昊辰还是好奇房玄龄怎么试探狄孝绪,便开口问道:“你想怎么试探他?”
    房玄龄微笑的摇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只要将军同意便可,我自有妙计。”
    看着房玄龄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李昊辰也是笑而不语,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房玄龄的建议。
    第二日清晨魏征如约带着狄孝绪前来见李昊辰,李昊辰上下大量了一下狄孝绪只见其约四十许,国字脸五官端正面容刚毅,高鼻宽唇,不似中原人士,李昊辰知道这个狄孝绪和李唐王朝一样是有胡人血统的,李昊辰对其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双方宾主坐好,几人便简单的寒暄几句,就聊了起来,开始互相的恭维吹捧。
    就在这个时候房玄龄匆匆忙忙的冲进了房间,表情极为紧张,并没有搭理狄孝绪和魏征而是径直走到李昊辰面前,有些慌张的道:“将军,在下家传玉佩不小心在府中遗失,请将军让府中家丁帮在下一同寻找。”说着房玄龄还偷偷的给李昊辰使了个颜色。
    李昊辰心中便知道了,这是房玄龄给狄孝绪出难题呢,李昊辰很上道的对着房玄龄说道:“玄龄先生莫急,我这就叫府中家丁帮你寻找,你来的正好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就是昨天魏征丞相推荐的断案高手狄孝绪狄大人,狄大人这个是我府中的幕僚房玄龄房先生。”说着李昊辰做着手势给双方介绍认识。
    房玄龄听着李昊辰的介绍,连忙对着狄孝绪施礼道:“久闻狄大人是断案高手,正好今天在下玉佩不慎遗失,大人能不能帮我找到,在下感激不尽!”
    狄孝绪听着房玄龄的话,也起身还礼微笑的上下打量房玄龄道:“房先生客气了,下官愿意为先生尽绵薄之力!先生可以先回答下官一个问题吗?”
    房玄龄表情诚恳,连忙道:“大人请讲?”
    “先生的玉佩可一直在身上佩戴?”狄孝绪也没有客气直接便房玄龄道。
    “是的!”房玄龄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狄孝绪点了点头站起身,在房玄龄身边转了三圈,然后微笑道:“下官已经知道先生的玉佩所在何处了!”
    李昊辰、魏征、房玄龄三人齐齐的看向了狄孝绪,如果狄孝绪不是忽悠众人,那他也太神了,因为他刚才就只问了房玄龄一个问题便知道玉佩在哪,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关键是狄孝绪不傻的话,根本就不敢忽悠众人,因为这几人一个当朝宰相,一个战功赫赫的军队统帅,忽悠这两个人,狄孝绪的仕途也就走到了尽头了。
    狄孝绪微笑的对着众人说道:“那玉佩就在侯爷府邸花园池塘边的石缝之中!”
    李昊辰和魏征是不知所以,最惊讶的就是房玄龄了,房玄龄听完狄孝绪的话惊讶的道:“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的?”
    狄孝绪看着两位大人也疑惑的看着自己,并没有卖关子,直接便说道:“房先生的玉佩早不丢晚不丢,偏偏在我在侯爷府中刚刚坐下的时候丢了,下官不得不觉得你是再考量下官,同时先生和侯爷说话的时候使得眼神,下官也看见了,下官就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既然知道了玉佩是先生自己藏起来的,同时先生告诉下官玉佩一直在你身上,下官相信这点上先生没有必要骗下官,那样就不是考量下官,而是戏耍下官了。知道以上两点,这玉佩一定是先生早上起来从身上解下来藏到府中某处,下官看先生脚上的鞋子有沾染早晨露水和惨败的枯枝花叶,下官便猜想先生肯定是经过花园所以才沾染上这些,而先生的长袍湿了一小块,而这湿了的一小块上沾染了一些鱼的代谢物,所以下官料定先生肯定在池塘附近驻足过,而最终告诉我玉佩藏在哪里的是先生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指甲缝里的石苔。在池塘边驻足手上指甲缝的石苔符合这两点的只有是池塘边石缝中,先生下官说的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