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59章 毛遂自荐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便到了三日后的清晨,李昊辰安顿好了家里面的事情后就准备出发前往河南道上任。
    乐成侯府邸门口,李昊辰翻身上马,随行的是房玄龄和狄孝绪两人,就在李昊辰策马准备出发的时候,后面传来一声大喊:“老爷慢行!”
    李昊辰不回头也知道这喊他的是府邸的家丁,不过李昊辰很好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事情喊住了自己,便勒住马匹缰绳,回头看去,这人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两臂肌肉凸起,一看就是练武之人,李昊辰把马匹掉了个头,好奇的看着来人。
    那人从府邸一路奔出,此刻竟然呼吸均匀,没有丝毫不适,这让李昊辰就更加好奇了。
    李昊辰好奇的目光让少年不好意思低下了头,不过这少年自己心中知道这是他一次最好的表现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他不知道他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这样想着那少年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李昊辰道:“老爷,我是您府邸中的家丁,我叫薛礼,就是前日被卫国公府邸的李小姐打的那个,大人还记得小人吗?”
    说实话这来人不自我介绍,李昊辰都不确定他是不是自己府邸的家丁,因为现在他府邸大概家丁上百人,说实话他还真的认不全,听着这家丁自我介绍,李昊辰自然不好说不记得,他知道在小的人物也是有尊严的,他本身等级观念就不是特别强,对于下人都是平等相处。李昊辰听完这个少年家丁的话,微笑的道:“原本是你啊,身体都恢复了?是夫人有什么话带给我吗?”
    那少年家丁听着李昊辰发问,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道:“老爷不是夫人有事找您,是小人有事找您!”
    少年家丁的话这可让李昊辰来了兴趣,说实话虽然李昊辰平时都是很平易近人的,但是这府邸里还是有等级有规矩的,一般家丁有事都会先找管家,由管家找吕娉婷拿主意,府邸里的事李昊辰真的很少过问,但是此刻这个少年家丁说找自己有事,这让他直观感觉就是这个家丁要说的事情管家和吕娉婷都做不了主,这府邸很少有这两人做不了主的事情,这样好奇李昊辰便笑着开口道:“什么事情啊?你且说来听听!”
    那少年家丁根本就没有想到李昊辰会如此好说话,真的给他说话的机会,随机有些激动身体都不自觉的有些颤抖道:“老爷,我知道您此去河南道是去办大事,也肯定有风险,小人不才,懂些拳脚愿意随侍老爷左右,保护老爷安全!不知老爷准否?”
    李昊辰看这个人进退有度,逻辑清新,很是好奇,前世熟读历史的他,深刻的知道有很多的名人将相出身都很微末,听着少年言辞恐怕不简单,便存了存心考他一下,便说道:“我此去是奉旨赴任,你刚才说有风险不知道风险在什么地方啊?”
    这少年家丁一听李昊辰的话就知道李昊辰只是存心要考他,不过少年家丁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借此机会改变命运,不敢有丝毫懈怠,全力以赴的道:“老爷本是军人,这次讨伐逆贼大功于朝廷,按理说陛下赏赐老爷应该是军职的提升或者是爵位的提升,可是陛下偏偏封老爷河南道军政总管,总管河南军政大权,这看似是裂土封疆,但实际上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小人想老爷是陛下的从龙之臣,深得陛下信任,陛下有什么难题定然会找老爷的。小人就留心打探了下关于河南道的情况,果然今年黄河再次决口,小人便知道陛下让大人前往河南道必然是查探黄河决口的问题,小人知道这黄河决口肯定是人为的,不可能年年决口,老爷此去必然会碰了那帮贪官污吏的利益,小人知道前两年吏部尚书便死在了黄河查探的事情上,所以知道这件事情必然凶险万分,所以小人不才希望随侍老爷左右护老爷周全!”
    李昊辰听着这少年家丁的一番分析,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不过此时最惊讶的不是李昊辰而是随行的房玄龄和狄孝绪,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番言论是出自李昊辰府邸中的一个家丁之口,狄孝绪虽然好奇并没有多言,但是房玄龄可没有,他自从入住李昊辰的府邸,就死心塌地的为李昊辰谋算,他知道自己未来想要有好的前途就只能依靠李昊辰,毕竟他已经背弃李世民一次了,如果在背弃李昊辰,那世人便都会以为他房玄龄是两面三刀之人,再也不会有人赶用他,毕竟谁也不愿意养一头养不熟的狼。
    这样想着的房玄龄不得不小心谨慎,只见房玄龄此刻脸若冰霜的指着那个少年家丁冷声问道:“好你个狂徒,竟敢在将军面前胡言乱语,快说是谁让你和将军说这些的!”谨慎的房玄龄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个是有心人想要安插在李昊辰身边的卧底,告诉他和李昊辰说刚才那番话,打动李昊辰,让他能够顺利的留在李昊辰身边刺探情报,要说这是一个家丁自己的言论,说实话房玄龄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这少年家丁在李昊辰的府邸也有些日子了,自然知道房玄龄在府中的地位,也知道他是李昊辰的智囊,他也知道他刚才的那一番言论确实有些惊世骇俗,毕竟这样的话出自他一个家丁的口里,轮到谁谁也不信。
    不过他本身就是个直爽的人,不善于解释,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但是他毫不畏惧的看向房玄龄道:“方先生,我知道你是老爷的智囊,我也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我告诉你刚才的那番话确实是我自己想的,没有人教我,如果你实在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老爷让不让我随行,全凭老爷做主!”说着这少年家丁对着李昊辰深深一拜,看都不看房玄龄了。
    房玄龄身为李昊辰手下的头号智囊,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视过,随机也不等李昊辰说话,大怒的对着随行的护卫道:“来人,把这个奸猾的小子给我拿下,他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派来打人身边的卧底,如果但有反抗就地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