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65章 汴州府

    李昊辰看着狄孝绪的样子便知道他心中有了对策,连忙说道:“别卖关子,到底是什么方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点勇气我还是有的!”
    狄孝绪听着李昊辰的话,哈哈一笑道:“大人好魄力,其实下官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让莲儿带着我们冒充莲儿的亲属,前往州府衙门击鼓鸣冤,既然当初这小庄村村民是被捕快抓走的,可见这汴州知州的屁股肯定不干净,我们现在去击鼓鸣冤,他必然会把我等抓起来和小庄村的村民囚禁在一起,到时候我们便知道这小庄村的村民在哪里了!”
    李昊辰听完狄孝绪的话,心中琢磨着这个事情的可行性,就在李昊辰还没有考虑好的时候,房玄龄便开口道:“将军此法不可,太过凶险,首先就像刚才狄大人说的那样,我们已经暴露了行程,我们只要一走出这个客栈肯定就会被他们发现,就更别说去州府衙门了,我们一去州府衙门,他们肯定就会认出来我们,就算我们出了客栈他们没有发现,去了州府衙门他们也没有认出我们,那真的给我们都抓起来即使我们查清楚了黄河决口的原因,我们也很难脱身,将军,可万万不能这么做!”
    李昊辰听了房玄龄的话沉吟了一会道:“我们和莲儿一同去州府衙门显然是不合适的!”李昊辰这句话刚刚说完,就让狄孝绪面色一黯,不过李昊辰没有看他,而是继续说道:“我和莲儿前往府衙,玄龄先生拿我的印信,速去掉河南州府府兵集合待命,以备不时之需!仁贵和狄大人打着我的仪仗,向河南道缓慢行进吸引他们视线!”
    李昊辰的话刚刚说完,房玄龄、狄孝绪、薛仁贵三人齐声阻止,就连莲儿躲在薛仁贵的身后,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般。
    房玄龄作为智囊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便开口说道:“将军你是我们这一行人的主心骨,如果你以身犯险,如果发生意外就是把我等千刀万刮十次,也是难恕其罪!还请将军三思,不如我和莲儿前往州府,将军前往征调府兵如何?”
    李昊辰摇了摇头道:“玄龄先生,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但是这件事就得我亲自前往,这样我才有直观的感受,惩处那些不法之徒的时候我才不会手软!我意已决,不用再劝!”
    看着李昊辰的坚定的表情,三个人也知道在劝也没有意义了,便不在言语,就在这个时候,莲儿怯生生的道:“我不要和你去,我要仁贵哥哥和我一起去!”
    李昊辰刚想否定莲儿,房玄龄便又抢先开口道:“将军,就让薛仁贵和你一起去吧!这样如果有什么危险,他也能帮将军一下,再说这个莲儿现在只相信薛仁贵,我怕如果将军强行带她去州府衙门恐怕适得其反!”
    李昊辰听着房玄龄的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在暗处,而狄大人带着我的仪仗出发,他是在明面上的人,危险系数大,还是让仁贵跟着保护他吧!”
    狄孝绪听着李昊辰的话,心中很是感动,然后道:“大人,不必担心下官,下官不碰那些人的蛋糕,那些人肯定不会为难下官,只会把下官当成菩萨供着,下官和他们虚与委蛇,兴许也能发现些蛛丝马迹,薛仁贵还是将军自己带着吧!”
    听着狄孝绪这么说李昊辰便没要再说什么,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建议,几人商量定,当天晚上便兵分三路各自出发。
    连夜赶路三日后,李昊辰一行人便距离汴州城不到三里,汴州城外睡满了灾民,绵延十余里,李昊辰看着这个情况后,连休息都,没有休息,连忙继续赶路,这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来唐朝时间也不算短了,死人见过,甚至他也杀过人,但是汴州城外的情形,他确是第一次见到,他看着那些灾民们,衣不蔽体,连日的饥饿已经让他们说不出来话,小孩子嗷嗷待哺的哭声,如同那刺骨的钢锥,每一根都刺穿他骨头般的疼痛。
    李昊辰让薛仁贵把身上的所有粮食都分发给了乡民,自己则是快步走到城下,准备进城前往府衙,不过到城门口,李昊辰才发现,汴州城四门紧闭,守城士兵根本就不让几人进城,李昊辰诈称自己是游脚商人,行商至此地,想要进城休息一下,顺便给了那守城士兵二两银子,这守城士兵才把一行三人放入城中。
    李昊辰进入城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停留,打听出了州府府衙在哪里,便直接来到了府衙外,抡起府衙门口的鼓吹,便敲起了鸣冤鼓,大概足足有半刻钟的时间,府衙里面传来了一个醉醺醺的声音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扰了老爷的雅兴,先把击鼓人重大二十大板,再把他带进来!”
    这个声音刚刚落下,便见府衙之中出来了四个膀大腰圆的衙役,上前不由分说的便拉起李昊辰便要行刑,薛仁贵一看这个情况,他哪里能让义父受此大辱,便上前撑开四个衙役的手道:“我爹有伤在身恐怕受不了那二十大板,会出人命的,小的从小身体结实,四位大哥你们还是打小人吧!”说着给四个衙役每人2两银子。
    这四个衙役收了银子自然不好说什么,便把薛仁贵拖下去打了二十大板,这看的李昊辰暗咬牙根,不是为了大局,他都想自报身份,先处理了这个州官。
    行刑完毕,几人便被带到了府衙的正堂,正坐在大堂中间的便是这汴州的知州吴乐天,此刻他酒醉未醒,身体不自觉的有些打晃,那感觉就是一个不小心恐怕就得从椅子上摔下来的感觉,此刻见到这正堂下站着的一大两小,抄起惊堂木狠狠一拍道:“呔,堂下站的何人?见了本官为何不跪?先每人再打二十大板,治他们个藐视本官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