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68章 决口的真相

    李昊辰见状,轻声安慰莲儿道:“别着急,慢慢找!”就在李昊辰和莲儿说话的时候,一个大约二十左右的年轻汉子,上前几步对着莲儿道:“你是莲儿,你怎么也被抓了?”
    莲儿仔细打量了一下刚才说话人的项目,惊讶道:“你是虎子哥,怎么没有看脚我爹娘呢?”
    被莲儿称作虎子哥的男子,听着莲儿的话,表情瞬间就凝重道:“莲儿,那个狗官抓了我们后,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你,便把你爹还有你娘带走单独问话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说着虎子看向了李昊辰,问莲儿道:“莲儿这人是谁啊?”说着还有些警惕的看着李昊辰,那眼神就好像再说李昊辰是拐卖少女的怪叔叔一样。
    没等莲儿开口,李昊辰便说道:“我是能救你们的人,至于我的身份你且先不用知道,你可知道黄河决口的真正原因?”
    听着李昊辰问的问题,虎子眼神中就更加警惕了,他有些慌忙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李昊辰知道这虎子是对他警惕,不肯告诉他,这让李昊辰也很无奈,他能理解,像小庄村这个情况,可以说是祸从天降,他们现在肯定对自己这个外人不信任,但是李昊辰也知道时间紧迫,他必须得知道黄河决口的具体原因,这样他才能挖出那几条大蛀虫。
    就在李昊辰还在想如何获得村民信任的时候,莲儿开口了,她对虎子说,李昊辰是京城来的大人物,是好人可以相信,当然莲儿这些话都是一旁的薛仁贵教她的。
    虎子看着莲儿,眼神中还是有些警惕,然后有些疑惑的看向李昊辰,问道:“你真的是京城来的大人物?”
    李昊辰微笑道:“我确实是从京城来的,但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虎子闻言不禁的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道今年黄河勘察的钦差大臣,什么时候能够到,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我们!”
    听着虎子的感叹,李昊辰故作惊讶的道:“你要找钦差大臣做什么啊?”
    虎子和李昊辰聊了一会心中的警惕便消了大半,不过还是很小心,并没有说什么,李昊辰知道这虎子还是再防备他,他便微笑道:“我京城的朋友比较多,如果我能逃出去,一定帮你找到钦差大臣,不过你找钦差大人要做什么你得先告诉我!”
    虎子一听李昊辰这样说,咬了咬牙道:“我要告状,告这帮贪官污吏,他们故意让黄河决口,祸害我们老百姓!”
    李昊辰听着虎子的话,有些好奇的道:“他们故意让黄河决口?他们怎么故意让黄河决口了?”
    虎子既然已经说了,他便对李昊辰毫无保留的全部说了出来,通过虎子的叙述李昊辰总算是明白了这一切,原来这汴州城的成方官便是那个叫高和的副将,他在今年汛期让士卒故意挖开了九处黄河河道,等汛期来临的时候黄河水位上涨,便直接把周边的村落全部淹没,本来这个事情高和做的很是隐秘,不过不巧的是被小庄村的一个村民发现了,而且这士卒因此还暴打了这个村民一顿,这村民回家不到三天便一命呜呼了,这让小庄村的村民很是愤怒,便想着要上京城告状,结果就在包括虎子在内的几个年轻人出发的当天,州府捕快便把小庄村的村民全部抓了起来,送到了这个地方。
    李昊辰了解这前因后果后,气的破口大骂,现在他总算是明白,这哪里是天灾根本就是人祸,只是此刻他并不知道到底多少人参与的了这件事情,说实话,李昊辰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就是一个小小的知州和一个守城副将能够干的出来的,他们身后一定还有别人再指挥这件事情。
    李昊辰看了看虎子道:“我可以帮你们,但是你们得先帮我个忙!”
    虎子听着李昊辰的话,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忙?”
    李昊辰指着薛仁贵对着虎子说道:“你们先制造点混乱,让他先逃出去,他自然会找人来就我们!”
    薛仁贵听着李昊辰的话,连忙道:“义父,还是你先逃出去,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李昊辰摇了摇头道:“不可,他们在意的是我这个勋贵后人,不是你,因为他们一直都以为你只是我的跟班,如果是我逃了出去,他们肯定会狗急跳墙把这些村民全部杀害,或者转移,这样我们以身犯险就没有任何意义,而如果是你逃出去,便不会有这样的后果!你明白吗?”
    薛仁贵听着李昊辰的解释,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这个时候虎子开口问李昊辰道:“我们怎么制造混乱?”
    李昊辰趴在虎子耳朵边上小声的嘱咐了几句,然后几个人便等到那些士兵都睡着了的时候,便开始分不同方向一起逃跑,只有一些老人和孩子没有动,而这些人统一的逃跑方向都是西面,只有薛仁贵一人是往东面逃窜。
    次日清晨昨天晚上逃跑的的人除了薛仁贵意外,都被第二道防守的士兵全部抓了回来,当然也包括李昊辰。
    午夜逃跑这个事件传到了高和的耳朵里面,这让高和很是愤怒,当天下午便来到了这个山坳之中,把昨晚值夜的士卒全部惩罚了一遍,然后让人把李昊辰带到了他的面前,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昊辰冷哼一声道:“本将还是小看你了,昨天晚上的事,是你搞出来的吧?这些村民我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跑,肯定是你蛊惑了这些村民,你说本将军应该怎么惩罚你?”
    就在这个时候高和身边的一个士卒,小声的在高和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这让高和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废物,都是废物,居然还能让人跑了一个,你们这个月的军饷我看是都不想领了是吧?把人都给本将军派出去找,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回来,否则你们就都不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