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62章 虚以委蛇

    听着李昊辰同意了帮助他做事,高和很是开心,便让士卒放开了李昊辰,然后让李昊辰写下字据,以免以后东窗事发,李昊辰落井下石。
    不得不说其实高和的心思还算是缜密,不过李昊辰还是计告一筹,他用的是殷雄的名字,即使以后有什么这也做不得证据,况且他现在才是整个河南道最大的官,案子自然是得他来判,所以他也不怕给高和写下什么。
    就在高和手中拿着李昊辰写的字据后,两个人哈哈大笑,至于他们都在笑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高和是笑多了个帮手,李昊辰是笑得到了高和的信任,能从他的口中知道更多的信息,李昊辰现在急于知道的就是到底河南道有多少官员参与了这件事情。
    这样想着,李昊辰便开口道:“将军,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可是杀头的事情,不会有别的官员发现什么举报我们吧!”
    高和闻言哈哈笑道:“殷雄啊,你放心吧!除了许州那个固执的王老头,其余河南道都是我们的人,不可能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现在许州那个王老头自己还自顾不暇呢,肯定没有时间给我们找麻烦!”
    李昊辰知道高和说的这个许州的王老头是谁,他说的就是徐州刺史王怀,李昊辰来河南道之前看过河南道所有州府官员的简历,靠着他过目不忘的金手指,他清晰的记得这个王怀今年已经六十有三了,确实年龄不小了,不过这并不是李昊辰关心的事情,最让他惊讶的是居然整个河南道除了一个许州的王怀,其余的全部都参与黄河决口案,这让李昊辰很是震惊。
    不过另一方面李昊辰又有些好奇,为什么整个河南道都参与了就单单这个王怀没有参与,以李昊辰的理解,像这么不合群的人,高和这帮人肯定会把他挤兑走的,为什么他还在这待着好好的。
    心中有些好奇,李昊辰便继续道:“如此为什么还要留着个钉子呢?为什么不把他挤兑走呢?”
    听着李昊辰此刻一心都是为自己这个利益集团考虑,高和心中很是满意,对李昊辰也就更加信任了几分,他叹了口气道:“殷雄,你有所不知,这个王老头,是我们河南行军总管王大人的叔叔,王大人几次想让他换个位置,那王老头说如果让他挪位置,他就死在王大人面前,王大人不愿意背负这不孝的骂名,便也就一直由着他了。”
    李昊辰恍然大悟,原来这许州的刺史和河北道的行军总管,还有这一层关系,难得他不与这帮人同流和污。
    不过其实李昊辰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些人为什么留着小庄村这些村民,这根本就是个雷,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把这些小庄村的村民全部杀了,那他也没有可能这么容易就查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想着的李昊辰随即便对高和谄媚的一笑道:“将军啊,小人有些不理解,这些小庄村的村民这么不识好歹,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情,而且还试图要上京城告御状,将军为什么不处理掉他们以绝后患呢?”说着李昊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昊辰的话让高和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看着李昊辰的眼神一亮,不过也就一瞬间他的神色就有些暗淡的叹了口气道:“殷雄啊,本将本来和你的看法是一致的,这种不听话的人,杀掉就是了,留着确实是个祸害,但是那帮文官心中的小九九实在是多,他们说这些人留着可以以他们名义领取一份朝廷发下来的救灾物资,同时后期修建黄河堤坝的时候他们是很好的劳动力!所以他们一致认为这些人现在不能杀,便让本将看管起来,这帮人做事情实在是不痛快,但是上边居然同意了他们的做法,本将军这也是没有办法!”说着高和无奈的又叹了一口气。
    听着高和说完,李昊辰眼神之中有了杀意,不过一闪而过,便被他掩饰了,他没想到这些贪官污吏居然这么狠的心,真的可谓是用心险恶,明显的是想让这些村民最后死在修建堤坝的工程上,这样他们即得到了本应该属于这些村民的救灾物资,又省去了雇佣修建堤坝的工程所需要的费用,真真的是一石二鸟,好算计!不过李昊辰想到了之前情报局的人好像给他了一份小庄村全村被洪水淹没的情报,如果是这样,那么朝廷也会收到这样的一份情报,到时候他们还怎么利用小庄村的村民领取救灾物资呢?
    这样想着李昊辰,便再次的试探道:“那帮人真的是好算计,但是不如将军为人爽快,将军我听闻,今年朝廷组建了情报系统,咱们这么做不会被那些暗地里的情报人员,上报朝廷吗?如果朝廷知道了,我们这些人可都死无葬身之地啊!”说着李昊辰做出了一副很害怕的表情。
    高和见到李昊辰的这幅表情,哈哈笑道:“殷雄啊,你知道的还不少,情报局你都知道?你这人能力不错,见识行也比我看得远,但是你这胆子也太小了!你放心好了,这所谓的情报局,在河南道,那就是形同虚设,我让他们给朝廷传递什么信息,他们就会传递什么信息,你放心好了!他们不是朝廷的耳目,不过是我们对朝廷的工具而已!”
    李昊辰听着高和的话心都凉了半截,他没想到,刚刚组建的大唐情报局,这么快就被这些贪官污吏腐蚀了,按常理说这情报局的情报人员都是暗中活动的,不可能会被他们腐蚀,他们也看不见这些人,不过有可能是河北道的情报局局长被他们拉下水了,因为自从李建成接手了情报局后,这情报局各道的局长就有了任命的公文,虽然只是朝廷门下省内知道这个事情,不过这帮人,买通个门下省的官员,知道河南道情报局局长是谁,一点也不难,再腐蚀他,对于这些贪官污吏更是手到擒来,看看朝廷的那几任钦差就能看出端倪。这么一琢磨,李昊辰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了。
    就在李昊辰在与高和虚以委蛇的时候,山坳四周传来了喊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