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65章 没骨气的吴乐天

    这吴乐天一看是李昊辰,顿时就更加愤怒了,虽然他听说李昊辰投靠了高和,同时他也确实有些畏惧高和,但是他畏惧的只是高和身后河南道行军总管王虎的势力,并不是高和本身,论及官职来说,他这个汴州刺史可是还比高和的那个汴州城守备大整整一级,他之所以愤怒的原因是,他平时在高和面前装孙子就算了,现在一个刚刚投靠高和的人也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这让吴乐天实在是接受不了,他冷哼一声道:“殷雄,你不要以为你投靠了高和就可以在本官面前耀武扬威,就算高和亲自来了也不敢对本官如此无礼!”
    李昊辰听着吴乐天的话,哈哈大笑道:“看来吴刺史很是怀念高守备啊,也好那我就成全你一下,把高和给我带上来!”随着李昊辰的一声令下,房间之中瞬间便涌入了一队士卒,他们押着的正是被五花大绑的高和,吴乐天的两个侍妾,一看房间之中进来这么多人,瞬间便花容失色,躲着墙角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而吴乐天自己也是大脑一阵短路,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过他并没有害怕,因为这是他经营已久的汴州城,如果他一生令下就李昊辰进屋的这几个人还真的是不够看的。
    吴乐天见此状况,第一感觉就是李昊辰用阴谋诡计反客为主,抓了高和,他这样想着,便义正言辞的高声喝问道:“大胆殷雄,你竟然敢私抓朝廷命官,你眼中还有没有朝廷,还有没有王法,你难道想造反吗?”
    李昊辰闻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吴乐天道:“吴刺史说的好,你还知道朝廷,你还知道王法,那你都干过什么你心中没有数吗?你难道想造反吗?”
    听着李昊辰用自己刚才质问他的话,来质问自己,心中更是大怒,他此刻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做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个殷雄疯了,即使他是勋贵后代,他现在擅自抓拿朝廷命官,那也是意图谋发,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吴乐天认为李昊辰是疯了,心中反倒是对李昊辰产生了惧意,因为一个疯子做出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他不能和疯子讲道理,就只能武力解决。他连忙再次大声喝道:“来人!来人!把这个疯子给我抓起来!”可是他这喊完了,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应他,这让吴乐天不禁心中暗骂:“这群好吃懒做的东西,等老爷我抽出手一定把你们都赶走!”这样想着吴乐天继续大喊了几次来人,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一个人都没有出现。
    而此刻的李昊辰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有些戏谑的看着吴乐天的表演,就在吴乐天快要绝望的时候,李昊辰开口道:“吴刺史,你现在是不是有些害怕了呢?你当初祸害老百姓,贪赃枉法的时候有没有害怕?你陷害我把我囚禁起来的时候有没有害怕?你现在害怕是不是有些晚了呢?”
    李昊辰说的没错,此刻的吴乐天确实害怕了,虽然他在汴州城中,不怕李昊辰这几个人,但是现在关键是他一个人也叫不出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直接做出了一个在场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事,他噗通一声便直挺挺的跪在了李昊辰的面前道:“殷公子,殷大侠,殷好汉,我知道错了,不是我要陷害你啊,都是高和那个王八蛋出的主意,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求求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金银珠宝,还是美女侍妾,古玩字画我也有一些收藏,你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好不好!”
    李昊辰刚才看见这个吴乐天直接跪在了地上也是一愣,不过吴乐天下面说的话就让李昊辰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冷笑道:“这就是我大唐的汴州刺史啊,一州之长,就是这么一个没有骨气的东西,真的是给朝廷,给陛下把脸都丢到家了!”李昊辰越说越生气,上前一脚便把吴乐天踹趴下了。
    吴乐天可不管李昊辰说什么,他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不能死,他得保住自己的条小命,他爬起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继续道:“我是丢人,我是废物,我没用,殷大侠,殷祖宗,您就放过下官吧!下官再也不敢了!”
    李昊辰看着吴乐天这个样子,实在是提不起在和他说什么的兴趣,本来李昊辰没有一进来就自爆身份,是想看看能不能在从吴乐天口中套出点什么有用的消息,结果李昊辰万万没想到,这个吴乐天是这么个软骨头,本以为能够造下如此弥天大案的人肯定是心性坚定之辈,李昊辰准备了好几种方案准备撬开吴乐天的嘴,结果全都没用上,看着吴乐天这哭哭啼啼的样子,显然是现在问他也没有什么意义。
    李昊辰失去了在吴乐天口中得到些什么的心情,便再次冷声开口道:“你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犯了国法,自然有国法惩处你!”说着李昊辰对门外的士卒使了眼色道:“把他捆起来!”
    吴乐天对于李昊辰那什么所谓的国法家规,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只听进去一句话,那就是李昊辰现在不杀他,不杀他便是好的,至于说什么国法,他在汴州城便是国法,便是家规,谁想动他那是不可能的。这样想着吴乐天刚才吓得有些失神的脸上,此刻又有些神采飞扬。
    就在吴乐天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汴州府衙冲进来一个人,三步并作两步走,边走边喊道:“大人,房先生没有和您说吗?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些时间呢?让我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您再动手啊!”狄孝绪大呼小叫的冲到了李昊辰的面前,连珠炮似的一阵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