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68章 你是个什么东西

    李昊辰被人打断了,也没有生气,而是站起身,向府衙门外看去,他知道正主来了,也就在李昊辰刚刚站起身来,这个时候从府门外怒气冲冲进来一个人,这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左右,身材魁梧,一看就是武将出身。只见他身着紫色长袍,佩金鱼袋,标准的正三品以上官服,李昊辰知道整个河南道除了他,也就只有河南道御史,还有就是行军大总管可以穿这样的官服,而来人一看就不是文官,肯定是个武将,那来人是谁基本上就可以呼之欲出了,没错来的正是河南道行军总管王虎,他本是盗匪出身,隋末天下大乱,李渊自太原起兵逐鹿中原,他便率领自己的部署投靠李渊,后李渊定鼎天下,他因功被封为河南道行军总管,也算是一方要员。
    李昊辰看着他,他也在大量李昊辰,片刻后他开口道:“李经略使,这两个人本总管保下了,还请李经略使给本总管个面子,把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放了吧!本总管定有重谢!”这王虎虽然话说的客气,可是眼角抬都没抬,显然是看不起李昊辰这个黄口小儿。
    这些都看在李昊辰都看在眼里,冷笑道:“王总管,是让我放了这两个犯人吗?”
    李昊辰的反问,让王虎有些不耐烦,心中暗道这小子怎么理解能力这么差吗?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这样想着王虎及其不耐烦的道:“是的,还请李经略使放人!人我现在就要带走!”
    李昊辰在王虎刚说完话,手中惊堂木用力的一拍桌子,随着啪的一声巨响,桌案都有了几丝裂缝,可见刚才李昊辰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就在王虎被李昊辰这突然的举动搞得有些错愕的时候,李昊辰冷声喝道:“让我放人?你是个什么东西?”
    李昊辰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谁都没有想到李昊辰会这么辱骂王虎,在场的人谁都知道现在这河南道是王虎的天下,什么事情都是王虎说了算。
    王虎也被李昊辰这话给气够呛,随即也语气不善的道:“李昊辰你个黄口小儿,老子敬你你是经略使,老子不认你你屁都不是,老子当年跟太上皇起兵你不定还在哪个女人肚子里呢?你敢在老子面叫唤,我看你是活够了,信不信你今天都出不了这个大堂?”
    李昊辰闻言哈哈大笑道:“王总管好大的官威,好大的煞气啊!本官好怕你啊!”说着李昊辰从桌案后面走了下来,走到了王虎的面前。
    王虎听着李昊辰的话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怕了,晚了!赶紧……”
    王虎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李昊辰直接伸手就给了他个耳光,然后道:“没有人告诉你,本官最讨厌别人再本官面前自称老子吗?”
    李昊辰说着反手又是一下“啪!”的一声,只见王虎鼻孔中已然有鲜血渗出,李昊辰继续道:“本官教教你,本官是经略使,整个河南道的军政都归本官管,你不过是个行军总管,见了本官要成下官!知道了吗?”
    说完李昊辰伸手又是“啪!”的一声响,继续道:“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你敢直呼上官的名字,真是欠揍!”
    打完不解气的李昊辰,伸腿就给了王虎一脚,直接把他踹倒在地道:“还有,告诉你一声,本官非常讨厌别人在本官面前倚老卖老!再说你不过是一个盗匪出身,没有太上皇提携,你屁都不是,还敢在本官面前蹦跶,真的是找打!”
    对于李昊辰这一顿暴打,王虎不是没有想过还手,但是因为他来的时候匆忙,并没有带什么人,只带了几个亲随,现在整个府衙之中都是李昊辰的人,看着李昊辰罗织罪名处置高和,他可怕自己成为下一个高和,所以他压根就不敢动手,只能隐忍着,心中想着等自己回去便调集人马,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碎尸万段。
    王虎虽然心中发狠,但是此刻他可是消停的狠,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不说话,李昊辰可是没打算放过他,开口道:“王总管,你现在想好了吗?这两个人你还要吗?”
    王虎听着李昊辰的话,连忙摇头道:“老……不是,下……下官不要了,他们罪有应得,任凭大人处置!”
    其实李昊辰这是诛心之法,他就要让河南道的所有官员都看看,他李昊辰要杀的人没有人能够保的住,王虎也不行!这必然会让王虎的势力中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心中充满恐惧,不敢明目张胆的欺压良善,从而从内部瓦解这个利益集团。
    做就要做全了,李昊辰在王虎的话说完了,便对着一旁的士卒道:“既然王总管没有意见,你们还看什么,还不把这两个贪官污吏待下去行刑!”
    那士卒连忙领命,便把刚刚生出希望的俩人推了出去。
    李昊辰做的这一切,王虎自然明白他的险恶用心,脸色一黑,眼神冷冷的看着李昊辰,如果那眼神可以杀人,此刻李昊辰肯定都死八百回了。
    李昊辰在士卒回禀说两人已经被斩首了,李昊辰点了点头道:“把他们头颅挂在城门上,尸体放在闹事暴尸三天,也让老百姓都看看,这些贪官污吏的下场,同时也让河南道的同僚们引以为戒!”
    李昊辰的做法让一旁的王虎实在是受不了,当着他的面杀了两人,已经是对他的声望有所打击了,如果真的再暴尸三天,那他可就要成为河南道的笑话了,经略使一来,就斩杀他的心腹,他没有救下来,死后还被暴尸,不得安宁,那以后谁还愿意替他做事,他保护不了自己的手下,那他就会失去手下,早在当年他做盗匪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个道理,虽然现在人在屋檐下,他也不得不开口道:“经略使大人,杀人不过头点地,无论生前有多大的过错,死后也应该让人入土为安,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