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69章 率性而为

    李昊辰听着王虎的话,一步一步的走向王虎,李昊辰的步子走的很慢,很缓,也很有节奏,王虎此刻就感觉李昊辰走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踩在了他的心脏上一般,心脏跳动的速度,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许多,就在李昊辰距离王虎大约还有五步距离的时候,王虎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他有些惊恐的道:“你……你要干什么?”
    李昊辰没有停止自己前进的步伐,看着王虎惊恐的表情,冷哼一声道:“我要干什么?”
    随着李昊辰的话音落下,只听“啪!”的一声,李昊辰伸手就是一记耳光,直接用行动回答了王虎的问题。
    打完了之后李昊辰继续道:“我告诉告诉你,怎么做人下属,那就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分!如果你插嘴,那就只有挨打的份!明白了吗?”
    王虎现在算是服气了,他现在身边没有一兵一卒,势不如人,他只能选择隐忍,所以他垂下头,不在吭声。
    本来王虎以为自己不坑声就没有事了,谁知道换来的又是李昊辰的一记耳光,随着“啪!”的一声响李昊辰继续道:“我问你听见了没有?上官问你话你要回答,不回答一样要挨打,你清楚了吗?”
    王虎其实心里面已经在极力的忍着了,但是李昊辰如此接二连三的羞辱他,让他把当年当盗匪骨子中剩余的那些凶煞之气,全部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他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然后大喝道:“李昊辰,你这个黄口小儿,老子跟你拼了!”说着这王虎便抽出了自己的配剑,准备刺向李昊辰,李昊辰向后一个闪躲,便高声喝道:“王虎,目无王法欲行刺,图谋不轨,来人!把他给本官抓起来!”随着李昊辰的话音刚刚落下,薛仁贵便率先冲了出来,随后又冲进而是多个士卒,王虎以前也是一员猛将,但是随着大唐定鼎中原后,王虎在河南道作威作福,养尊处优惯了,伸手已经是大不如前,随着年龄的增加,手中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力不从心,很快他便被薛仁贵带着二十几个士卒给制服绑了起来。
    王虎这会才算是明白,李昊辰刚才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故意的,他就是要故意激怒自己,然后好借此给自己治罪,王虎是想明白了,可惜他想清楚的太晚,李昊辰在正堂座好,一点都不似刚才冷厉的表情,而是微笑的看着王虎道:“王总管,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王虎冷哼一声道:“李昊辰,老子承认,老子输给你了!不过老子告诉你,你现在抓起来老子也没有用,老子是太上皇亲自任命的河南道行军总管,你若杀老子,朝廷必然会问责你,到时候你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李昊辰听着王虎的话后,冷哼一声道:“王总管看来你刚才还是没有长记性啊!仁贵替我掌嘴,打到他说不出话来为止!”
    随后的时间中,就听见薛仁贵打王虎的声音,和一开始嘴硬的王虎的怒骂声,大概这个声音坚持了一刻钟的样子,李昊辰抬了抬手道:“停吧!王虎本官告诉你,本官现在不是杀不了你,而是不想杀你,你在河南道这些年做下了那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本官如果就这么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你放心本官会把这一桩桩,一件件都给你查清楚,也给河南道的百姓们一个交代!来人,待下去吧!”
    此刻的王虎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此刻双颊已经肿的老高,嘴中,耳朵。鼻子都有鲜血汩汩流出,满口的牙齿也所剩无几,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王虎被待下去后,房玄龄上前道:“将军,您今天的做法有些激进了,恐怕会给您后期带来麻烦啊!”
    李昊辰听着房玄龄的话哦了一声道:“怎么激进?什么麻烦?”
    房玄龄看李昊辰根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麻烦,不禁叹了一口气道:“将军今天雷霆手段杀了高和还有吴乐天,又以羞辱的方式激怒王虎,然后以犯上的罪名抓了王虎。这些看似没有问题,但是将军您自己都说过,这个河南道的官场都烂到了根子,今天汴州的刺史和汴州的守备都被你杀了,而河南道的行军总管又被你抓了,这会让河南道的官员以为敬军来河南道是准备鸡犬不留,现在他们可能会因为将军刚才的一系列动作而畏惧,不敢做什么,但是如果他们有机会一定会对将军群起而攻之,到那个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而将军自己也会至于险地。再有就是这些河南道的官员一定会联名上书朝廷,毕竟您和王虎职位级别上,仅仅差了一级,同时您又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这些河北道的官员一定会说你二人因为政见不合,而产生矛盾,从而将军抓了王虎,朝廷一定会下文申斥将军,并且让将军放了王虎!真到了那个时候,将军你是面子也丢了,而且还会被皇帝怀疑你的办事能力!这对将军来说有些得不偿失啊!”
    房玄龄说的这些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不过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些人都该抓,都该死,他这样想着,便开口道:“你说这几个人不该抓吗?他们做的这些事情不该死吗?”
    房玄龄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他们是该抓,是该死,但是……”
    李昊辰没等房玄龄话说完,便接过话来道:“既然该抓,该杀那就没有错,我不否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没有等都水到渠成的耐心,我无法看着这些贪官污吏祸害老百姓而无动于衷!至于个人的荣辱得失,我不在乎!我相信陛下他自有圣断!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该做的,做好臣子本分就好了!”
    房玄龄听着李昊辰的话,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而且现在也没法放了王虎,此刻放了王虎,王虎肯定会回去带齐兵马,杀过来,到那个时候他们就更被动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对于李昊辰这种真性情,房玄龄觉得不理智,但是心中还是很佩服,毕竟这个年代能够不在乎自己个人得失的官基本属于稀有动物了。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狄孝绪,看着两人都不在说话,他开口道:“大人我们现在应该换一个侦查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