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76章 情况危急

    李昊辰听着王虎的话,并没有搭理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虽然李昊辰表面上看着很是淡定,神色上并没有一丝丝慌乱,但是此刻李昊辰的心中确是十分的震惊,他现在深刻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陷入了绝境,暗自懊悔当时没有听从赵冉的建议,多带一些人出城,李昊辰没有那么做关键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王虎居然能从汴州大牢之中逃出来,而且还这么快召集了河南道各州的守备,而且还这么快给他下套,把他围堵在这黄河水面上,李昊辰心中不禁感叹自己还是小瞧了王虎这个河南道的土皇帝。
    李昊辰虽然算得上是智谋过人,但是此情此景李昊辰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办了,但是李昊辰对于自己眼下的状况确是实在没有办法,当然李昊辰也不会坐以待毙,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改变现在的情况。
    李昊辰对着那楼船上喊话道:“各位河南道德守备,你们今天不明所以的被王虎这个奸贼裹挟这,将本官围困于此,本官不怪你们。但是本官现在想你们声明一点,本官奉皇命来整顿河南道,本官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们,河南道今天这个混乱的局面皆是王虎一人之责,与尔等无关,如果尔等可以幡然醒悟,替本官抓拿王虎,他日本官一定会为各位守备向陛下上书表功,还望尔等不要执迷不悟!”
    李昊辰一段煽动人心的话,还真的让王虎身边的几位守备,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变化,其实他们这些人跟王虎一同出现在这里,除了是畏惧在河南道积威已久的王虎,还有自己的小心思,那就是他们看李昊辰来河南道不久便杀了汴州的刺史和守备,露出来了一种除恶务尽的态度,这让这些守备心中都有些害怕,因为他们屁股底下都不干净,他们也怕李昊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找到了他们头上,所以他们这才会在王虎的威胁下全部来到了这里。而刚才李昊辰已经说了,河南道的事情都是王虎的罪责,和他们没有关系,这让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心中又活络了起来。
    这一切也被王虎看在了眼里,他没有想到,李昊辰已经落入如此境地竟然还能蛊惑这些守备,如果让李昊辰这么在这么下去,真的有可能出现军变,所以王虎重重的冷哼一声道:“李昊辰你这个黄口小儿,少在这里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以为他们会相信你吗?谁不知道你来河南道就是准备大换血的,你才来几天就杀了汴州的刺史和守备,本总管去求情你不但不顾念同僚之间的关系,还打了我,并且罗织罪名将本总管关押,你认为你做的这一切他们能够相信你吗?”
    李昊辰听着王虎的话,有些诧异的看了王虎一眼,他怎么也没想到王虎居然也是个“思想教育者”他一直以为自己因为受到过后世的高等教育,论对人性的了解,他胜出这个时代的人很多,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比肩,但是刚才王虎一番一针见血的话,让他清楚的明白这王虎能够掌控河南道这么多年,那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他此刻命悬一线,他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左右这种局面。
    李昊辰在王虎身上的目光只是停留了数秒,他边再次看着那些守备道:“尔等此刻可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跟着王虎这个逆贼围攻当朝重臣,形同谋逆,尔等犯的可是诛九族的大罪,难道你们真的要跟王虎一条道走到黑吗?如果你们现在领着自己各自的兵马就此退去,本官像你们承诺,今天之事可以对你们既往不咎!还望尔等莫要丧失良机而自误!”李昊辰的一番话说的义正辞严,让这些守备刚刚因为王虎的话而下定的决心又动摇了几分。
    其实李昊辰的目的很简单,如果这些守备们不查收,他虽然许久不亲自上阵杀敌,但是他还是很有把握能够擒拿王虎和他的亲随。及时到时候事与愿违,也可以再次和那些守备说:“你们刚才不动手,已经得罪了王虎,他以后肯定不会放过你们”这样的话逼那些守备再一起动手,这样便大局已定。
    李昊辰的如意算盘打的是挺好,不过王虎注定是不会让他得逞的,只见李昊辰的话音刚刚落下,王虎便冷笑道:“李昊辰你这个黄口小儿!你不必在这里危言耸听,老子告诉你这里是河南道!就算你今天你死在这黄河水面上,你也不是第一个死在河南道的朝中大员!你以为朝廷会因为你的死跟整个河南道翻脸吗?你错了!你放心朝廷最后对你的死肯定会不了了之的,你注定要死不瞑目了?”说着王虎猖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片刻后,王虎止住了笑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掌,手掌在前,手背在后,再次冷声道:“弓弩手准备!”与李昊辰几次的唇齿交锋已经让王虎彻底的失去了耐心,他清楚的明白让李昊辰服软可能是不太现实的。同时他也怕夜长梦多,天知道,李昊辰这厮一会又会说出什么蛊惑人心的话来,再说了他可是对河南道这些墙头草守备们没有什么信心。
    李昊辰看着王虎伸出的手,知道他已经失去了信心,李昊辰想着,如果真的万箭齐发,他就只能跳河了,虽然他水性还行,但是这一跳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他可没有任何把握,但是眼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他还是决定做最后的努力,对着那些守备们再次道:“各位守备们,本官知道今日恐难逃一劫,但是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今天死在了你们河南道,你们可能一时瞒住朝廷,但是不可能永远的瞒住朝廷,纸是包不住火的,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有一日朝廷发现了事情的真想,希望尔等不要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