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82章 收服

    随着李昊辰的一声令下,从河北道前来支援他的大军,便浩浩荡荡的押送着那些落水的幸存者前往了汴州城。
    李昊辰一行人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只是大军进入汴州城中的时候,汴州城早已经乱作一团,因为前任的刺史和守备已经被处死,本来李昊辰利用洛州守备孙宝带来的洛州军队维护着汴州城中的治安,好在一切正常稳定的了局面,但是李昊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头脚一出城,这被关押的王虎便从汴州大牢之中逃了出来,还秘密的杀了洛州守备孙宝,这些孙宝的手下一听自家大人被杀,各个群情激奋,再也无心汴州城的治安,所以此刻他看到的汴州城可真的是鸡飞狗跳,乌烟瘴气,李昊辰看着这一切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
    回到汴州府的正堂,李昊辰让人立刻便把这些在黄河上的幸存者待了上来,值得一说的是,王虎因为被李娟儿重伤,而李昊辰也一因为自己不得已赶走了李娟儿,心中难受便没有顾及到了王虎,而随军之人,刚才可都是看见李娟儿怒殴王虎,这些人都精明的很,他们根本不知道李娟儿的举动到底是不是李昊辰授意的,即使不是李昊辰授意的,他们也看到这几乎是李昊辰默许的,所以没有李昊辰的命令,他们那里敢救治王虎,所以王虎便因为没有被及时救治,便死在了回到汴州的路上,这位叱咤河南道多年的霸主,便这么非常憋屈的间接死在了李昊辰的手里。
    李昊辰对于王虎的死,并没有任何心里负担,在李昊辰看来,这王虎这么死掉了算是便宜他了,如果真的把这河南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上报朝廷,李昊辰可以保证王虎的下场肯定比现在要惨的多,甚至可能会牵连家人。他这么死去李昊辰也懒得再追究他家人,毕竟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穿越者,李昊辰心中对于这连坐的刑法心中还是很抵触的。他一贯认为祸不及家人,一个犯的错误,反倒是让整个家庭替他买单,对于李昊辰本人来说真的是接受不了的。因此王虎的事情也就因为王虎的重伤死去,便彻底的画上了句号。
    李昊辰在汴州府的大堂正中做好,看着那地上跪着的十几个,畏畏缩缩的河南道幸存的守备。
    开口道:“你们可知罪,虽然本官知道你们都是被陷害,本官也知道你们心中顾忌!本官可以像你们保证,过去所发生的事情本官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从今天往后,如果谁再敢偷奸耍滑,阳奉阴违,就别怪我李昊辰翻脸无情!”李昊辰的一番严厉之语,让在场的所有守备十之八九,脸色都是一变,他们不傻,都听明白了李昊辰说的话的意思,那就是这次的事情李昊辰准备放过他们一马,他们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只想保住自己个官位,保住自己的小命,如果说造反和背弃朝廷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此刻他们为鱼肉,李昊辰为刀俎,听见李昊辰这么说,这些守备们,连忙跪地叩首道:“属下不敢,谢大人宽恕!”那一个个紧张的神情,生怕是李昊辰会反悔一样。
    其实按照李昊辰的意思,这帮贪官污吏,都应该杀。虽然李昊辰没有详细调查过这些守备们的具体情况,但是光从当时在楼船上,这帮子墙头草立场不坚定,居然和王虎站在了一起,就这一点,安李昊辰以往的脾气,这些人就活不了。
    不过李昊辰看着现在下面跪着的这十几个守备,他不能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大唐河南道共有三十个州,每个州都有自己的守备,现在这些守备只剩下这十几个,李昊辰真的一口气全杀了,那估计河南就会真的乱套了。
    虽然李昊辰不能杀这些人,但是李昊辰也没有打算放过这些人,李昊辰道:“我知道各位,这些年在河南道,没少敛财,现在正处于河南道百姓们这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本官希望你们都能捐助些财务,一是可以快速的救百姓们于水火,二是目前朝廷资金困难,大家这么做也算是为朝廷减轻负担,你们也算是将功折罪!本官答应你们一定对你们既往不咎!”李昊辰这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准备让这些守备们拿钱买命,这些守备们也是听的请清楚楚,李昊辰刚才可是清清楚楚的说了,如果他们这么做了便既往不咎,还有一句隐藏的话李昊辰没有直接说,那就是如果你们不这样做,便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李昊辰看着下方跪着的这些守备,虽然表情都有些不好看,但是并没有谁出言反对,李昊辰见状还算是满意,他点了点头,继续道:“本官知道一时之间让你们拿出这么多钱,可能有些难为你们了,现在本官就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把前送到汴州来,如果有人敢阳奉阴违,到时候那就休怪本官了!”
    那些还在跪在地上的守备们,都连连说道:“属下不敢!”
    “请问大人,大人想要我等均捐出多少钱财呢?”这时候一个胆子稍微大些的守备,问出了所有守备的心中疑惑。
    因为李昊辰并没有说让他们交多少钱,这让他们很是为难,交多了他们不愿意,可是交少了,也怕自己在李昊辰这里买不回去自己的命,所以一时之间他们也是很为难。
    李昊辰闻言,看着这些守备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便开口道:“我没有说具体多少,因为你们之中的富裕程度不同,既然你们要个标准,这样吧!把你们这些年拿的不该拿的钱,拿出来七成好了,就这个标准吧!”李昊辰最后的这句话是用不容质疑的口气说的,说完之后,一挥手便让人把五花大绑的这些守备们松绑,让他们离去。并叮嘱他们三日后准时前来汴州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