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83章 来晚了的河南道御史

    在这些守备们纷纷都离去之后,这一行之中一直跟着李昊辰的汴州主簿赵冉上前道:“大人,你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们了?我看这些人并非真的服气,今天在大人的胁迫下,他们选择了屈服,但是日后一旦他们有机会,一定会再次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李昊辰没有想到这个赵冉是个明白人,看事情居然如此的通透。
    李昊辰自然知道这些守备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他早就在同一时间给狄孝绪传了消息,王虎已经死了而且是王虎勾结李世民,意图造反,证据确凿,王虎的事情先放放不用再查了。而是给狄孝绪带去了新的任务,让他在三日内查清楚这些年这些守备贪污的大概财物是多少。同时在吕铜那里借来了大唐情报局的特别行动组,让他们帮助狄孝绪,李昊辰相信他们三天后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卷,李昊辰要借此事让这些守备们明白,只有老老实实的听话,他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不过这些都只能等到三日之后再见分晓,李昊辰并没有和赵冉说这些,因为整个河南道的官员,让李昊辰都无法放心重用。况且他私自调动情报局特别行动组的力量,是不合规矩的,毕竟现在情报局归李建成直属,他绕过李建成而调动情报局的力量,虽然是为了平定河南,但如果被李建成知道了,也少不了要猜疑他的用心。所以这件事情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所以李昊辰并没有跟赵冉解释什么,只是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自己心中有数,他不必多言。
    赵冉也知道日前在黄河水面上,他慑于王虎的威势,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已经让李昊辰对他心中不喜,如果他此刻再没有眼色,他就有可能被李昊辰真的打入冷宫了,所以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旁,不再言语。
    就在这个时候,有士卒进来禀报道:“大人房先生回来了,同时和房先生一同前来的还有河南的所有各州刺史!正在门外后者等待大人召见!”
    李昊辰点了点头道:“让他们都进来吧!”
    随着李昊辰的命令下达,便见到这些河南道的各州刺史们都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他的面前,齐声道:“见过经律使大人!”
    李昊辰点了点头道:“各位来的不慢,本官很是满意!不必多礼了!”说着李昊辰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明明是让薛仁贵先去请的许州刺史王怀。但是刚才通报的士卒说河南道所有州的刺史都到了,即使是薛仁贵路上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或者王怀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一时没有脱开身,导致行程有误,那此刻王怀应该就在这些人当中,为何却不见薛仁贵。
    带着这些疑惑,李昊辰便问道:“许州刺史王怀何在?”
    随着李昊辰的声音落下,这各州刺史的队伍中,走出以为大约六十许的老人,上前一步道:“下官便是许州刺史王怀,王怀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求大人原谅,但凭大人惩处!”
    王怀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刚才一进城的时候,他们这些各州刺史便听说了王虎的事情。而这王怀和王虎是亲属关系,王虎犯得又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此刻李昊辰叫他出来,他以为便是这个事情。
    不但王怀是这么认为的,就连所有的各州刺史都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们没有一人敢看向王怀,也没有一人敢张嘴为王虎求情,只因为,李昊辰虽然来河南道时间不长,但是所做的事情,都是颠覆了他们这些河南道官员的认知,对于此刻的李昊辰他们心中都有些许的畏惧。
    在场之中的只有李昊辰对于刚才王怀的话有些诧异,王怀在刚才说完话后,便跪在了地上,一副请罪的样子。
    李昊辰连忙从座位上起身,上前几步扶起了王怀道:“老大人何出此言啊?”
    王怀被李昊辰扶起来也是有些错愕的看着李昊辰,不知道李昊辰到底心理面是怎么想的,便连忙道:“大人你有所不知,那个大逆不道的逆贼王虎,是下官的族侄,他犯下如此株连的大罪,下官亦是有罪的,不敢奢望大人饶恕,便向大人请罪!”
    李昊辰一听原来是这个事情,便哈哈笑道:“王老大人,你多虑了,本官虽然在河南道,杀了不少的贪官污吏,但是本官还是知道你王老大人,乃是河南道官场的一股清流,只有你守住的官员的底线,为朝廷鞠躬尽瘁,应当是河南道官场之楷模。虽然王虎恶贯满盈,罪不可赦,犯下了滔天大罪。但是本官知道你是你,王虎是王虎,本官自然会上奏陛下,不会搞什么株连的连坐之罪,否则我河南道官场将失去你这最后一股清流,我大唐也失去一栋梁之才。”
    王怀听着李昊辰的评价,心中有些激动,他这些年的坚持总算是有人认可了,随即因为激动的有些老泪纵横,李昊辰拿出自己随身的手帕,递给了王怀。这在整个河南道的刺史的眼中,这可不只是一个手帕,而是李昊辰的认可,王虎被李昊辰除掉了之后,李昊辰便成了这河南道权势最大的人。此刻能得到李昊辰的认可,那就是代表了未来前途无量,这让他们羡慕不已。
    王怀很快便抑制了自己激动的情绪,然后想着李昊辰再次失礼道:“那大人叫下官出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还请大人明示!”
    李昊辰看着王怀这么快便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是这样我久闻王老大人的官声,本来已经派我的义子提前便去前往请老大人,没想到老大人却跟着玄龄先生一起回来了,老大人你可见过我那义子啊?”
    李昊辰的话刚刚说完,王怀便回答道:“大人,我未曾见过您的义子啊,我一直都在许州,知道得到通知便前往汴州城来拜见大人!”
    听完王怀的话,李昊辰暗道一声不好,出事了,就在这个时候士卒再次来禀报:“河南道御史黄刚大人到了,在门外等候大人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