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88章 小人物陈三

    只见这人一身庄稼汉打扮,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李昊辰手中惊堂木一拍喝道:“来者何人?刚才为何打断本官?从实说来!但敢有半分隐瞒,本官定治你扰乱公堂之罪!”
    只见那来人被李昊辰的这一番话吓的顿时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连忙道:“小人是汴州人,本来带着小女儿逃荒,途中不想女儿却被薛仁贵掳掠,小人特来此寻找女儿,还请大人为小人做主!”
    李昊辰听着这庄稼汉的话,眉头紧蹙道:“堂下之人,你叫什么?那薛仁贵又为何劫掠你的女儿?”
    那庄稼汉打扮的中年人,此刻因为刚才李昊辰的堂威,还有些瑟瑟发抖,口齿有些含糊的道:“小人姓陈,在家中排行老三,人家都叫小人陈三。小人也不知道那薛仁贵为什么劫掠小女,还请青天大老爷给小人做主!”
    听着这个陈三的话,李昊辰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手中惊堂木种种一拍,指着薛仁贵喝问道:“你这个逆子!这陈三说的可是事实?还不给本官从实招来!”
    也难怪李昊辰生气,看着陈三这个本分的样子,李昊辰第一感觉就是这个薛仁贵真的因为年轻气盛做出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这让李昊辰心里是难以接受的,同时也有因为自己错看了薛仁贵而产生的愤怒,所以才会这么气愤。
    听着李昊辰愤怒的喝问声,薛仁贵此刻向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般,当然此刻他也确实还是个孩子,垂着头一声不吭。李昊辰见到薛仁贵此刻的这个表现,便已经确定了心中所想,看着薛仁贵不啃声,心中更是火大,便冷哼一声道:“本官本以为你是个可造之材,不介意你出身卑微,收你为义子,谁想到你竟然做出这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人神共愤的恶事!从此刻起你不再是本官的义子,本官与你再没有任何关系!就你强抢民女的事情经过,还不给本官从实招来,如胆敢再嘴硬,本官定对你大刑伺候!”
    薛仁贵本来就是觉得自己给义父闯了祸,心中愧疚,刚才才一言不发。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昊辰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听完李昊辰的话后,只见薛仁贵眼中有泪仰天哈哈大笑道:“既然义父不相信仁贵,仁贵死又何惜,义父不认仁贵,仁贵心中确是对义父恩德丝毫不敢忘。此刻义父不信仁贵,仁贵即使辩解又有何意义,义父也无需大刑伺候,义父可斩仁贵,以全义父青天之名,仁贵虽死无憾!不过即便是仁贵此刻身死,也问心无愧!”
    李昊辰听着这薛仁贵不辩解,反而说出这样一段话,先入为主的李昊辰便认定了薛仁贵肯定是强抢了民女,认定了这个,薛仁贵刚才的话便让李昊辰更加愤怒,随即冷笑道:“好,好,好!非常好!既然你已经认罪了,那就休要怪本官不念父子之情!来人!把这个强抢民女的大胆狂徒给本官拖出去砍了!”李昊辰说完眼中含泪,背过身去不再看薛仁贵!”
    薛仁贵听着李昊辰的话,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沉默不语对着李昊辰跪下磕了一个头道:“孩儿拜别义父,义父的恩情孩儿今生难以报答,来深结草衔环定报答义父!”
    薛仁贵说完便起身转过身,被士卒带着向外走去。就在薛仁贵即将被带出大堂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请大人息怒,此事有蹊跷,还请大人三思!”
    随着这声音落下,狄孝绪走进了大堂对着李昊辰施礼道:“下官狄孝绪参见大人!”
    李昊辰一看是狄孝绪回来了,刚才还冷若冰霜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道:“本官命狄大人外出公干,此刻回来,想来是必有收获,快说与本官听听!”
    狄孝绪听着李昊辰的话,再次施礼道:“大人,下官此行略有收获,但是听闻大人已经抽丝剥茧得查清了真相,下官这点收获便不足为道了,稍后下官会向大人详细禀报!”
    狄孝绪的这一段云山雾绕的话,让在场的所有河南道的官员都感到很疑惑,不过刚才李昊辰对待河南道御史黄刚的那一幕他们还震惊于心,此刻虽然疑惑但并没有说什么。
    反观李昊辰听了狄孝绪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显然他是听明白了狄孝绪的话。
    其实也不难理解狄孝绪话中的意思,李昊辰本来是派狄孝绪收集王虎的罪证,但是现在王虎已经死了,那么再收集王虎的罪证已经没有意义的,一个活着的行军总管不好对付,需要铁证如山,但是一个死去的行军总管就没有什么难对付的了,随便罗织些罪名上报朝廷就是了,反正也是死无对证的事。这便是狄孝绪说的“大人已经抽丝剥茧,查清真相。”这句话的意思。
    李昊辰听明白了狄孝绪的话,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对于有这么一位洞若观火的下属,李昊辰既感到有些欣慰,也有些不喜。不知不觉李昊辰身上已经有了一些上位者的心态。
    凡是上位者皆不喜欢下属太笨,同时更加接受不了下属太过于聪明,昔年魏武帝曹操杀杨修便是因为这点,不过李昊辰不是曹操,虽然他心中对于狄孝绪的过于聪明有些不喜,但是并没有对狄孝绪产生什么看法,因为李昊辰知道,这个世界上笨人很多,聪明人有限,有些事情还就得狄孝绪这样的聪明人去做。
    李昊辰没有就寻查王虎的罪证,过多的和狄孝绪再说什么,狄孝绪刚才的话说的很对,一个已经死去的王虎,有什么罪名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结果都不会改变什么。不过狄孝绪突然刚才打断了行刑,让刚刚还愤怒的李昊辰清醒了不少,他再次看向狄孝绪,眉毛一挑道:“狄大人,你刚才打断了本官的行刑,说事情有蹊跷!不知道你所指何事,国法不可儿戏,如果你今天不给本官一个合理的解释,本官定然要治你妨碍公务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