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97章 屠夫之名

    随着李昊辰的这一声不满的怒喝,那些早已经被这种畏首畏尾的打法,感到无比郁闷的河北道的士卒们,霎时间便明白了李昊辰话中的意思。
    一场单方面的血腥屠杀在汴州府的府衙内开始展开,一方面是训练有素,全国战力数一数二的军队,一方面是衣不蔽体的河北道难民,一旦真的刀兵见红,双方立马高下力判。这伙暴乱的灾民们只是片刻之后便已经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能,如无意外,片刻后这些暴乱的灾民就全部要驾鹤西去了。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原先的洛州守备孙宝,来到了李昊辰的面前,李昊辰惩治河南道行军总管王虎的期间,只有洛州守备孙宝相信他,一直追随在他的身边,而李昊辰也没有亏待孙宝,他在接管了河南道的军权后便调任孙宝为汴州守备。
    孙宝这一调任看似是平掉,但是这汴州城在平息了王虎之乱后,便被李昊辰设为了经略使办公地。而孙宝这个守备的含金量自然也不可同日而与。
    汴州知州自从被李昊辰清理后,便再没有设立知州由他直管。而原先的汴州府衙也被他征用作为临时的经略使府邸,新的经略使府邸李昊辰是准备等到完成救灾大计后再进行建造,因为这个总管一道军政大权的经略使在大唐并不是常设官职,所以李昊辰一直没有自己的府衙。
    对于孙宝这个守备李昊辰心中还是比较满意的,自从他孤身前来河南道,手中没有一兵一卒,那个时候所有的各个州府的守备都不听他的命令,只有孙宝奉他的命令前来救援。才能让李昊辰能在那次的困境之中化险为夷。
    看见孙宝匆匆忙忙来到自己面前,李昊辰难得的对孙宝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孙守备啊!你来见本官有何事情啊?”
    其实李昊辰隐隐的已经知道孙宝来干什么,李昊辰自己也知道这些灾民之中有很多人是被有心人蛊惑,情有可原,但是李昊辰此刻真的是没有时间,也没那个闲心去分辨哪个是被人蛊惑的,那些又是蛊惑别人的人,李昊辰现在想的就是快刀斩乱麻,杀一敬百。
    果不其然,孙宝一脸急色的道:“大人,这些可都是灾民啊,虽然他们冲进了大人的府邸,但是也是情有可原,黄大人一直在河南道官声不错,也是个为百姓做主的好官,大人何不放了黄大人,和平解决这次民变呢?”
    听着孙宝的话,李昊辰心都凉了半截,他只想到了孙宝是来为这些作乱的灾民求情的,那成想他居然是为了黄刚来求情,心中暗叹,这个黄刚自己还真的是小看了他,这收买人心的功夫还真的是炉火纯青啊。
    虽然李昊辰心中对黄刚的手腕表示有些赞赏,但是此刻的脸上却是铁青一片,他眼角撇了孙宝一眼,转而又转过头死死的盯着孙宝,仿佛要将孙宝看穿一般,孙宝哪里经得住李昊辰沙场磨砺后的凌厉眼神,只感觉一阵寒意深深的刺进自己的骨髓,冷汗直流。
    其实李昊辰也就是片刻便收回了自己那凌厉的眼神,但是这个事件对于孙宝来说仿佛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李昊辰在收回自己的凌厉的眼神后便开口说道:“孙守备,这汴州城内发生了这么大规模的民变,况且这些乱民居然冲撞的是本官居住办公的府邸。你身为地方军的守备,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来救援,本官念在本官刚到河南道你忠心护卫,可能是一时不察,并没有怪罪于你,你却来到这里言之凿凿的让本官释放这次民变的幕后黑手,你的居心是何等的不良,你的用意是何等的险恶!本官委你重任让你护卫经略使所在的汴州城,并不是让你替这帮反贼们求情的!本官看你也不再适合担任这个守备的职位了,你且先退下吧!”
    李昊辰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般的冷冽,让孙宝匍匐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虽然李昊辰罢黜了孙宝守备之职,但是孙宝依旧跪在地上不起,而是继续劝说道:“大人,卑职做不做这个守备都是小事,但是大人如果不听卑职劝说,恐怕将不久便会大祸临头啊!大人啊!还请大人三思!”
    李昊辰本就在气头上,此刻听着孙宝如此的危言耸听,更加的气愤,怒喝一声道:“左右,将此人给本官绑了,待我处理完这些灾民再处置他!”
    李昊辰带进来的都是河北道的士卒,对于这些河南道的地方官并没有什么畏惧心理,他们只听命于李昊辰,因为这是李娟儿临走的时候给他们下的命令。临时护卫李昊辰的河北道士卒们上前几个就地就把孙宝五花大绑了起来。
    孙宝并没有反抗而是依旧高声道:“大人三思啊!大人……”
    李昊辰实在是被这个孙宝烦的不行,对着那个押解孙宝的士卒一挥手道:“带下去!”
    其实李昊辰如此处置孙宝并不是他心中真的薄恩寡义,而是李昊辰看着孙宝的举止言谈,以及这些灾民们攻击府衙时候他的放任不管,让李昊辰对这个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毕竟这么大规模的民变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就应该是孙宝这个守备,而孙宝却一直没有出现,等他已经掌握了局势的主动性后,孙宝才跳出来劝说他和平解决。这让李昊辰不得不怀疑这个孙宝的心到底站在哪一边。
    孙宝被带走后,河北道的士卒们已经将这些暴乱的灾民们逼到了角落,甚至很多人已经放下了武器做投降状,河北道带队的军官上前询问李昊辰应该怎么办。
    李昊辰微微沉思道:“就地处决!一个不留!”
    随着一声声惨叫,这个发生在天启元年的河南道民变就这样以李昊辰一方血腥屠戮结束了。
    而自这以后李昊辰在大唐帝国便多了一个绰号——屠夫
    后有诗云:
    先有白起杀降卒,今有昊辰屠万户。
    多有大夫言暴虐,是非自有公断书。
    赵军惨死四十万,方有秦皇与汉武。
    快刀斩乱迎盛世,何惧他人言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