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38章 昊辰进宫复旨

    经过半个月的颠簸的行程,李昊辰一行人终于到了阔别半年多的长安城,李昊辰让所有人先回侯府安顿,自己先去皇宫向李建成复旨。
    进了玄武门,走在汉白玉的皇宫之中,李昊辰心中不胜感慨,过往的事情历历在目,现如今当初的太子也已经成为九五之尊,自己也是位极人臣,极得荣宠。一切看似像是一场梦,却又是历历在目。
    李昊辰整理了下朝服,晃了晃脑袋晃掉了自己纷乱的思绪,阔步走向李建成的书房,早在他进入宫门的时候,就有内侍告诉李昊辰,李建成会在御书房接见他。
    李昊辰跟着内侍走到御书房外,躬身而立,等待皇帝李建成的召见,内侍先进去禀报,片刻后,内侍便高喝道:“陛下宣乐城候,河南道经略使李昊辰觐见!”
    李昊辰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迈步走进御书房,见到阔别半年多的李建成,连忙拜道:“臣,乐城候,河南道经略使李昊辰,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李建成对待李昊辰是一如既往和煦的微笑,上前两步搀扶起李昊辰道:“昊辰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回来朕心里就有底了!朕让你经略河南,查河南道黄河决口事宜。你此去仅半年多,就还给朕一个朗朗晴空的河南道,你差事办的不错!朕甚感欣慰!说说你想让朕怎么奖赏你!”
    这皇帝问你说要什么奖赏,那就是客气话,只能是皇帝赏赐你,不能是你向皇帝要,如果你真的伸手要了,那就是犯了大忌讳。也许皇帝不会马上治罪于你,但是恐怕你的好日子也就过到头了,但凡日后你少又差粗,就会被皇帝借题发挥,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李昊辰深知此理,便连忙再次躬身施礼道:“臣奉皇命替陛下经略河南道,全赖天子洪福,幸不辱命,岂敢邀功!陛下此言,真是折煞臣了!”
    任何一个皇帝都喜欢既有能力还不居功的臣子,在封建王朝之中的皇帝就更是这样了,因此李建成对于李昊辰的表现出来的态度还是很是满意,便微笑着道:“居功不自傲,好,昊辰!朕果然没有看错你!不愧是朕简拔的人才!”说着又看看李昊辰继续道:“朕想想该怎么赏赐你!你这次大功于朕,朕要是不奖赏你恐怕会寒了天下臣民的心!也会让朕落得一个赏罚不明的坏名声!”
    李昊辰知道李建成是真心要奖赏于他,但是还是连忙躬身施礼道:“陛下!臣惶恐!”
    李建成哈哈一笑,一拍李昊辰的肩膀道:“昊辰啊!你不用惶恐!是朕要奖赏你!”说完又沉吟片刻道:“论爵位你已经是侯爵,在向上就是公爵了,论职位你是朕亲封的河南道经略使,已经是极品。嗯!这样吧!朕就上次你“面君不拜,御道骑马,不用听宣便可出入宫闱!”算是对你河南道表现的奖励吧!”
    李昊辰闻言甚是心惊,这可是极大的礼遇,要说这三件事其实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但是这绝对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要知道就是亲王也没有这样的特权,全天下有这样特权的便只有太子可以享受后两项,至于“面君不拜”绝对是全天下独一份的荣宠。
    其实李昊辰自己并不知道,唐初的时候还是有很多公爵有这样的待遇,也并不算什么。他的老师李靖就有这样的待遇。
    李昊辰连忙躬身施礼道:“昊辰何德何能,能得到陛下如此礼遇!昊辰实不敢受!”
    李建成看着李昊辰一脸诚恳的,想要拒绝,便再次拍了拍李昊辰道:“你受得!朕说你受得,你就受得!昊辰你记得只要你一心替朕办事,朕该给你的肯定不会少给你!但是朕不给你的你也不能伸手想朕要!明白了吗?”
    李昊辰知道李建成这是在敲打他,心中暗道:“房玄龄还真的没有猜错,陛下还真的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对此李昊辰只能无奈的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表现的一脸惶恐的道:“陛下教诲,臣记永生铭记,万世不忘!”
    看着李昊辰诚惶诚恐的表现,李建成表示很满意,点了点头道:“爱卿,你这一路劳顿,过年都是在来长安的路上过的,朕甚是不忍,这样吧!朕给你几天假,你好好调整一下,其他的事情容后再议吧!”
    皇帝这么说,是表现体恤臣属,如果李昊辰此刻真的谢恩离去,那就是真的没有眼色了。
    因此李昊辰连忙道:“臣已经休息了这一路,现在精神饱满,就等着为陛下分忧,现在陛下如果在给臣假期,臣就感觉是尸位素餐了!”
    李建成微笑的摇了摇头道:“还是年轻好啊!朕现在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没有昊辰这么好的精力啊!”
    李昊辰闻言,连忙道:“陛下正值壮年,何来力不从心之说,想来是陛下最近为琐事缠身所累,昊辰不才,愿尽臣的绵薄之力,为为陛下分忧!”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好,然后一脸凝重的道:“昊辰啊,最近突厥那面不太太平啊!朝中大臣众说纷纭,朕一时难以决断,朕想问问爱卿有什么看法!”
    李昊辰微微一沉吟便说道:“臣也听闻,说是突厥要准备南下入侵,不知道这消息有几分真,几分假,突厥的突利可汗颉利可汗,本就新败于我天朝,臣想他们应该是不会也不敢再兴兵犯界!所以臣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消息的来源是否可靠!”
    李建成点了点头,微笑道:“昊辰就是昊辰,一语中的,朝中都传闻说突厥兴兵犯界,其实并不是这样,朕也没有告诉其他大臣实情!没想到你一眼便看出了问题所在!”
    李昊辰连忙施礼道:“陛下谬赞了!敢问陛下,那实情是……”
    李建成没有直接回答李昊辰,而是拿了两封火漆密封上插鸡毛的书信,一脸凝重的递与李昊辰道:“昊辰,你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