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42章 李靖装病

    李元吉的话刚说完,李昊辰也连忙说了句:“臣有时间,一定前往府邸叨扰齐王殿下,不过此刻臣有皇命在身,不敢耽搁!不知殿下可否放臣过去!”
    李元吉呵呵一笑,一摆手,刚才还堵的严严实实的街道,瞬间便闪开了一条道路,李昊辰也没有任何迟疑,扬起马鞭,狠狠一抽马匹,喝了声:“驾!”便想着卫国公府邸而去。
    李昊辰虽然嘴上应付了李元吉,心中却如同惊涛骇浪,难以平息。对李元吉突然插了一杠子,感到棘手,更对能够撺掇李元吉的人,心中很是忌惮。李昊辰总感觉有一张大网向着自己迎面而来,一股阴谋的感觉萦绕心间,难以平静。
    一路上的纵马飞驰,很快便到了李靖的府邸,李靖家中的家丁都认识李昊辰,所以李昊辰很容易便进入了府邸,走到了府邸的正堂,李昊辰便高声喝道:“皇上口谕,卫国公李靖接旨!”其实李昊辰听说李靖生病了,本来是不想折腾老师的,不过毕竟是皇命在身,为了避免隔墙有耳,他也不得不按规则行事。
    片刻后,李靖便被李娟儿和张出尘扶了出来,脸色苍白,还是颤巍巍的要跪下,李昊辰连忙说道:“卫国公,有病在身,大礼就免了吧!”
    顿了一下,李昊辰便继续开口,传达了李建成的慰问之意,李靖行礼之后,李昊辰便接替了张出尘,搀扶着李靖向内室走去。
    一进入内室,李靖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脸色也瞬间恢复了红润,然后乐呵呵的对李昊辰说道:“昊辰啊,你在河南道的事情,为师都听说了!干的不错!不愧为师教你一场!”
    李昊辰还在李靖这突然之间的变化之中,而感到错愕的没有回过神,也没有听清楚李靖刚才的话,不过也知道李靖是在褒奖自己。不过李昊辰此刻可没有心情听这些话,甚至他连谦虚几句的话都没有,而是直接惊讶的问道:“师父,你这是什么情况啊?难道你是在装病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李昊辰反应也着实是迅速,一瞬间便明白了李靖这是在装病,应该是在躲避什么事情,李昊辰无法想象像李靖这样位高权重的朝中重臣,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不得不称病躲避。话说完的李昊辰,眼神炯炯有神的盯着李靖看,显然是让李靖给他一个答案。
    李靖哈哈一笑道:“为师的事情一会再说,为师先问你,你刚才来的路上是不是碰见齐王了?”
    李昊辰又是有些微微的错愕,不过李昊辰也知道,就算是老师不是手眼通天,以期望出行那夸张的表现,估计老师早就知道了。
    当然李昊辰对于李靖的信任,那是百分百的,随即没有任何迟疑的将自己遇到齐王李元吉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李靖。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心中隐隐的担心。
    李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为师也深知,齐王勇猛有余,却胸中无半点谋略,此次突厥事件之棘手,恐怕齐王是无法应付!齐王身边必然有人在捣鬼!不过昊辰你也不用担心!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李昊辰对于李靖的乐观心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他见李靖不着急,急躁的心似乎是宁静了一些,不过他还是开口问道:“师父,是不是早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昊辰愚钝,敢为师父如何能够从齐王手中拿回元帅,请师父教我!”
    李靖闻言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神色略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为师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从齐王手中拿回元帅之位。不过为师有办法让你平安度过眼前对的困境!”
    李昊辰听李靖说也没有办法,心中难免的有些失望,不过听李靖说有办法让他度过眼前的困局,他还是来了兴趣,连忙恭敬的说道:“请师父赐教,昊辰愿闻其详!”
    李靖微微一笑,深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道:“为师送给你一句话!以退为进,等待春暖花开!”
    李靖的话刚说完,李昊辰就暗暗的撇了撇嘴,心中腹诽,老师是不是老糊涂了,这不就是让自己当鸵鸟吗?遇到危险就把头扎在土里面。关键是这有用吗?真的要让事态这么发展下去,他丢了元帅之位,倒是小事,如果李元吉在前线处理不当,损兵折将那伤的可是大唐的筋骨。李昊辰说什么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心中不满李靖刚才的话,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神色,经过河南道的锻炼,李昊辰此刻的养气功夫也是一流的好。
    思忖片刻李昊辰还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便不死心的继续问李靖道:“师父,昊辰不能说非常了解师父,但是不战而走,绝对不是师父的风格,还请师父帮昊辰想个办法,一定不能让大军的指挥权落入齐王的手中啊!否则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啊!不如师父明天直接向陛下禁言,这方面我想陛下会尊重师父的意见!”
    李昊辰的话刚说完,就见李靖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然后一脸凝重,有些突兀的道:“东宫的人最近和齐王府来往密切啊!”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李昊辰先是一阵错愕,随即明白了什么,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呼道:“师父,你是说……”
    李靖没有等李昊辰把话说出口,便连忙点了点头,抢先开口道:“若不是如此,你以为为师为什么要在府邸之中装病!”
    李昊辰在李靖的话说完,神色暗淡,就如同是被霜打了的茄子,相比脸上的无奈,李昊辰心中的无力感,更是让他感到了深深的疲惫。
    李昊辰知道,若是老师说的是真的,恐怕他这次真的是无力阻拦事情的发生。李昊辰自知无力反抗,便想着如何应对,便再次开口问李靖道:“陛下已经有意让我挂帅,但眼下这种情况,恐怕昊辰难以如愿。可昊辰又当如何向陛下作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