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47章 暗语明示

    李昊辰的话刚说完,便看见了李元吉先是一阵对的错愕,随即便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小子,一点也不吃亏!好吧本王能够顺利出征是你的功劳,本王呈你的情!不就是一个参军吗?包在本王身上了,本王也不想让你太吃亏,这就算是补偿你的了!”
    李昊辰听着李元吉的话,知道李元吉一定是认为,他想安插一个人进入远征军队之中捞取军功。
    转念李昊辰心道:“就错有错着吧!就让李元吉这么认为吧!反正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行!”他本就不想引人耳目,所以李元吉能够出言让房玄龄成为参军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李昊辰现在要的就是低调,为的就是掩人耳目,这样他才能跳出局势,看清楚其中到底是谁在搞鬼!
    因此在李元吉的话一说完,随即李昊辰便非常配合的露出一副非常感激的表情道:“如此,臣便感谢齐王殿下了!”说着李昊辰脸上露出非常恭敬的神色。不过依旧还是卧在床上没有动弹,毕竟当着皇帝李建成的面他都没有起身,此刻如果翻身下床,不论李元吉怎么想,但如果这是传到了皇帝李建成的耳中,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李元吉闻言哈哈笑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因为得以挂帅出征,还是对李昊辰依旧很恭敬的表情满意,但是谁都能看出来,此刻的李元吉心情很好。李元吉说了句本王还有事,便走出了李昊辰的府邸。
    在李元吉走后,房玄龄才缓步的从房间的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房玄龄之所以藏在屏风的后面,是因为李元吉来的让人一点准备也没有,相当于没有任何通报而直接冲到了他的房间,本来还在和房玄龄说事情,这种情况要躲避时间也来不及了,所以李昊辰才让房玄龄暂时躲到了屏风的后面。
    李昊辰从床上坐起身来,然后脸色平静的问房玄龄道:“房先生观齐王此人如何啊?”
    房玄龄闻言并没有先回答,而是先看了一眼李昊辰的神色,不过李昊辰现在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房玄龄也不知道李昊辰为什么突然之间问这个。
    略微沉吟了一下,房玄龄才开口道:“回将军的话,齐王乃是太上皇的血脉,又是当今陛下的同胞兄弟,自然是龙姿凤首,仪表不凡,一看就不是天纵奇才……”
    房玄龄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昊辰“噗嗤!”的一笑给打断了。随即便是哈哈大笑,显然他刚才是极力克制自己,而没有克制住。李昊辰一笑,房玄龄便先是一阵错愕,随即也根针李昊辰哈哈大笑了起来。
    片刻后,两人收住了小声,然后李昊辰才开口道:“本侯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在刑场之上都面不改色的房先生,原来也会说阿谀奉承的话!”不过话说到了这里,李昊辰才反应过来,房玄龄之所以会这样说,估计是让自己刚才问的“君、臣,何为尊?”给整除后遗症了,房玄龄肯定以为自己是坚定的皇权至上的想法,所以再他问及齐王的时候,房玄龄才会向刚才那么说。
    想明白了的李昊辰,并没有开口解释自己的观点,而是直接开口道:“这里没有外人,只有你我,先生不用有所估计,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就行!”
    虽然李昊辰没有解释他不是皇权至上的酸腐之人,但房玄龄还是听明白了他刚才话中的隐含意思,也就打消了心中的估计,便开口道:“回将军,属下观齐王是个爽直之人,如果做大侠一定会被万人敬仰,但是生在皇家,恐怕就只能沦为被人算计的对象了!”
    李昊辰闻言点了点头道:“先生所言不错啊!和本侯观点一致,先生可要好好把握!”李昊辰特意把“把握”说的声音重了一些。
    然后看向房玄龄,似乎是想看看房玄龄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其实李昊辰的意思就是,既然齐王的性格使然,容易被人利用,既然别人能利用,房玄龄也是可以利用。至于把握的意思就是让房玄龄一定要把握好李元吉。
    房玄龄一听就明白了,心中还暗道,将军就是将军,怨不得刚才特意问自己怎么看李元吉呢。这不就是给自己指明未来工作的方向吗?
    想到此处,房玄龄连忙施礼道:“属下,谢将军提醒,一定会把握住机会,不会让将军失望的!”
    李昊辰闻言便知道房玄龄听懂了他的意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摆摆手示意房玄龄可以出去了。而李昊辰自己当然还是继续装病中。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大军出征的那天,不过此刻的李昊辰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待,同时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他们能够一切顺利,是自己多心了。
    在大军出发后,李昊辰便走出了自己的府邸,神色有些急切的想着李靖府邸走去。
    在大军出征的前夕,李昊辰便生称“太医医术高超”自己身体已经好的七七八八的了,不过此时三军将帅已定,他即使病好了,也左右不了什么大局了。
    李建成得知此事,也无奈的叹息摇头,称:“昊辰这场病生的真的不是时候!”当然这些都是他的大舅哥,身为大唐情报局局长的吕铜告诉他的。
    不过眼下李昊辰可没有心情想这些,他重生之后还是第一次做让自己违心的事情,心中十分的不舒服,就像找个人好好诉说一下,李昊辰便想起了自己的师父李靖,毕竟这个注意还是李靖帮他出的,此刻找李靖发发牢骚也是应该的。
    这样想着李昊辰便一路急行,很快便到了李靖的府邸,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李昊辰实在惊讶无比,只见李靖府邸张灯结彩,一府都沉浸在喜气洋洋之中,看着府邸门上贴的大大红色的喜字,不用问李昊辰都知道这是师父府中在举办嫁取,不禁暗暗腹诽:“难道师父要纳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