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49章 被教育了

    李娟儿见李昊辰还一脸茫然不知所错的样子,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着眼下不是责怪李昊辰的时候,便重重的冷哼一声,手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李昊辰道:“你自己看看吧!”
    李昊辰疑惑的接过来书信,打开便读了起来,只不过寥寥看了几行,便觉得浑身气血上涌,眼前一黑,便晕倒在地。
    李娟儿见状,也是有些慌了手脚,想李昊辰这三百来斤的胖子,李娟自己也实在弄不懂,便赶紧喊来了李昊辰府中的管家和家丁过来帮忙,众人又是掐人中,又是做人体起伏,好一番折腾,李昊辰终于悠悠转醒。
    刚刚醒过来的李昊辰,眼中含泪只喊了一句:“聘婷!你……”话还没有说完,便掩面而泣。想这个李昊辰在战场上也是杀伐果决之人,在河南道也是雷霆手腕,可是今天却接二连三的落泪,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李昊辰之所以会这样,其实原因无他,李娟儿给他的那封书信,是吕聘婷写给李娟儿的。上面大概的意思是说,她知道李昊辰和李娟儿互相爱恋,只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迟迟没有走在一起。她知道李娟儿是她义父李靖的掌上明珠,自然是不能给李昊辰做小。她愿意让李昊辰休妻,娶李娟儿进门,然后她来做小,如果李娟儿觉得不妥,那她就远离李昊辰,成全二人双宿双栖。最后吕聘婷信上说自己要出去一段时间,等李娟儿什么时候过门,她什么时候再回来。
    李娟儿见到李昊辰这幅模样可是看不下去了,也不管这管家家丁还在,便娇斥一声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还不赶紧去找聘婷姐姐,你在这哭,就能把聘婷姐姐哭回来吗?本姑娘是瞎了眼了,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爱哭鬼!死胖子!”其实李娟儿这个话说的过于重了,李昊辰确实刚才流泪了,但并不是嚎啕大哭,只是心中悲伤,不自觉的表现而已。不过经李娟儿这么一提醒,他才从刚才的痛苦之中回过神来,赶紧起身,也顾不得刚才李娟儿那些刺耳的话,从后院牵出马,翻身上马便向大唐情报局总部而去。
    要说李昊辰为什么会去大唐情报局总部,那是因为吕氏三杰都住在大唐情报局的总部,也就是之前吕氏三杰所开设的那家客栈,具备两世记忆的李昊辰,给他第一印象就是吕聘婷应该是回娘家了。
    李昊辰飞马疾驰,很快就到了大唐情报局,翻身下马,便急冲冲的冲进了大门,也不顾其他人怪异的目光,直接便在正堂高声打呼道:“吕铜!吕铜!你在哪里?给本侯出来!”其实李昊辰是想喊吕聘婷的,但是一想毕竟他要注意影响,这么多人看着他呢,他可不像明天成为长安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
    随着李昊辰的高声呼喊,就听见二楼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唐情报局局长吕铜,一见来人果然是李昊辰,连忙施礼道:“将军,有什么事情让人通传属下一下就行了,怎么您还亲自来了呢?”
    李昊辰见到周围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为了避免人多口杂,便把吕铜拉到了一旁,小声说道:“别废话,赶紧带我去见娉婷!”
    吕铜闻言,先是一阵的错愕,然后惊讶的问道:“娉婷不应该在府中吗?将军为何来此处寻她?”
    李昊辰认定了吕聘婷一定在这里,便没好气的冷声道:“吕铜,你少给本侯装蒜!赶紧带本侯去见她,否则你后果自负!”
    吕铜见李昊辰一脸要吃人的样子,也不想是在和他开玩笑,可是吕铜确实没有见到过吕聘婷,便声音之中带着些紧张的道:“聘婷不见了吗?将军,我是真的没有见到聘婷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李昊辰听完吕铜的话,面沉似水,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大量着他,吕铜见状也是不知所错,连忙的再次开口道:“将军,我这个妹子我是从小看大的,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军可否告诉属下!”
    李昊辰看着吕铜一脸的真诚和紧张,不像是在作伪,便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始末原由告诉了吕铜。
    吕铜听完之后,连连摇头道:“将军,抛开你是我吕铜的主公身份来说。今天我就以我是娉婷的哥哥,是你的大舅哥的身份。我得多说你两句!你好歹也是陛下亲封的侯爷,大丈夫三妻四妾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了解家妹,家妹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悍妻,只要你阐明自己的想法,聘婷一定能让你如愿的!可是你这遇到男女之事,也太优柔寡断了些!你这样有怎么能让家妹心中不产生疑虑呢?家妹肯定是以为自己妨碍了你,为了成全你才幡然离去,此事依我看来,不能怪别人,全是你自己的的责任!”
    吕铜对于李昊辰向来是尊敬,这还是第一次对李昊辰这样不假辞色的指责李昊辰,李昊辰因为心中有愧,并没有说吕铜什么,而是默默的接受吕铜的指责。
    半晌之后,李昊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的道:“这件事情,确实是昊辰做的不对,大舅哥批评的对!可是眼下咱们得找到聘婷,我才能和她解释啊!大舅哥,你就快告诉昊辰,聘婷在哪里啊?”
    李昊辰心中着急,放下了自己的身段,此刻就和普通人家的丈夫一样,在遇见了自己妻子生气回娘家,然后登门道歉,请回自己的妻子,言语之中姿态放的很低,完全跑开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吕铜一见李昊辰这样,心中有些不忍,连忙说道:“将军,聘婷确实未来这里!还有将军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吕铜的主公,刚才是吕铜莽撞了,不会有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