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50章 静慈庵

    李昊辰再次看了看吕铜,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其实不是李昊辰平时爱拿捏,爱摆架子,而是在这个时代,什么样子的人,就得有什么样人的做派。你作为上位者,不能太过平易近人,否则会让下面的人觉得你没有威严,从而小视,甚至阳奉阴违。
    从本心来讲,李昊辰其实心中是不喜欢这种故作姿态,但也是没有办法。今天吕铜第一次以兄长的口气和他说话,作为两世孤儿的李昊辰,从未感受过亲情的他,其实心中还是有一丝窃喜的。他以为吕铜开窍了,那他以后也就不用端着架子了,可以享受一下亲情的滋味。可惜他还是想多了。
    李昊辰见吕铜应该是真的不知道吕聘婷在哪,或者应该说是不在此处,便失去了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兴趣,简单嘱咐吕铜让他派人寻找吕聘婷,便转身离开了大唐情报局。
    翻身再次上马,准备回去等吕铜的消息。不是李昊辰不着急再去寻找吕聘婷,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前世的他也喜欢看一些侦探小说和法治节目,虽然侦探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他也知道找人,一定是先从关系网入手,以及失踪人的喜好。
    可是李昊辰作为本应该是吕聘婷最为亲近的人,他却不知道吕聘婷的喜好,也不知道吕聘婷到底与什么人较好。所以他只能回去向府里的丫鬟们打听一下。对此李昊辰作为吕聘婷的丈夫,他感到了深深的自责。
    在心底深处,李昊辰是非常感激吕聘婷的,感谢吕聘婷当初不顾自己的安危舍身救她,感谢吕聘婷,让他的前世今生,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感谢吕聘婷对于他常常出门在外,久久不能相聚的包容。说心里话,李昊辰是真的很想和吕聘婷说一声谢谢,可是眼下,一切好像都晚了,因为他的优柔寡断,因为他的瞻前顾后,吕聘婷此刻已经离他而去,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人们都常说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李昊辰对此,现在是真的有了深深的体会,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的焦躁,如果说让他用自己的一切换吕聘婷的归他,李昊辰一定会毫不犹豫,这个念想,从此时便深深的印在了李昊辰的心中。
    李昊辰回到了府邸,便叫来了吕聘婷的贴身丫鬟莲儿,然后便开口问道:“莲儿,本侯问你,夫人平时都喜欢干什么,平时都和什么人接触?”
    莲儿是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长的倒是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而自从莲儿进府后,她还是第一次和李昊辰有直接的接触,因为心中的紧张而导致的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不过李昊辰此刻可是没有心情欣赏,一心记挂的都是吕聘婷。
    在李昊辰的话说完,莲儿就眨着可爱的大眼睛,然后怯生生的说道:“夫人平时就喜欢和我说侯爷的事情,说侯爷抗击突厥的有勇有谋,要不就是一人在院子中的凉亭发呆,奴婢知道那个时候就是夫人最想念侯爷的时候。”
    李昊辰闻言,内心是如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吕聘婷平时所做的这一切,让李昊辰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了深深的负罪感,不自觉的感叹,自己给她做的还是太少了一些。
    不过李昊辰也知道此刻不是感叹的时候,便继续问道:“就这些?你在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莲儿继续扑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若有所思了片刻,继续道:“还有就是,夫人每逢初一十五就会前往护国寺旁边的静慈庵,为侯爷祈福。有一次奴婢心中好奇,便问夫人,为什么不去香火旺盛的护国寺为侯爷祈福呢?夫人却和奴婢说,护国寺虽然是皇家寺庙,但是毕竟是和尚庙,他一个妇道人家,要注意影响,不能让侯爷蒙羞,所以便选择静慈庵为侯爷祈福。”
    李昊辰闻言,开始并不以为意,他只是心中更加感谢吕聘婷所为他做的这些,不过他心中突然灵光一闪,嘴中喃喃的道:“静慈庵,静慈庵……”突然他站起身来,大叫一声“不好!”便冲冲向外面冲去。直吓的莲儿,呆立当场,半晌后才恢复知觉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昊辰之所以匆忙的冲出了房间,是因为他想明白了,吕聘婷可能此刻就在静慈庵。李昊辰能得到这样的结论,是因为吕聘婷在京城之中,加上这个静慈庵,也只有三处可去第一便是大唐情报局,吕氏三杰的住处因为那是她的娘家,第二便是李靖府邸,因为她和李靖是义父女,李靖府邸算是她半个娘家,第三个便是这个,莲儿刚刚说道的静慈庵,佛门慈悲为怀自然会接待她。李昊辰用排除法便锁定了静慈庵,首先李娟儿拿着书信来找他,那就证明吕聘婷不在李靖的府邸,而他又是刚刚从大唐情报局回来,显然吕聘婷也不在那里,那剩下的就只有静慈庵。
    不过此刻这些都不在是关键,而是李昊辰怕吕聘婷一时想不开,真的出了家,那他可就真的得悔死。佛门虽是宁静地,但也是有着传教的义务,每个寺庙之中,都有很多的出家人,做着一些,让人出家的劝说,李昊辰可怕此刻伤心的吕聘婷受了这些人的蛊惑。
    当即再次翻身上马,急匆匆的便向着静慈庵的方向而去,心中默默念着:“娉婷啊,聘婷,你可不要做傻事啊!”接着他转念一想:“静慈庵,好一个静慈庵,你今天如果真的敢让我李昊辰的女人出家,我李昊辰保证让这个静慈安,再难平静!”
    一路的胡思乱想,一路的飞马疾驰,再加上李昊辰本就骑的是一匹宝马良驹,很快的便到了静慈庵。
    翻身下马,便想着静慈庵的庵门走去,可是刚到静慈庵的门口便被拦住了去路,拦住他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尼姑,那尼姑拦住李昊辰后便开口道:“我们住持,正在为新入庵的弟子,进行剃度,今日本庵不对外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