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52章 静尘

    李昊辰见把静慈庵已经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便翻身下马,准备进入静慈庵,可就在他刚刚下马的时候,静慈庵门口一声娇叱声传来:“住手!”然后便从静慈庵中走出了一行三人,分别是刚才挡在他面前的老尼姑和小尼姑,还一个竟然是,一身禅衣的吕聘婷,让李昊辰即使惊喜,又是震惊。
    显然刚才那一声娇叱声,便是来自吕聘婷。李昊辰终于见到了他要找的吕聘婷,身体因为激动有些微微颤抖的道:“聘……聘婷,你怎么在这里,赶紧跟为夫回家吧!一切都是为夫的错!”
    只见吕聘婷只是声音平淡的说道:“施主认错人了,我是静慈庵的弟子静尘,施主带来的这些人,戾气太重,饶了佛门的清净,还请施主速速带他们离去,以免惹恼了佛祖,遭受责罚!”
    吕聘婷的话刚说完,李昊辰心中暗骂静慈庵这帮人,还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还真的敢诱导自己的夫人出家!
    可是李昊辰也知道,眼下并不是和他们计较的时候,还得劝吕聘婷回心转意,否则他现在做什么都是白搭。
    这样想着,李昊辰再次开口道:“聘婷,不要使小性子了,什么事情我们夫妻之间是不能商量的呢?这里并不适合你!赶紧跟为夫回家,为夫任你惩处!”
    李昊辰自以为很真诚的话,结果在他说完了,吕聘婷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淡淡的说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这里没有你的夫人,只有静慈庵的静尘,施主还是早些离去!”
    李昊辰被吕聘婷这不温不火的说话,气的不行,怒道:“好一个只有静尘,那好为夫就告诉你,你静不了尘,你在哪为夫就在哪,你不是喜欢在这里吗?哪好,我就陪你在这里带待着,待到你不愿意待为止!”
    这次李昊辰的话说完,吕聘婷的脸上微微有了些动容,然后道:“施主这又是何必呢?吕聘婷已死,现在活着的只是静尘,施主又何必苦苦纠缠不放,红尘之中已不属于静尘,而属于施主!施主还是请快快离去吧!”
    李昊辰直接用行动告诉了吕聘婷,非常不顾及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耍起了赖,如同一个孩子般,口中嚷道:“我不走,我就不走,除非你跟我走!否则我就坐在这,看你能把我怎样!”
    都说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有用都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此刻已经是位极人臣的李昊辰,也未能逃脱。
    吕聘婷见状,非常气愤,脸上已经不是那种冷冰冰的神色,而是因为气愤变得有些绯红,娇斥一声道:“天大地大,施主爱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与静尘无关!施主愿意坐在这,那就坐吧!施主请便,静尘盖不奉陪!”说着便转身向静慈庵里面走去,临走之时还颇具警告的说了句:“静尘奉劝施主一句,不要再试图毁了静慈庵的情景,否则静尘虽然势单力薄也必让施主后悔终生!”说罢不再回头的离去了。
    李昊辰见状,心中也暗暗发狠,这个丫头居然如此倔强,好!那我就和你好好比比耐心,我就不信了,我还耗不过你,孙悟空能耗过菩提老祖,最终学得本领。今天他李昊辰也能耗的过她吕聘婷,最后让她回心转意,夫妻双双把家还。
    吕聘婷离去,那个一老一少两个尼姑,也变要跟着吕聘婷进入静慈庵,李昊辰见状,冷冷的道:“师太,本侯奉劝你一句,最后不要给本侯的夫人剃度,否则本侯一定让你这个静慈庵鸡犬不留,本侯说道做到!师太久居静慈庵,随不怎么外出,但也应该听过‘屠夫之名’吧!请师太不要怀疑本侯的话!”
    李昊辰赤裸裸威胁的话,让极有修为的老尼姑,身体都是微微一颤,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进了静慈庵中。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李昊辰见静慈庵之中并没有任何动静,知道今天肯定是没有戏了,便吩咐张寒让他装备帐篷,他要住在这里!
    张寒自然是坚决执行李昊辰的命令,不过性格比较直的张寒,在给李昊辰扎好了帐篷后,小声的问道:“将军,本来是你的家事,属下本来不应该插嘴,但是属下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不吐不快,将军为什么不直接把夫人强行带回去,只要回到家,夫人就是再气将军,火也会下了一半,为什么偏偏要在这里等下去!”
    李昊辰本来是没有心情,回答张寒的问题,但是知道张寒也是一心为了自己好,便还是解释道:“你不了解聘婷,她虽然是女儿身,但骨子之中的刚烈一点不输于男儿,如果同强行手段,本侯敢保证,她一定会做以死明志,以自己来相要挟,这样的话本侯还是拿她没有办法,与其那样,本侯还不如就在这里等她,等到她回心转意!”
    张寒不在言语,而是退出了帐篷,个李昊辰一个自我的独处空间。当晚李昊辰便命令两千陷阵营的士卒,归营休息。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李昊辰依旧是住在静慈庵门口的帐篷,而吕聘婷却再没有出现,李昊辰也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成为了习惯,他并不知道吕聘婷什么时候能出来,就只能如此、
    时间转眼就过了三个月,这天李昊辰的营帐之中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靖的掌上明珠李娟儿。
    李昊辰一见李娟儿,便微微一蹙眉道:“娟儿你怎么来了?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李娟儿冷哼一声道:“本姑娘要是再不来,恐怕聘婷姐姐就算是朕出家了,也不会来见你!平时看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一到这种事情上就这么笨呢?本姑娘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保证今天晚上,聘婷姐姐一定会回到府邸,你在府中静候佳音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