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55章 惊闻太子被扣押

    李昊辰只能按捺住和吕聘婷重逢的喜悦,跟随那个内侍一路进了皇宫,几个月没有到李建成,李昊辰这次看见李建成,明显发现了李建成神情有些疲惫,心中暗中琢磨,这会可能还真的不是什么事情。否则皇帝也不至于如此憔悴。
    一见到李昊辰道了,李建成挥了挥手让那个内侍退下去,然后对李昊辰道:“昊辰啊,你来了!”说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李昊辰连忙开口道:“陛下为何事烦忧,臣能为陛下做些什么呢?”
    李建成闻言又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道:“昊辰啊,这件事,朕认为还真的就得你去办!别人去朕也不放心!”说完李建成沉吟了半晌,然后道:“太子被抓起来了!”
    “什么!!!”李昊辰心中大惊,虽然说太子李承宗与他的关系,向来不是很好,同时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绑架,上次在河南道,就被秦琼等人绑架过。可是太子毕竟是大唐的储君,被绑架了绝对是天大的事情。李昊辰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抓走李承宗,虽然说太子是这次出征的主帅,战场上刀剑无眼,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李昊辰知道,无论是颉利可汗还是突利可汗,他们都没有抓走大唐太子的胆子,因为这么做了,无异于相当于与大唐宣战,双方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以他们的兵力,这么做绝对是以卵击石。
    李昊辰强压住内心之中的震惊,然后开口问道:“陛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什么人抓住了太子殿下呢?”
    李建成又叹息了一声道:“朕也不太清楚,只是元吉传来军报,说承宗去突利可汗的营帐,进行说和,结果突利可汗却乘机扣留了承宗,同时胁迫我军马上攻击颉利可汗否则他就对承宗不利,元吉一时没了主意,所以才上书询问该如何处理!”
    李昊辰一听是突利扣了李承宗,刚才还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些,其实李昊辰最怕的就是又是李世民在捣鬼,如果真的这样,朝廷可能就涉及到两面用兵,这绝对是非常的不利的事情。如果是突利可汗,事情就简单了,了解一下突利可汗扣押李承宗的原因,从根源解决,这件事情也就能够解决了。
    李昊辰这样想着,连忙躬身施礼道:“臣请陛下派臣前往前线,臣一定把太子给陛下解救出来!”
    李昊辰已经明白了李建成找他的目的,便不等李建成开口,便自己请命,作为一位合格的天子近臣,一定不要什么事情都等皇帝说出来,那样就太没有眼色了,因此深谙此理的李昊辰,才会在李建成开口前,便向李建成请命。
    果然李昊辰的这一举动,博得了李建成的好感,从李昊辰一进屋就一脸阴沉的李建成,在李昊辰的话说完,难得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道:“昊辰之言,深得朕心,朕想派你前往前线,任监军之职,总领各项军务,授临机专断之权,全权解救太子!同时陷阵营是你一手调教出来了,朕就把陷阵营的指挥权也交到你手上,以后陷阵营不再受兵部节制,只接受你一人命令!算是朕给你的私人护卫吧!”
    李昊辰闻言,明白李建成这是把前线的军权完全交给他了,只是毕竟大军统帅名义上是太子李承宗,副元帅是齐王李元吉,没有办法再封他元帅之职,所以授予了他监军之职。但后面所说的总领各项军务,授临机专断之权,就是明白的告诉他,他拥有这支远征军的绝对领导权。同时让李昊辰最开心的就是他终于名正言顺的有了属于自己的军队,而且还是陷阵营,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李昊辰心中感激李建成对他的信任,连忙躬身施礼道:“臣谢陛下信任,一定不辱使命!”
    李建成闻言上前两步抓住了李昊辰的手道:“昊辰,朕相信你!朕把军队给了你,也把太子的安危寄托给了你,你是一定不会让朕失望的是吧?”
    李昊辰从李建成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的不安,和浓浓的担忧,便连忙道:“臣一定为陛下分忧,请陛下放心,臣就算粉身碎骨,也一定把太子殿下给陛下解救出来,请陛下放心!”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昊辰啊,朕虽然是这大唐的君王,也是一位父亲,朕虽然富有四海,但是这次承宗被抓,朕也是忧心忡忡无心政事,昊辰你去了前线,可一定要尽快把承宗给朕就出来,以安朕心!”
    李昊辰虽然觉得李建成如此重情重义,不是一位合格的君王,但是无疑他是一位非常合格的父亲,让两世孤儿的李昊辰,此刻十分的羡慕李承宗,也对李建成的话十分感动。
    只见他被李建成浓浓的父爱,感动的眼圈有些泛红,有些激动的道:“请陛下放心,臣现在就前往前线,不日便会有消息传回,请陛下保重龙体,静待臣的消息!”
    李建成点了点头,李昊辰便直接翻身而去,出了皇宫,李昊辰的心沉甸甸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李建成露出的父爱会让他如此的感动,竟然让他如此的向往。
    这种感觉,他在恩师李靖的身上没有体会到,在吕聘婷的父亲,他的岳父吕铁身上也没有感受到,唯独在刚才李建成的身上感受到了,真是有些匪夷所思,李昊辰摇了摇脑袋,把自己脑海之中纷乱的思绪摇出脑海。
    李昊辰出了皇宫便一路跃马急行,很快便到了自己的侯府,简单的和吕聘婷交代了几句,当然并没有说他前往突厥谈判,营救太子的事情,为了怕吕聘婷担心,他只说自己是有紧急军务,需要离开长安一些日子。夫妻两人洒泪而别自是不用说。
    李昊辰为了火速赶往前线,一路上只带了秦琼和薛仁贵,而张寒带领的陷阵营还在休假,接到李昊辰的命令后,陷阵营火速集合,紧随其后,也奔赴了燕山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