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68章 太子来探病

    李昊辰在这个被墨玉称作天牢的铁通之中,心中一喜,因为他听出来了,刚才说话之人是谁,正是紧随其后带领自己的亲属卫队陷阵营到来的张寒。
    张寒的到来,让李昊辰心中大定,知道自己这会算是有救了,用起全身的力气冲着铁桶外大喊道:“张寒,我在这里,赶紧把这几个人给本侯抓起来,要留活口本侯有大用!”
    喊完李昊辰就被回荡在铁桶之中的声音给震晕了,当李昊辰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躺在了床上,而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摆设,这赫然是自己在唐营的营帐,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送回了唐军大营。
    李昊辰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铁桶之中的回音震伤的后遗症,感觉自己头疼欲裂,强忍着那股脑仁炸裂的痛楚,用有些虚弱的声音道:“来人啊!有没有人!”
    可是李昊辰一脸喊了三声,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虚弱声音太小,还是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声应他。
    时间大概过去了一刻钟左右,李昊辰便听到营帐外传来了张寒的声音:“小兔崽子,老子告诉你!你要是敢忽悠老子,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紧接着张寒的声音刚刚落下,便听到一个十分恭敬的生音道:“张将军,你就是给小人十个胆子,小人也不敢忽悠将军您呢!小人刚才确实廷加侯爷再喊来人,小人位卑人轻,不敢应声,这才前去找将军过来!将军若不相信小人,请将军进去一看便知!”
    张寒哼了一声,也没有在多说什么便直接撩开,营帐的帘子走了进来,一进营帐,正好就看见李昊辰正瞪着眼睛看着他,吓得张寒当时就是一个哆嗦,连忙跪倒在地道:“属下张寒,救护来迟,请将军责罚!”
    李昊辰适应了一会,刚才那头痛欲裂的感觉,仿佛也渐渐的消失了,只是人还是很虚弱,他听完张寒额话,连忙摆了摆手,用虚弱的声音道:“你来的正是时候,本侯要好好感谢你,何来责罚直说,这次你做的很好,但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那里,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本侯是被那几个人控制住了呢?”
    张寒见李昊辰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嘿嘿一笑便站起了身,讲起来那一日的经过。通过张寒的讲述,李昊辰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张寒带着陷阵营本来就紧随他的身后,只比他们三人晚上半日的行程而已。当李昊辰前往突利可汗营帐之后,张寒便带着陷阵营到达了唐营。
    李元吉自然是认识张寒的,对于这个在太原起兵就跟着他们李家的将军,李元吉还是很有好感的,同时李元吉也知道当初在玄武门之变之中,也多亏了张寒和陷阵营,他们应该是首功,自玄武门之后,李元吉一直都拿张寒和陷阵营当自己人,在李元吉的心中这关系可比他和李昊辰近的多得多。
    正因为这样,李元吉非但没有因为李昊辰不再而难为张寒和陷阵营,反而大摆酒宴,为他们接风。
    张寒是个急脾气,在酒宴上便询问李昊辰在什么地方,李元吉也没有任何隐瞒,便告诉了张寒,后来李元吉依李昊辰计策行事,便让张寒前往接应李昊辰和太子。张寒一路来到了突利的营帐,一问才知道李昊辰已经带着太子回唐营了。张寒便一路追寻直至到达密林,与那一队的黑袍人相遇,这便是为什么张寒会出现在那片密林。
    至于说张寒为什么会确定李昊辰被这几个人抓住了,这其实很简单,第一是因为张寒看这些人打扮怪异,起了疑心。二是,张寒走上近前他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太子。如此张寒心中便确定了李昊辰是一定在这些人手里,所以才会出现张寒,大声呼喊救人。
    听完了张寒的讲述后,李昊辰才想起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便连忙开口问张寒道:“张寒,那几个人在哪里?可有妥善安置?”
    张寒闻言连忙道:“回禀将军这几个人,属下已经把他们全部都抓了并且给将军带了回来。”说完张寒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僵局,属下敢问将军什么时候去提审这个几个人啊?这几个人自从被抓回来,就不吃不喝,已经快三天了,属下怕回头将军想要提审那几个人的时候,那几个人便已经无法开口了!”
    李昊辰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时对张寒道:“下去吩咐人把那几个人都给本侯绑起来,就算是把他们的嘴撬开,也得让他们吃东西!”
    张寒闻言连忙抱拳道:“属下领命!”说着张寒便起身离开李昊辰的营帐。
    就在张寒刚刚出去,就听见一声高呼:“太子殿下到!”
    闻言的李昊辰心中十分震惊,暗道,这个李承宗这个时候来自己这里,又是要干什么呢?不会是想趁自己现在行动不便,对自己不利吧!
    事实上这个一切发生的都只在几个呼吸的时间,等李昊辰反映过来,李承宗已经大踏步的走进了营帐。
    看见李承宗进来,表面上的文章李昊辰还是要做的,便连忙开口道:“原来是太子殿下来了,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又是大军统帅,能来看本侯,本侯真是受宠若惊啊!
    ”说完李昊辰顿了顿,继续说道:“请太子殿下恕臣现在行动不便,不能给殿下见礼了!”
    其实李昊辰现在除了头还是有点疼意外,其余一点事也没有,他这么说其实就是不想给李承宗行礼而已,哪怕只是半礼,他也是不愿意的。
    李承宗微笑的看着李昊辰道:“乐城侯身上有伤,就不必多礼了!本太子也是担心乐城候的伤势,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说完了李承宗屏退了随从,刚才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不见了,而是一脸的寒意,冷冷的对李昊辰道:“这次的事情,本太子谢谢你!日后必有所报,但是本太子也不会跟你握手言和,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