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76章 吓跑颉利

    那黑袍人的话说完,李昊辰便对着黑袍人冷哼一声道:“就你一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鼠辈,也就是颉利这个傻缺信你说的话!”
    李昊辰的话说完便看向了颉利,然后开口道:“颉利,本侯给你个机会,你可以试试,看看到底谁和你说的是真的,不过这个测试的代价就是你得做好把命输给本侯的准备!”
    李昊辰装的如此的有恃无恐,让颉利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两队人马就如此的对视了起来。李昊辰当然不可能先动手,他的目的是吓退颉利,并不是以卵击石。而颉利此刻却是有点投鼠忌器,进攻吧,怕着了李昊辰的道,就如此退去他又心有不甘。说试探性的进攻他所带兵力有不多,一旦开始进攻必然就是全力以赴,不死不休的下场,刚才还信心满满的颉利,此刻却实在有些拿不定主意,此刻最为着急的就是那个黑袍人了,如果对方能够指挥了这支突厥的骑兵,李昊辰知道这个家伙肯定不会跟自己废话,马上就会像自己进攻。
    李昊辰之所以可以这么淡然,其实就是笃定颉利可汗不敢轻易的压上他这些兵马。李昊辰并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根据突厥人的生活习惯分析得出,颉利带来的肯定都是他的亲信兵马,如果这些兵马有损伤,肯定会威胁颉利在突厥的地位。
    李昊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论,是因为突厥的军事力量本身就很松散,突厥这个游牧民族可以说的上是全民皆兵,也可以说是全兵皆民。所谓全民皆兵,就是每个成年的突厥人都是弓马娴熟,能征善战。说他们全兵皆民,那是因为,这些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军人,他们没有“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觉悟,这些人都是有好处就上的选手,要不就是缺衣少粮的时候才会跟随他们的可汗出征劫掠,有点像是山贼组织一般。换句话说如果这些突厥人,都能吃饱穿暖,想要他们背上弓箭,拿上马刀跟随自己的可汗去打仗,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造成这样的现象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突厥可汗,本就是十几个或者几十个中小型部落,推举出一个实力相对强大的部落的酋长,作为这些部落的可汗。而每一个部落却都有自己的酋长,可汗对于他们的影响力完全取决于本部落的酋长对于可汗的信服力。打个比方说如果本部落的酋长不相信可汗,那么这个可汗就休想指挥本部落的一兵一卒。
    而可汗本身就是一个部落的酋长,他能够完全指挥本部落的人,而这些人马就是可汗的亲卫队。
    李昊辰根据现在是天色已晚,颉利又是长途奔袭孤军深入,所带兵马不多,分析得来这些人马一定是颉利的亲卫队,毕竟这么晚还要长途奔袭,又是军事行动而不是为了劫掠,想是其他部落的酋长肯定都不会愿意。
    不得不说李昊辰敏锐的洞察力分析的完全正确,也正因为这样李昊辰算是抓住了颉利的短处,让颉利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两方如此对峙僵持,让颉利心中也是一阵的烦躁,毕竟现在他身处唐军营地附近,稍有不慎他这点人马就会彻底玩完,如此对峙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反倒是越不利,就在颉利心中打起了退堂鼓的时候,唐军阵营之中一名士卒打扮的人高声喝道:“可汗,莫要相信李昊辰,我们都是普通的士卒,可汗一战便可建立不世之功,掳截大唐的储君和齐王,到时候大唐还不是愿意拿任何东西交换!况且可汗还能灭杀对突厥威胁最大的李昊辰,机会千载难逢,可汗莫要犹豫啊!”
    不消说,这个高声呼喊的士卒便是突厥安插在唐营的细作。当这士卒说完话后,就被在场所有的唐军士卒警惕的看着,小心翼翼的将这人包围在中间,不过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所以并没有人动手,就在李元吉想要动手斩杀这个士卒的时候,李昊辰拨马而回制止了李元吉的动作,然后高声骂道:“混蛋!本侯不是让你等颉利要逃跑的时候再喊吗?你怎么现在就喊?”
    李昊辰话说完,根本不理会这士卒一脸的疑惑表情,抽出腰间的配剑,“噗呲!”一声便刺死了那个士卒,可怜的突厥细作到死都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张了张嘴,便眼睛圆睁的死去,显然是死不瞑目。
    李昊辰刺死了那个突厥的细作后说道:“公然违抗军令,杀无赦!”
    李昊辰的这一番表演,看得李元吉不自觉的点头,心中很是佩服李昊辰的临危不乱,居然还能利用这个突厥细作继续迷惑颉利。
    不过虽然李昊辰表演的淋漓尽致,但是颉利还是明白了,李昊辰刚才说的话都是虚张声势而已,毕竟细作想要混进唐营不难,但是想要混进陷阵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为陷阵营都是李昊辰亲自训练组建的,里面的所有士卒李昊辰都认识,之前他也派过人试图想要混进陷阵营,无一例外全部被发现斩杀。
    明白了李昊辰是在虚张声势,颉利坐在马上哈哈大笑道:“李昊辰啊李昊辰,你果然厉害,本汗险些着了你的道!”
    说完后当即不再犹豫,对着身后的突厥骑兵命令道:“儿郎们!给我冲!杀李昊辰者赏牛羊千匹!”
    李昊辰对着李元吉使了个眼色,就见身后的唐军整齐排列高声喝道:“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三声齐喊,让已经率领人马冲了过来的颉利一愣,他心中忌讳陷阵营的战斗力,自然是知道陷阵营的口号的,一听陷阵营的口号,大叫一声:“不好,上当了!儿郎们快快撤退!”说完自己先调转马头飞奔而走。
    同一时刻,唐军军营瞬间灯火通明,就见一队人马正在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