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82章 表面平静

    李建成看着李昊辰一脸认真的表情,不禁的笑了一下道:“你让元吉给朕带来大的消息,朕已经收到了,朕特意派人关注了一下云州,那里风平浪尽,世民也安心在府邸之中修身并没有任何异常表现,朕觉得昊辰你这次是想多了。”
    看着李建成如此混不在意的表现,李昊辰心中暗道不好,云州之所以会表现的如此风平浪尽,估计就是李做样子给李建成看,看李建成如此表现,李昊辰便知道李建成肯定后期不会再关注云州,这就很可能给了李世民有乘之机,恐怕大战一旦爆发会让整个朝廷措手不及。
    不过李昊辰心中也知道,现在再劝说李建成显然也是没有意义了,只能是自己想办法,一定不能再给李世民搅风搅雨的机会。
    随机李昊辰只是对着李建成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随后的宫廷饮宴李昊辰完全没有什么心情,倒是张寒和突利等人喝的不亦乐乎,这让李昊辰不禁的暗暗摇头。
    宴席一直到夜里才散去,李昊辰这才一脸沉重的出了皇宫回到自己的府邸,因为心中有事,导致吕聘婷一脸激动的迎接他,他也完全你没有在意,而只是对吕聘婷说今天晚上有重要事情处理,让她不要等自己。
    把吕聘婷气的在原地直跺脚,冷哼一声说了句:“你就一辈子睡书房吧!”然后便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昊辰知道自己刚才的表现又让吕聘婷生气了,可眼下云州肯定是风起云涌,李建成又没有完全产生警惕,这让他心急如焚,也就没有拦住吕聘婷解释什么,便径直去了书房,在他还没有到书房的时候,便听到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显然这是吕聘婷对他不满的发泄。
    对此李昊辰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禁想起自己来到大唐已经好几年了,从一个生命堪忧的小兵,走到了今天,身居高位,说实话李昊辰一开始只是想着自己脱困便悄悄的离去,可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权力的旋涡之中越陷越深,让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一往无前。不过今天吕聘婷的表现让不禁的想起,自从他与吕聘婷成婚之后,夫妻两人就因为他南征北战导致的聚少离多,这让重视家庭的他感到了对吕聘婷的亏欠,可是有些时候,这又哪里是他能够左右的。
    无限感慨的李昊辰抬头望了望天空的圆月,深深的叹息了一下,垂下头时,李昊辰暗暗下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只要是瓦解了李世民,彻底让其对大唐,对李建成没有了威胁,自己就带着吕聘婷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再也不理会这些俗事。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眼下肯定是云州的事情要紧,这样想着李昊辰整理了下心情便走向了自己打的书房,让人将房玄龄给他叫过来。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房玄龄便来到了李昊辰的书房,显然是房玄龄也是知道李昊辰要找他,进了书房房玄龄看着一脸严肃的李昊辰,可能是为了活跃下气氛,便乐呵呵的抱拳施礼道:“属下参见梁国公,恭喜国公爷晋升!”
    李昊辰不禁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显然并没有接受房玄龄的幽默,而是淡淡的说道:“先生来了,坐下说吧!”
    房玄龄看着李昊辰不为所动,知道眼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便老老实实的坐下等待李昊辰发话。
    李昊辰在房玄龄刚坐下之后,便开口道:“先生可知本公叫你来所谓何事?”
    房玄龄对李昊辰刚才的话中感觉到了上位者的威压,这让一贯闲云野鹤的他,也不禁的感到了紧张连忙起身拱手道:“敢问国公爷让属下来是否是因为云州的事情?”
    李昊辰感觉到了房玄龄对自己的称呼的改变,知道随着自己这一路走下去,与昔日这些属下肯定会有距离感,虽然李昊辰心中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自己是已经位尊国公,应该和属下保持距离,保持上位者的姿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现在他生活在一个上封建王朝当中。因此李昊辰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再说什么,而是认同了房玄龄的称呼。
    房玄龄的话说完,李昊辰半晌之后点了点头,然后道:“先生既然已经知道了本公叫你来的目的,不知道先生有什么见解呢?”
    房玄龄闻言连忙施礼道:“国公爷深夜让属下前来,想必心中多少已经有了决断,属下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建议给国公爷,一切只能按部就班,静观其变,让吕铜多加关注云州动向也就是了?以当今陛下的心性,断然不会在云州已成反态之前采取行动的!因此就让国公爷想要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的想法是不可行的。属下能给国公爷的建议就是一个字等!除次别无他法!”
    李昊辰闻言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房玄龄给他的建议和他心中所想分毫不差,李昊辰自己不敢说对李建成是最了解的人,但是与其共事这么久,这位皇帝陛下的心里想法他还是能够摸清楚一二的,要说李建成优柔寡断,并非明主,其实不然,在李昊辰看来李建成比谁都看的长远,要说他是顾念亲情不敢先对云州动手,那就大错特错了,李建成怕的是后世史官们的口诛笔伐有为其圣德之名,所以才对李世民一忍再忍,李世民一直反心不死,这绝对与李建成的一味姑息离不开。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天若取之,必先与之!”念此李昊辰不禁心中感叹,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古人诚不欺本公!
    李昊辰心中一番感慨脸上并没有流漏出来什么表情,而是对着房玄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了房玄龄的观点,然后再次开口问道:“玄龄以为李世民若真的二次起兵,本公等有何退兵良策?要知道这长安之中常驻守军并不多,本公想听听先生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