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7章 斗法

    李建成看见李世民装出来这么一副样子,也不好说什么,如果太过计较反倒是他的不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二弟,你既然知道错了,那么为兄的希望你能记住为兄今日的话,我李唐江山来之不易,我们不能自己糟践自己,外敌尚还虎视眈眈,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还望二弟行事谨慎!”
    李世民听着李建成的话表情极其的不耐烦,他一贯是喜怒不形于色,他现在流露出这么一幅表情,可见他现在是多么的不耐烦,同时也能看出来此刻他对李建成反感也是到了极点,他心中暗暗的腹诽:“这李唐江山,十之八九都是我替父皇打下来的,凭什么父皇的皇位要传给你?凭什么你要教育我?不就是因为你比我早出生几年吗?哼!谁赢谁输还未可知呢!走着瞧!先让你嚣张几天!”虽然心中李世民这样想着,嘴上还是极其谦卑的说道:“大哥说的是!,我一定谨记大哥的话!”说完了,抬头看向了李昊辰,李昊辰能够感受到李世民现在眼中全是愤怒的火焰,似乎可以把他瞬间稍微灰烬,事实上李世民确实此刻心中在想着:“都是这个小子,不是他打了泰儿,自己也不会出现,自己不出现,李建成估计也不会出现,那么也就不会有泰儿刚才说的那句话,导致他平白无故的被李建成一顿训诫,关键是还不能反驳,谁让他是大哥,他是太子呢!想想李世民就是一肚子火,他要找个人发泄!”想到这,李世民便说道:“左右,把这个人给本王带走。”说着手一指李昊辰,李昊辰见状大惊,他是知道的如果今天被秦王带走,即使他命大不死也得脱层皮,但是现在的他,是一点反抗的资本都没有,唯一的一点希望,只能寄托于李建成的身上,只有太子说话,他才有希望不被带走。
    “慢着!”李建成果然没有让李昊辰失望,就在两个秦王的侍卫,刚要动手,李建成便说话了。
    李世民眉头一皱,抢在了李建成前面说话了,他说道:“大哥,这个人毕竟殴打了皇族,打了泰儿,这人行事无法无天,根本不把我们皇族放在眼里,臣弟怀疑他是各路反王的残余势力,混入京师,以图谋不轨,现在把他带走严加审问,以防不测,危害京师,不是这样大哥也要阻拦吧?”
    李建成被李世民这么反将一军,也是百口莫辩,他想要替李昊辰说话,但是李世民这一顶殴打皇族,各路反王的残余势力的大帽子扣下来,直接让李建成此刻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他自幼聪颖过人,很快的就从李世民的话中,找到了突破口,遂说道:“如果他是各路反王的残余势力,为兄我自然不会替他说情,交由二弟处理便是了,即便是当街杀了也无妨!但是如果二弟是因为他打了泰儿而怀恨在心,意图伺机报复,为兄便不能不管了,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情是泰儿不对,这位小兄弟并没有做错,再说他刚才也说了并不知道泰儿身份,并非有意冒犯,正所谓不知者不罪,所以为兄一定要了解清楚情况,才能让你带走他!”
    李建成的这段话,意思便是要让李世民承认带走李昊辰,不是因为他打了李泰,而是因为李昊辰是各路反王的人,其实这是李建成给李世民设下的一个话套。
    李世民今天也是无意和李建成过多的纠缠,便说道:“臣弟已经查明,此人便是刘黑闼的死士,潜入长安已有月余,伺机搞破坏,非常可恶,臣弟一直再找他,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上了,所以臣弟今天一定得把他带走,审问一下,看看他还有没有同谋!”
    李建成闻言便哦了一声道:“那就奇怪了,这个小兄弟是我太子东宫左卫率的士兵,如果他是刘黑闼的死士那么为兄我是不是也是刘黑闼的人呢?”李建成说完了便笑盈盈的看着李世民,心中暗喜,他这个二弟朝上朝下,明里暗里的都和他这个大哥作对,但是因为他这个二弟做事情一向滴水不漏,让他这个当大哥的一次便宜也没占到,次次都处于下风,损失利益。
    (~不过这次却没想到因为李泰的事情让他这个二弟恼怒而失了方寸,便让他有机会扳回一局,此刻他的心情别提多么舒爽了。
    李世民本是不愿意纠缠,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所以他便说李昊辰是刘黑闼的死士,但是他哪成想,他这个平时看起来谦谦君子的大哥也会给他下套。
    听了李建成的话,李世民脸色冰冷如铁,冷哼一声,看向身旁的两个侍卫道:“好你个大胆的侍卫,竟然敢谎报军情,误认太子的左卫率的人是刘黑闼的死士,该当何罪?”
    刚刚出来准备抓李昊辰的两个侍卫,双双跪倒在地,他们知道,此刻秦王是需要他们效忠的时候了,便开口说道:“秦王赎罪,我兄弟二人立功心切,才谎报军情,误导了秦王,还冤枉了太子殿下的人,我兄弟无颜再见秦王,愿一死报秦王栽培之恩,让我兄弟二人来世再报秦王大恩!”说罢双双拔剑自刎而亡,李建成出言阻拦,但并没有什么效果,他们知道只有死了,太子才不会再拿此事攻击秦王。
    后有诗云:
    秦王仁义招猛士,死恩亡义方报之。
    可怜无处埋忠骨,非是明主心却痴!
    这个时候李世民看都没有看自己的两个死士,而是直接对李建成说道:“大哥,是臣弟的错,给你赔不是,这两个罪人也已经以死谢罪了,不知道大哥还有什么要问的?”这便是秦王的作风,宁可牺牲自己人也不愿意有一点把柄让对手抓到,果然这封建社会,人命贱如草芥,李昊辰心中无声的叹息着。
    李建成看了看那两具已经死亡的尸体,再看看面色如常的李世民,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有些伤感道:“你走吧,顺便把这两具尸体带走吧!他们因何而死希望你能够记住!”
    李世民冷冷的看了李昊辰一眼,这眼神中的杀意让李昊辰后背一凉。不过也就片刻李世民就有恢复了他那副微笑的表情对着李建成说道:“臣弟记得了,臣弟告辞!”说着便转身离去。
    李建成看着李世民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向李昊辰冷哼一声说道:“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