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9章 八十军棍

    魏征的话刚刚说完,便见到他身后过来了两个军士,在李昊辰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便一左一右的架起他来便往往走。李昊辰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说什么都没有用,这顿棍棒估计是免不了了,不过李昊辰心中是一阵腹诽:“他奶奶的,这唐朝人都学过川戏吗?这变脸的技能还真的是炉火纯青!”
    魏征可是不管他想什么,直接跟着两个军士随后便到了行刑的场地。
    李昊辰被直接按倒在地上,两个人按着他,然后便见到又有两个军士一人拿了一条水火棍走了过来。
    李昊辰以前读史书的时候,有一部野史中记载过,这棍棒的行刑军士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这八十军棍下去要死要活全部看他们手下功夫,当然他们也是听着监刑官的指示,他们之间都是有暗号的外人是不知道的,所以李昊辰此刻心中也是极为的忐忑,虽说他推测他的生面会比死面大,但是谁也说不好的事情。
    魏征看着都准备好了,便说道:“行刑,八十军棍!”
    那两个手拿水火棍的军士互相看了一眼,便都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一起高喝一声:“一!”就听砰地一声一棍子重重的打在了李昊辰的后脊骨上,李昊辰顿时就感觉他的脊椎骨都仿佛要被打断了,痛苦的的叫出了“啊!”的一声。
    李昊辰的叫声还没有停止,便听到两个军士又起呼一声:“二!”又是一棍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李昊辰的脊椎骨上,他由痛苦的大叫了一声。
    李昊辰从这两个军士的力道上看出来,估计这俩人是不准备让他活了,这样下去,不用八十军棍,估计五十军棍,他就得死翘翘,心中无限的感伤,没想到他重生后的生命居然会是如此的短暂。心中无限的悲凉。
    此后的半个时辰都是棍棒打到身上的声音,以及李昊辰的惨叫声,还有两个军士的号子声。
    ……
    “四十!”两个军士又是一声大喝,同时一棍子又狠狠的打到了李昊辰的身上不过这次李昊辰没有发出声音,因为他已经晕了过去。这时候魏征发现了不对劲,口中喝道:“停止行刑!”匆忙跑上前查看李昊辰的情况。
    魏征本来是在太子的书房等待和太子议事,谁知道太子一进屋,便和他说今天心情非常好,看着秦王逼死了自己的侍卫,然后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魏征,魏征顿时也对李昊辰这个敢打秦王儿子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然太子不只告诉他李浩辰打了秦王儿子李泰的事情,同时也说了李昊辰之前明目张胆的揣摩上意,而且还强词夺理的事,太子告诉他说这个人就是个刺猬,需要好好敲打一下,拔掉他身上的刺便可大用,他便自告奋勇的来到监牢准备敲打一下李昊辰,但是现在李昊辰被打的昏迷不醒,如果真的把他打死了,他可不知道该如何向太子交代。
    魏征粗略的懂一些歧黄之术,略微一把脉,便知道李昊辰此刻伤的极其的重,此刻的李昊辰五脏震荡,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会凶多吉少。
    魏征赶紧让人去请军医,然后愤怒的看向两个行刑的军士道:“你们怎么下手这么重?怎么说他也是军中的士卒,是你们的袍泽,你们如何能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魏征把过脉后。便知道如果继续行刑下去,别说八十军棍,再有十下,李昊辰肯定就没救了,所以他现在异常的愤怒。
    两个行刑的军士听见魏征的话后,看着他那要杀人的眼神,吓得啪叽一下就跪到了地上,委委屈屈的说道:“大人息怒,我们也是按照大人的意思行事啊!”
    魏征闻言冷哼一声道:“我的意思?我什么意思,你们两个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军法从事你们两个!”
    通过两个军士的话,魏征才明白,原来行刑的口令上是有猫腻的,如果监刑官说“行刑!”那便是告诉行刑人,要死不要生,这八十军棍,肯定是棒棒到骨头,不论是什么人,肯定会打断他的脊椎骨,八十棍行刑完,这个人肯定是有死无生。
    如果监刑官说:“开始行刑!”那便是告诉行刑人,要生不要死,别说八十军棍,就是两百军棍也是打不死人的,每一棍只会伤及皮肉,并不会伤到骨头。
    魏征听完了这两个军士的解释才恍然大悟,他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么多说法,他只是个文官,虽然也随军出国证,但是军队之中的弯弯绕,他还真的不知道,虽然魏征并不认可这样的做法,但是这件事情,从两个兵士的口中得知,从古便有之,不是他现在一个小小的从五品官能够的改变的。
    知道了原因,魏征也无法怪罪两个军士,只能暗中摇头叹息,怪自己不懂其中的缘由,同时此刻他更关心的是李昊辰的情况,毕竟,这个人是上了太子名单的人,如果真的被他不小心的给害死了,太子一定会责怪他,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在军医来了以后,两名士兵便帮忙把李昊辰抬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之中,军医便开始把脉,替李昊辰擦上创伤药,开了一幅药给了魏征,告诉他李昊辰需要休养几日,只要按时吃药便没有什么大碍了,同时告诉他幸好救治及时,不然的话真的就回天无力了。
    魏征听完了军医的话后,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穿来了一声“玄成先生,玄成先生,听说你把那个小子打伤了?”原来是太子李建成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玄成便是魏征的字。
    李建成本来是在书房等魏征回来汇报惩处李昊辰的情况,谁知道左等不见人,右等不见人,便吩咐侍卫出去打探一下,谁知道不打探还好,一打探才知道,魏征差点没把李昊辰打死。
    李建成听闻后,赶紧亲自过来查看一下。
    魏征见到太子来了便赶紧施礼说道:“参见太子殿下,殿下你怎么来了?”
    李建成看着趴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李浩辰,看着他那后背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光看着都让李建成觉得很疼。
    片刻后李建成转过头看向还跪在地上的魏征,不掩饰他的愤怒,冷哼一声道:“玄成,我本以为你办事干练,但不成想你却下如此狠手,你让我很失望!”说着一甩袖袍又说道:“我若不来,人还不得被你打死?”说着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魏征看见太子发火了,跪在地上,不知道如何向太子解释这件事情。
    “太……太子你来了,属下参……参见太子”也就在这个时候,李昊辰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