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0章 下马威

    李昊辰怀着绪,跟着魏征来到了军营之中,本来他想到军械库找身铠甲穿的,这样也正式一些,可惜由于他太胖了,根本就没有他合适的铠甲,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以后只能找工匠量身打造一件合身的铠甲了。
    将军铠甲是全覆盖的,小兵铠甲是只有前胸和后被两片甲片,中间是绳索链接,之前他做士卒的时候便没有这样的烦恼,此刻他要是再穿着士卒的铠甲出现,显然也是不合适的。
    太子东宫左卫率,有五个军府,每个军府有一千人,总共兵力为五千人,设卫率一人,副率两人,均为正四品上军职。
    李昊辰心中记着这些史书内容,想着他的那两个副率,和他品级一样,恐怕并不会真正的服从他,恐怕会阳奉阴违,他心中此刻便在打算如何应对,事实证明确实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魏征早早的便通知左卫率的两个副率,说会带着新任命的左卫率上任,让那两位副率把士卒们集合到校场,等待新任命的左卫率检阅。
    虽然魏征提前通知了,但是当李昊辰和魏征到了校场后,发现只有零零散散的十几个士卒衣甲不整的坐在了地上,其他人根本一个都见不到,魏征陪着李昊辰上任,出现这种场面,让魏征感觉面上无光,十分尴尬,他对那几个坐在地上的那十几个士卒喝道:“你们两个副率在哪里?你们其他人呢?不是说好了在校场集合吗?”
    听见魏征的怒喝,那十几个士卒,根本都不搭理他,因为魏征是文臣对于士卒的威慑力有限,军队尚武,对于魏征这样的书生并没有什么敬畏之心,虽然魏征曾多次随军出征,但是毕竟没有过真正的冲锋陷阵,这些大头兵,骨子里是看不起魏征的。
    魏征见没有人答话,刚要大怒,就有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士卒对魏征说道:“张副率,王副率,正在帐中饮酒,其余兄弟们都被两位副率放假了,两位副率让我们在这迎接新来的左卫率,然后再带左卫率去见他们!”
    李昊辰先制止了要发火的魏征,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道:“果然如此,虽然知道这次上任可能会有些艰难,但是还真没想到自己刚来,就给了自己好大的一个下马威。还真的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此刻李昊辰心中也下了决心,一定要整治整治这两个狗眼看人低的副率。
    虽然心中已经判了两个副率的死刑,但是熟读历史的李昊辰也知道这此时左卫率这两个副率都是有身份背景的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
    张寒左卫率副率,山西大同人,高祖李渊起兵之时便相随,曾经在乱军之中救过太子李建成的性命,大唐建国后,因为军功,被提拔为太子东宫左卫率副率,为人勇猛,性格冲动,骁勇善战,乃是一员猛将,后死于玄武门兵变。
    李昊辰给他的定义便是一莽夫,虽然救过太子,但是为人性格过于冲动,冲锋陷阵有余,但是没有统帅能力。此种人只能打怕他,打服他,自然便没有问题了。
    王经,左卫率副率,太子宠妃王美人兄长,是太子外戚,原为王世充部将,后降唐,但是不受重用,后因为其妹妹入东宫为妃,被破格提拔为左卫率副率,此人虽为外戚,但为人颇具才华,善某好断,善于排兵布阵,精通战法谋略。不过有些恃才傲物,心中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后与张寒一同战死在玄武门。
    李昊辰给他的定义是,虽有统帅能力,但无统帅之胸襟,为人过于刚愎自用,若以此人为将,日久必出大祸。此种人要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他最强的方面战胜他,他自然便会服气,便也不足为虑。
    李昊辰想着这二人的情况,心中稍稍琢磨了一下,便有了对策,对那个刚才答魏征话,稍微有些年长的的士卒,说道:“我便是太子新任命的,左卫率,忠武将军李昊辰!你们要等的人就是我,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们便散了吧,你现在带我去找张副率和王副率!”
    那个士卒,一听李昊辰是新任命的左卫率,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新来的左卫率,并没有什么背景,听说好像早先就是一个小兵,但是此刻他毕竟是这只军队的最高指挥官,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士卒可以得罪起的,连声应是,便带着李昊辰和魏征,来到了中军大帐。
    走到大帐前方李昊辰便示意那个士卒可以先退下了,一会便是他和里面的两个副率交锋,正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无论一会结果如何,都不是一个小小的士卒的能够参与的,为了避免这个士卒被牵连,所以李昊辰便让他走了,士卒心中明白这个道理,感激的看了李昊辰一眼,便匆匆离去,生怕李昊辰反悔。
    魏征因为气愤,就要掀开帐帘直接进入,被李昊辰拦住,同时他还向魏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李昊辰在帐外便听见里面的声音肆无忌惮的传了出来,便知道两个人喝的差不多了,。
    “张大哥,你说太子殿下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一个寸功未立的小兵当左卫率,你我兄弟以后都要听命于他,兄弟还好说,但是张大哥你是太祖的从龙之臣,这大唐的建立,你是撒过鲜血的,你还是太子殿下的救命恩人呢,兄弟真的是替你不值!”李昊辰闻言,便知道说话的这个人便是他的副率之一的王经,没想到这个人挑不离间也是个好手,这家伙这番话,明显的就是明明他心中不服气,却让张寒来试探他,真真的是好算计。
    里面传来了一个瓮声瓮气的人说道:“那个狗屁的左卫率,他若敢来军营,老子左一拳,右一拳,便把他打的满地找牙,让他滚出左卫率的军营!哼!来兄弟接着喝,我今天料定,那小子是不敢来找咱们的,不用管他!”听声音便知道,这人是个大老粗,没什么文化,不过这种人,胜在你若制服他,他便会忠心于你。
    对于这两位副率,李昊辰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掀开帐帘,便走进去说道:“两位副率。你们这么不待见本率,今天本率上任的日子,你们就公然在中军大帐中饮酒,当本率不存在也就罢了,难道真当军法治不了你俩的罪吗?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下,我便是太子刚刚任命的,左卫率,忠武将军,李昊辰!”李昊辰带着笑意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