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5章 公审二率

    李昊辰见陷阵营士卒,押下去了王经,在校场之中大喝一声道:“左卫率列阵,点兵!”
    由于刚才李昊辰的表现,折服了现在观战的五千左卫率士卒,他们齐声应是,声音震天,然后迅速集结。
    李昊辰早就吩咐人在校场点将台摆好了桌案和一把椅子,李昊辰走上点将台,坐在椅子上,开口道:“众将士,本率受太子所托,掌管左卫率,本率上任之日,左卫率副率张寒、王经,竟然公然在军中大帐饮酒,影响极其恶劣,严重违法军纪,本率今天就当着众将士的面,当众对二人违反军纪行为进行公开审判!”说道这李昊辰提高声音喝道:“来人,带违反军纪的左卫率副率张寒、王经!’”
    李昊辰刚刚说完了,就有两个士卒分别带着五花大绑的两人来到了点将台下。
    王经见到点将台上高坐的李昊辰,双腿一软便跪倒在地上,而反观张寒确是立而不跪,看了一眼点将台上的李昊辰,还冷哼一声,态度是极其的不满。
    张寒身后的小卒大喝一声:“见了左卫率还不跪下?跪下!”
    张寒闻言再次冷哼一声,看向小卒啐了一口,喝道:“老子凭什么要跪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老子不跪,要杀便杀,要剐便剐!老子要是皱一皱眉头,老子就不叫张寒,还有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和老子这样说话!哼!”
    “啪!”一声翠响,小卒甩手就给了张寒一耳光,然后一脚便踹到了他。接着那小卒喝道:“左卫率说了,碰见你这种嘴巴不干净的人,就扇他丫的!我是什么身份不重要,但是你现在不过是一个阶下囚,我们左卫率的手下败将!你和我耍什么横?”这小卒前天还只是一个火头军,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前景,但是通过三天被左卫率地狱式训练折磨后,他战胜了军中最精锐的重甲骑,心中此刻也是傲气的很,同时张寒还骂了他心中如同神一般的左卫率,小卒哪里能够放过张寒!对于小卒来说打张寒都是轻的,如果不是左卫率要审问张寒,小卒会毫不犹豫的抽出佩刀,直接一刀结果了张寒。
    李昊辰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厉声喝道:“你二人,可知罪?”
    王经畏畏缩缩的道:“属下知罪,属下知罪了,还请左卫率,看在王美人的份上,饶恕属下这一次,属下再也不敢了!”说着王经连连磕头如捣蒜,生怕李昊辰杀了他,以正军法。
    看着王经如此表现,同样跪在地上的张寒,冷声喝道:“大丈夫死则死矣,何故摇尾乞怜?李昊辰你这个黄口小儿,老子就是不服你,你杀了老子,老子也是不服!”张寒的话刚刚说完,就又被身后的士卒,狠狠的抽了十几个耳光,那士卒嘴中还念念有词道:“让你骂人,让你骂人,你还骂不骂人了?”要不是李昊辰出言阻止,估计这个士卒会把张寒抽死。
    此刻的张寒,也被打的不敢多说一句话,他也怂了,他害怕的不是被打死,害怕的是如此屈辱的死去,被一个士卒抽耳光抽死,想想都觉得委屈,张寒现在那高高肿起来的脸,此刻看上去就如同猪头一样,那士卒虽然停手了,李昊辰却开口道:“张寒,本率最恨的就是你到处自称老子,第一次的时候,本率就告诉你了,你今天既已被擒,你还有什么不服,难道你想耍赖不成?”
    张寒闻言此刻也不敢顶嘴道:“老……我这是口头禅不是骂人!既然输了,我自然愿赌服输,岂能耍赖!左卫率要杀要剐,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李昊辰闻言哈哈笑道:“既然愿赌服输,那么我且问你,军帐饮酒,该当何罪?”
    张寒是老行伍出身,自然对军法倒背如流,他张口便道:“轻者杖责四十,重者斩首!”
    还没等李昊辰说话,旁边的王经闻言大惊,慌慌张张的道:“左卫率,都是张寒蛊惑属下,说不满意您当左卫率,说给您个下马威,属下一时糊涂,还请左卫率原谅,不要刑罚属下!”
    李昊辰看着王经这样子,就想起来当时他那个年代,某次东瀛小国入侵华夏,有一些华夏人就投降成了东瀛人的走狗,此刻王经的表情,就和他们一样,对于一个熟读历史的年轻人,李昊辰是非常痛恨当年那些东瀛人的走狗,对于和他们是一类人的王经,李昊辰此刻是真的一丁点的好感也没有,若不是这个人留着还有些用处,李昊辰此刻便想把他直接斩首示众!
    由于厌恶,李昊辰此刻看都不愿意再看王经一眼,而是看向了张寒说道:“张寒,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李昊辰此刻的表情就像是已经被王经蛊惑了一般,所有的愤怒似乎都要撒在张寒身上。
    张寒因为那个士卒的一顿耳光,以及他确实败在了李昊辰手中,此刻的他也想明白了,回答道:“张寒无话可说,左卫率初被任命,属下确实不服气,不过今日虽然左卫率用巧,胜了属下,但是胜了便是胜了,如果是真的两军交战,此刻属下早已经是身首异处了,属下服气!属下自认为算是光明磊落,做了便是做了,不像有些小人,做了不敢承认,哼!”说着张寒眼神极其不屑的看了王经一眼,接着道:“如果左卫率愿意!属下自今日之后单凭驱使,绝无二心!如左卫率想要张某这颗人头,今日我也心甘情愿的送上,绝无怨言!”说着张寒眼神此刻坚定的看着李昊辰。等待李昊辰的宣判。
    李昊辰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哈哈笑道:“张寒将军,果然是真男儿,本率不杀你,留着你这颗头,为太子,为大唐建功立业!你可愿意?”
    张寒没想到李昊辰如此宽宏大量,直接便要放了他,他心中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又对李昊辰的胸襟感到敬佩,眼眶因为激动有些泛红的说道:“属下愿意!”张寒的话刚说完,李昊辰便下令给张寒松绑。
    然后转头看向王经道:“你呢?”
    王经是个精明的人,此刻也知道了李昊辰要的是什么,便说道:“属下也知道错了,以后也单凭左卫率驱使,绝无二心!”
    王经的话说完,李昊辰犹豫了一下,便说道:“松绑!”
    看着两人还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并没有动。李昊辰又说道:“念你二人,是初犯,这次便你二人触犯军法,便各自杖责四十,你二人可服气?”
    张寒闻言先开口说道:“属下服气!”王经本来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着张寒这么说便也只能咬着牙说道:“属下也服气!”
    李昊辰这时站起身喝道:“张、王二位副率,军帐饮酒触犯军法,今日本率宣布,各自杖责四十,以儆效尤,尔等当引以为戒!”众士卒早已经被李昊辰这一套的手腕所折服,齐声应是。
    李昊辰到达左卫率的第四天,便控制了左卫率,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实权太子东宫左卫率!
    后人有诗云:
    二十三岁初掌权,副率逞凶前途艰。
    四日之内破诡计,一战便把雄才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