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26章 太子来临

    李昊辰当着全军的面,监督完两个副率的四十军棍行刑后,刚要点兵,分组进行陷阵营的训练,在这个时候,一个明亮而不失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昊辰,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打得好,任何人触犯军法,都要依法行事!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满意!”随着话音,李建成在前身后带着魏征走了过来。满脸笑意的看着他,李昊辰一开始被李建成任命,其实李建成只是觉得他人品信得过,才让他掌管左卫率,这样稳妥的人成为护卫军首领,比一个高武力值的人更加靠谱。就如同三国时期的吕布便是一个高武力值的人,他是董卓的护卫,结果最后却把武器刺入了董卓的身体,这样前朝的例子数不胜数。李建成深感引以为戒,所以当时李建成大胆启用了他,看似是非常随意,其实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启用了他之后,李建成对于他在皇宫的表现非常满意,早已经心中把他当成了心腹,毕竟李昊辰当时的做法,已经把秦王得罪的死死的了,但是这样的人确是李建成觉得最放心的人,因为这样的人无论如何是不会投靠秦王的,也不敢投靠秦王。
    李建成的出现,是因为听魏征说了,他来到军营后所发生的前前后后的事情,便知道今日是他和两位副率的比试,初听到这个消息,李建成和魏征一样的感叹,觉得他还是年轻,这件事处理上,是有些冲动了,本来李建成想第一时间就阻止这次比武的,但是转念一想,也想看看他,实打实的本事,因此便今日早早的就藏身于军中,全程观看了他的这两场赌约,以及公审二率。
    他今天的表现,就让李建成对他更加的认可了,此刻李建成心中对于当初大胆启用他的决定,现在是非常满意。
    李昊辰见到太子来了,赶紧向前施礼道:“末将,左卫率李昊辰参见太子殿下,末将不知道殿下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校场之中的五千士卒,也跟着李昊辰全部跪倒在地上,齐声道:“参见太子殿下!”
    李建成微笑道:“昊辰啊!你并不知道我会来,何罪之有?快快起来吧!众将士也起来吧!”
    李昊辰同五千士卒一同道:“谢太子殿下!”说罢站起身来。
    李建成看见他站起身来,便说道:“昊辰啊!不让我去你大帐之中看看吗?”
    李昊辰闻言便知道,李建成这是有话要对他讲,便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太子乃是国之储君,哪有去不得的道理!太子请!”说着完了他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在前面带路,同时他让五千士卒先解散,等他回来后,在进行分组的训练。
    到了军中大帐,李建成坐在中间的主位上,对站在原地的李昊辰说道:“昊辰啊!我说过你是我的福将,没想到,你还是位勇将,更是位谋将,你可真的是给了我太多惊喜了!”
    他听见李建成的话后,连忙说道:“太子殿下过誉了!末将全是仰仗着太子,才有今日的成就,实在当不起太子如此的夸赞!”
    李建成哈哈笑道:“你个昊辰啊,没想到你身材圆润,做人也是很圆润啊!如果仰仗我,便可以单挑打服张寒这个倔人,那我不成了神仙了吗?你休要耍滑头,正所谓能者多劳,你一会便去牢中提审尉迟恭,这个事需要尽早决断了!”
    李昊辰一听李建成的话,心中一惊,这可是个烫手的活,稍有不慎,可能都会吧他搭进去,因此他连忙问道:“太子殿下,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呢?”
    李昊辰不知道李建成的意思,所以赶紧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以免他会错了意,把自己搭进去。
    李建成一听他的话便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微笑的对他说道:“昊辰啊!你不用猜疑我,我对你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尉迟恭乃是当世的猛将,如果能够加入我们对我们绝对是一大助力!当然如果他冥顽不灵,我也不想让他再回到世民的阵营之中,再来对付我们,现在你可明白了?”
    李建成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他怎么能听不明白,李建成的意思就是,如果尉迟恭能够投降那最好,如果不能投降便干掉他!
    李昊辰知道了李建成的心意,也就敢放开手脚的去审问尉迟恭了,不过,这一折腾就已经是午后了,和李建成说他明天去牢房提审尉迟恭,今天先把左卫率训练的事情,交代下去。
    李健成点头同意,便带着魏征离开了军营,走的时候让他明日审讯完了尉迟恭,第一时间汇报情况。
    转过天的第二日,李昊辰很早的便起床了,吃过东西,在校场练习了半个时辰的《无双戟法》,并叫来了张寒,张寒昨日被刑罚四十军棍,此刻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异,在校场中见到李昊辰,便要给他施礼,李昊辰连忙扶起来张寒道:“张副率,身上有伤,不可行此大礼!本率今天就想问问你,你被打这四十军棍,会不会记恨本率!”
    张寒闻言连忙说道:“末将不敢!末将知道触犯军法,这四十军棍已经是您对末将从轻处罚了,末将心里只有感就此翻篇。如果你能配合我训练好左卫率,我向你保证,最多不出半年,现在我的位置就是你的!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和期望!”
    张寒被他的这段话感动的不行,一是他给张寒的信任,二是给张寒的权力,他并没有因为前面的种种事情而剥夺张寒的权力,而是继续让张寒训练左卫率,第三他又许诺给张寒左卫率的位置,这一下子就让张寒彻底的对他,从此以后,誓死追随!
    其实陷阵营的训练,应该交由王经来做更合适,因为王经精通战阵,但是他不喜欢王经,也不相信王经,所以只能把训练交给张寒了。
    想着有自己留给张寒的训练手册,训练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他嘱咐了几句张寒,便出了大营直奔监牢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