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39章 李渊的态度

    李世民被擒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奔着太极殿而去。而在太极殿中的李渊,早就知道了这场闹剧,此刻的心中如同五味瓶一般,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一行人分别是,忠武将军李昊辰,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齐王护卫副将薛万彻,还有被五花大绑的李世民。
    通过内侍的通传,几人便进入了大殿,李渊高坐在御案之上表现的十分迷茫,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李世民,疑惑的看向了李建成问道:“建成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昊辰心中暗暗的道:“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李渊父子全是演技派!
    都打到你家门口了,你还什么都不知道?打死李昊辰,李昊辰也不相信李渊会是这么个糊涂皇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大唐的建立完全就是个笑话!”李昊辰心中明白,李渊恐怕又要和稀泥了,在亲情和皇权上的处理方式,李建成和李渊实在是太像了,这也就难怪历史上李世民能够登上皇位,李世民可就把亲情看的比较淡薄,在其心中只有那无上的权利。
    李元吉是个急脾气,不等李建成说话,他就先开口说道:“父皇!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外面发生这么大的事你……”
    “放肆!你还知道朕是你的父皇?恩?”李元吉话刚说一般,李渊就暴怒,拍案而起,直接打断了李元吉的话。
    李昊辰心中暗道:“这也就是李元吉敢说吧!换个人,估计早就被李渊直接斩了!这李元吉也真的是胆大的很,什么都敢说!”
    李元吉被李渊这么一呵斥,也知道是说错话了,李元吉只是狂妄,并不是真的傻,看见李渊生气,顿时也不敢再张牙舞爪,老老实实的道:“父皇,儿臣也是着急,一时口误,事情是这样的,李世民这厮……多亏了忠武将军,早有防备!设下了天罗地网,否则,大哥和儿臣便死在此獠之手了!再也见不到父皇了!”
    李渊闻言看向了李世民道:“世民元吉说的可是真的?”
    李世民直接跪倒在地上,眼中泪水涌出道:“孩儿一时糊涂,还请父皇惩罚!”
    李昊辰才不相信李世民是真的知道错了呢!心中想着:“这李世民这泪腺是不是自己能够控制?说哭就能哭出来!还真的是厉害!”
    李渊表现的非常愤怒,上前一脚便踢倒了李世民大怒道:“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无君无父,无兄弟情谊的畜生!你从小学的纲常人伦,圣人之道都学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你,你,你真真的是气死朕了!”
    虽然李渊表现的很愤怒,但是李昊辰心中知道,李世民今天肯定死不了,如果李渊想要杀李世民的话,现在根本就不会和他废话。
    之所以现在表现的这么愤怒,甚至打了李世民,其实不过是给所有人一个交代而已。
    李世民被李渊踢到了后,被五花大绑,他也起不来,就这么趴在地上,痛哭失声,边哭边说道:“儿臣知错了,儿臣一时糊涂!儿臣是被那猪油蒙了心。儿臣罪该万死!”说着李世民便用自己的头狠狠的撞击地面,片刻后头上就撞出一个口子来,鲜血从创口,汩汩的流了出来。
    李昊辰发现李渊嘴角抽动了一下,显然是心疼了,想要阻止李世民自残的行为。
    不过李渊并没有开口而是又狠狠地踹了李世民一脚道:“男子汉大丈夫,知错能改,便是大善,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你还是朕的儿子吗?你给我起来好好的用你下半生忏悔吧!”说着李渊便看向了李建成道:“建成啊,你是太子,是国家的储君,也是未来大唐的皇帝,朕老了,没有精力了,这件事你来处理吧!”
    李渊这一下子便把此事定了调子,李渊对李建成说的话意思就是,不能杀李世民,其余的你做主看着办!
    当然李渊怕不杀李世民,会让李建成不满意他的处理,主要是怕包含齐王在内的,以及朝堂上倾向于太子的那些文臣们不满意,所以定了调子后,李渊便把处理权利交给李建成。这样就能让所有人闭嘴。
    李建成哪里能够不知道李渊的意图,虽然心中觉得李渊这么处理有些偏袒李世民,但是这恰好也是李建成心中的想法。
    因此李建成也没有计较什么,李建成应下了李渊的命令,便对着李渊说道:“二弟,肯定是受到了别人的蛊惑,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父皇不要生气,保重龙体啊!建成认为应该肃清世民身边这些奸佞之臣,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请父皇下旨捉拿尉迟恭、程咬金,儿臣已经查明,就是这二人蛊惑的世民,请父皇下旨!”李建成虽然是不忍心伤害李世民,但是对别人,可就没有那么的好心了,李建成此举是为了剪除李世民羽翼,这些人都在支持李世民,这对李建成来说都是个威胁,以免后续再惹出什么乱子,李建成便想着借此除掉这二人。
    李渊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准奏,朕这就下旨,诛杀此二人!”
    李昊辰暗暗叹了一口气,李建成的算计虽然好,但是这二人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到了秦王的封地,恐怕在想抓住这二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而且这个程咬金本就是绿林出身,再回到绿林躲上一阵子,肯定也是无从查起。李建成的这一算计,在李昊辰看来,恐怕是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李渊同意了李建成的请求后,便又慈祥的看着李建成道:“建成啊!世民你准备怎么处置啊?”
    李建成知道李渊想要什么答案,缓缓的道:“父皇,世民不过是一时间糊涂,我看就让世民在自己封地反省己罪吧!父皇意下如何?”
    李渊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可,世民犯下如此重罪,你却如此轻罚,朕知道你心中重视手足之义,但是世民触犯的毕竟不只是家法,还有国法,如此惩处不合适!朕必须得给你一个交代,也得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李建成有些不懂李渊的意思了,李渊明明就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解决了此事,这个李建成是看的出来的。但是现在又否定了他的说法,所以李建成现在有些疑惑的道:“那父皇的意思是?”
    李渊叹了一口气道:“消爵、罢官、终生禁足!如此重罪留一命已经是你的宽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