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46章 黑店

    李昊辰离开了院子,便想着先找一个住的地方,军营他现在是回不去了,为了掩人耳目,李昊辰没有再长安的主街上寻找住处,而是找了一处相对比较偏僻的客栈,客栈的名字比较俗气,叫孔方客栈,李昊辰看着招牌,暗自的摇了摇头心中道,这孔方不就钱吗?虽然有些俗气,但好在僻静,随即他讪讪的一笑,便走进了客栈之中。
    进了客栈,李昊辰和小二要了一个上房,两个小菜,一碗米饭,一壶茶水,告诉小二送到房间之中,他便先进了房间等着。
    大概一刻钟的样子,小二便送上了食物,这些日子李昊辰在监牢之中,吃的并不是特别好,一开始李元吉刚刚来过还好,牢头不敢得罪他,顿顿有酒有肉,后来圣旨下来,判了他斩首之刑,牢头就开始对他不冷不淡的了,酒肉也没有了,顿顿都是青菜馒头,吃的李昊辰嘴巴都淡了,像他一向都是无肉不欢的主,这么多天没有肉真的是比杀了他都让他难受。
    这不小二刚刚上来了,色香味俱全的肉菜,让他顿时就顾不上小二还在房间之中,便风卷残云的就开始吃了起来,边吃还边砸吧着嘴夸这个菜做的好吃。
    李昊辰扒饭的时候,一抬头猛地看见,那小二脸上漏出戏谑的表情,看见他看着,那小二也没有一丝收敛的意思,反而很大胆的说道:“客官,好吃就多吃点,一会上路,做个饱死鬼,下辈子投胎,住店记得看清楚了!”
    李昊辰闻言大惊四色,他明白这是中招了,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底细,他战起身,刚想质问小二,脚步却虚晃发软,头疼欲裂,一屁股就又坐在了凳子上,因为体型庞大,猛的一坐,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砸翻了板凳踢翻了桌子,顿时屋子里面一片狼藉。
    “这尼玛是家黑店!”这是李昊辰失去意识前,心中的最后一个声音。
    小二看着李昊辰摔倒晕厥,无奈的摇头叹息道:“真是没用,这就麻翻了!”看着一地的狼藉,气的小二狠狠的踹了李昊辰几脚道:“要死都不让人省心,害得我还得收拾!打翻了这么多瓶瓶罐罐也不知道一会当家的会不会惩罚我!”想着这些,小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拖开了李昊辰,顾不得气喘吁吁,赶紧打扫了起来。心中想着:“这身肥膘,估计够大黄和二黑吃几天的了!”这小二所想的大黄和二黑便是这家客栈掌柜,也就是他们当家的,所养的两只猎犬。
    这家客栈本就是一家黑店,靠着打劫来往客商发横财,虽然是在长安城中,但是由于他们做事极为的隐秘,而且来往之人,在这居住的也都是过路之人,并不是本地人,还有一些便是做见不得光买卖的商人。即使是突然失踪,也没有人找上门来,一晃这家客栈已经在这条街上开了三年多了。
    小二错把李昊辰当成了过往的商人,李昊辰也不知这是黑店,便着了道,这事也不能怪小二,谁叫李昊辰一来叫要上房,并且点了价格不菲的菜品,又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小二自然就把他当成了赶路的有钱人。
    李昊辰要上房,并不是想要享受,只是只有上房才相对独立和安静,他此次行动非常保密,不能走漏一点风声,让人有机可乘,点好菜确实是他在牢里面受够了。至于风尘仆仆的样子,这个得怪李渊,谁让李渊找的那个宅院过于偏僻,他赶了一段路才找到这家客栈,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李昊辰再次清醒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他只知道他被绑着,动弹不得,眼睛也被蒙着,看不清四周,只能听见旁边有磨刀的声音,口中被棉布堵着也发不出来一点声音。
    醒来的李昊辰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他剧烈的挣扎企图挣脱绳索,因为用力,嘴中发出嗯嗯的声音,此刻被堵着嘴,他现在也发布出来别的声音。
    “别挣扎了,我这秘制的捆仙索,即便你是大罗神仙也挣不脱,还是省着点力气留着上路吧!”李昊辰耳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听声音,这个男人应该是个孔武有力的壮年人。
    李昊辰才不相信他说的话,反而更加用力的挣脱,不过这个绳索还真的是有些厉害,李昊辰还真的就是怎么的也挣不断。由于过于用力,脑门上已经有汗珠滚落,片刻后,李昊辰就没有力气了,放弃了挣脱。这是第一次李昊辰觉得太胖了,是个负担。
    “没力气了?太不中用了?你也不用害怕,我下手比较快,肯定让你感受不到一丝痛苦,便可以结束生命!放心好了!”刚才说话的那个壮汉又开口说话了,像是对李昊辰说的,也像是自言自语。自始至终那磨刀声从未停止过。
    李昊辰此刻有些后悔了,这一刻他才知道世道险恶,也是第一次让他有些怀念他那个前世的世界,起码在那个世界,绝对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做这样伤天害理,草菅人命的事情,因为谁要那样做,肯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李昊辰知道不出意外他的生命可能就会停止在今天,虽然他又有太多的不甘心,但是此刻这些仿佛也都没有了意义。
    “二子,我让你招子方亮一点,你是不是瞎了你的狗眼了?”门口又传来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掌柜的,当家的,我哪里知道啊,我看他风尘仆仆,又出手阔绰,同时背的行囊也是鼓鼓的,我以为是个过路的商人,所以……当家的你可得救救我啊!”李昊辰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一听便听出来这个人便是刚才麻翻了他的那个店小二。
    “咳咳,赶紧带我去看看,人在哪里?如果真的是恩公,你就自行了断,给他请罪吧!”外面又传出了一个老人的声音,李昊辰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见过,只是说话的声音比较低,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分辨出来。
    “吱嘎!”一声推开门的声音,李昊辰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见“咣当咣当!”连续几声跪倒在地的声音,然后那个苍老一点的声音,有些激动的颤颤巍巍的道:“恩……昊辰真的是你?”随后李昊辰又听见一声:“当啷啷!”刀掉在了地上的声音,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的磨刀声,就此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