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56章 二子之死

    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样的,牢头拿到了李昊辰给的报信木棍,丝毫不敢耽搁,连忙赶去了齐王府。
    李元吉虽然性格冲动,但他并不笨,只是略微一琢磨便知道李昊辰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同时也只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不敢耽搁。连忙赶去了吕铁他们所在的那个客栈,李昊辰在回到大理寺监牢之前,便把他在外面这一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全部都告诉了李元吉。因此李元吉自然知道那个客栈所在的位置。而那个客栈的奇门玄阵,早在李昊辰走后便撤掉了,李元吉很顺利的便进入到了客栈之中,李元吉到了客栈后,便说明了来意后,吕铁、吕钢、吕铜三人,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但是几人对于二子该如何处理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吕铁和吕铜建议藏起来二子不让他出面便可以,而吕钢和李元吉是认为,这种人留着早晚是个祸害,直接杀了以绝后患。
    就在几个人正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声有些冰冷的声音道:“你们不用讨论了,我认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什么不让二子指认长孙无忌所犯的罪行?”原来是吕娉婷来了。
    众人听着吕娉婷的话后,皆是眼前一亮,谁都知道这是个好提议,但是应该如何才能做到呢,说服二子,那显然是不可行的,这个人反复无常实在太难以把控,这是几人都知道的。李元吉是个急脾气,直接便问道:“姑娘你有什么办法?”
    吕娉婷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道:“简单,美人计!”
    几人一听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简单说就是色诱,吕铁作为父亲当然不希望女儿这么做,但是他骨子里面那种忠诚的思想,让他权衡利弊后,只是摇了摇头叹息了一下,并没有阻止吕娉婷。
    而李元吉听了吕娉婷的话后,有些疑惑,他看了吕娉婷一眼,心中暗道这个姑娘漂亮倒是真漂亮,但是这也太冷了一些,这样的人使用美人计能行吗?吕铁看出了李元吉心中的疑惑,便把吕娉婷的能力介绍了一下。
    李元吉心道,原来如此!同时对着吕娉婷一抱拳道:“姑娘如此高义,元吉佩服!”李元吉是真的很佩服这个姑娘的胸襟,毕竟美人计即使不用真的献身,那耳鬓厮磨也是少不了的,对于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来说,那真的是一个很大的付出。
    谁知吕娉婷根本就不领李元吉的情,冷冷的道:“佩服就不必了!告诉那个死胖子,他欠我一个人情,让他想想如何补偿我!哼!”
    吕娉婷的冷言冷语和不领情,完全让李元吉陷入了尴尬,发怒不是因为大家都是同心协力一个阵营的,他虽然莽撞,但还不是是非不分,如果是他现在不生气那也是假的,如此无视他,真教他难以忍受。
    吕铁看见这情景,他可是知道李元吉是谁,那可是堂堂的齐王,他们这种小人物可是得罪不起的,连忙对李元吉解释道:“齐王殿下,小女平日里被老朽惯坏了,还请齐王,大人大量,莫要见怪!”
    李元吉看着有台阶下,打个哈哈哈道:“哪里哪里,姑娘如此高义,本王又怎么会怪罪,姑娘的话本王一定给你带到。”
    几人商定后,便等待这吕娉婷的消息。
    二子最近是吉星高照,不但是发了横财,今日还有美女上门主动的投怀送抱,来的女人正是吕娉婷。二子虽然曾经是吕铜的手下,但是他还真的没有在客栈之中,见过深入浅出的吕娉婷。
    吕娉婷一进了二子的屋便对着二子魅惑的一笑道:“哥哥,奴家好寂寞啊,哥哥你能陪陪奴家吗?”
    二子看着吕娉婷那婀娜的身材,妩媚的脸庞,勾魂的双银,听着那让人发软的声音,顿时二子就觉得小腹发热,控制不了自己,瞬间就色心大起,,吕娉婷知道火候到了,便说道:“你立个字据,奴家便信你,马上替你宽衣解带!我说你写可好?”
    二子现在神志已经被迷惑的有些不清醒了,连忙道:“好,好,你说,你快说,我现在就写!”
    片刻后,便有了那封遗书。期间二子也对这上面所写的东西产生了怀疑,但是当吕娉婷直接用她那纤纤玉指点了一下二子的头道:“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奴家了?快写嘛!奴家都等不及了”说着还扭动了一下她那小蛮腰。
    二子脑海之中瞬间就一片空白,再也没有理智,剩下的全是男人的本能和欲望,他按着吕娉婷说的内容写完了之后,马上就迫不及待的便扑向了吕娉婷,谁知吕娉婷又是一个躲闪,闪开了二子,二子此刻已经有些愤怒了,他甚至想要直接打晕吕娉婷。
    吕娉婷又是妩媚的一笑说道:“哥哥,我这有个绳索,算命先生曾说过,谁能够把头伸进绳索,再收回去便是我的真命天子,哥哥你来试一试,你如果能够把头伸进来,再收回去,奴家便随了哥哥的愿,任凭哥哥施为。”
    二子迷离的双眼看着那个套索空隙很大,便直接把脑袋伸进了绳索,就这在时候,吕娉婷突然收紧绳索,并且把绳索的另一头甩过房梁,迅速的在用力的向下一拉绳索的另一头,直接便把二子吊在了房梁之上。二子只是挣扎了片刻,便没了呼吸,吕娉婷随即恢复了她那副冰冷的神情,很是厌恶的看了二子的尸体一眼,拿出随身的手绢,擦了擦刚才触碰道二子头的那根手指,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二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上门的这个女人送的不是温暖的怀抱,而是送终,可怜二子还在他那春秋美梦之中,便已经魂断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