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57章 宣判

    当然对于二子的死,李昊辰是后来出狱后才知道经过的,初闻这件事情,李昊辰也是唏嘘不已,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话说在大理寺的公堂之上,长孙无忌无话可说,大理寺卿便高声宣判道:“长孙无忌在长安指使二子散播谣言,蛊惑民心在前,后诬陷他人,且涉及皇族,为了掩饰其罪行逼死二子,证据充足,其犯罪事实成立,待本官禀告圣上之后,再行定罪。李昊辰与本案无关,仍然发回大理寺监牢,等待圣上定夺!”
    大理寺卿宣判完毕后,李昊辰和长孙无忌便都被带回大牢之中。长孙无忌此刻已经面如死灰,他已经知道他即将面临的是什么。而李昊辰则是最近紧张的心,终于可以松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又成功的躲过了一次生死劫难。
    不知道是说大理寺卿的效率高,还是说李渊决断果决,审判是午时结束的,还尚未到申时,宫中内侍便带来了圣旨,那内侍高呼道:“圣旨下,李昊辰,长孙无忌接旨!”两人连忙拜倒在地。
    那内侍见两人跪好后,便还是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孙无忌屡受皇恩,不思回报,却散布谣言,蛊惑民心,构陷同僚,诽谤皇族,罔顾人命,为自保而杀人灭口,其行为令人发指,人神共愤,朕心甚寒!长孙无忌之心思如蛇蝎,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能安群臣之心,不杀不以明律法,特判长孙无忌三日后于长安北门外斩首示众,暴尸三日!以儆效尤!
    李昊辰,朕之股肱之臣,明是非,知礼数,实乃是我大唐的栋梁之才,有此贤臣相助,朕心甚慰!然因长孙无忌之过,贤臣冤枉入狱,乃是朕失查之责!朕深感不安,现立刻释放李昊辰,于太极宫见驾!钦此!”
    内侍宣读完圣旨就见长孙无忌已经瘫软到地上了,李昊辰说了句领旨谢恩后,便起了身。那内侍道:“李将军,陛下还在宫中等您,您看你现在是不是就随我进宫啊?”
    李昊辰整理了下衣裳道:“公公,这将军之称实在不敢当,陛下已经革去我的官职,且圣旨之中并没有恢复之意。”李昊辰一次入狱,让他不得不更加小心行事,以免落人话柄。
    那内侍微微一笑道:“陛下如此宠信李大人,李大人复职只是早晚之事!”虽然内侍嘴上这么说,但是称呼上也偷偷的换了,内侍都是伺候皇帝人,一言一行更是极为谨慎,他刚才是口误也怕别人抓住话柄。
    李昊辰闻言也没有和这内侍有什么过多的交流,而是微微点头,准备随这个内侍进宫见皇帝李渊。
    就在李昊辰刚刚出了牢房的大门,长孙无忌便叫住了他,那内侍刚要呵斥长孙无忌,却被李昊辰阻止了,他言道:“公公请外面少适休息,我去去便来!”虽然内侍有些不情愿,但也知道李昊辰现在是皇帝重视的人,便点了点头,说了句,李大人还请快些,陛下还在等着您,便出了牢房。
    因为之前两人,都是皇帝重视的犯人,所以这一面的监牢之中便只关押了两人,这内侍一出去,牢房之中便只剩下了李昊辰和长孙无忌。
    李昊辰先开口道:“长孙大人,叫住我,不知道有何见教啊?”
    长孙无忌叹了一口气道:“我自认是精于算计,没想到却屡次败于你之手,前次玄武门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我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输?我心知命不久矣,还请不吝赐教,让无忌死个明白!”
    李昊辰略微一琢磨便说道:“我没什么太多可说的,只能告诉你,存正心,行正道,仁者无敌!”李昊辰的意思其实就是说长孙无忌心思不正,所以失败。
    长孙无忌反复的琢磨这句话,然后道:“世间万事皆是谋划,只有谁的计策高明,哪有你说的这些,你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请求,真乃天亡秦王,居然让太子阵营多了你,不然此刻秦王早已继承太子位。”
    李昊辰见长孙无忌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意思,也便不再和他说了,李昊辰最后冷冷的留下了一句话便走了:“不是天要亡李世民,而是李世民必亡,长幼有序,尊卑有长,以二子身份,妄图杀嫡自立,即便成功恐天道也不允,必然折其阳寿!你和李世民有今日的下场,看似偶然,实则必然!非是我李昊辰的能力所致,而是你们咎由自取,你好自为之吧!想你的时间不多了,真应该好好反省下自己了!”
    李昊辰毫不犹豫的走了,留下长孙无忌对着他的背影,疯狂咆哮道:“我不服!李昊辰我不服!即使死,我做鬼也要和你斗到底!”不过此刻回应长孙无忌的只有牢房之中重重的回音。
    李昊辰出了牢门,便见到了还有两人和内侍同时在一起。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子李建成和太子洗马魏征,李昊辰想想与这二人也有近两个月没有见面了。
    太子李建成先开口道:“你入狱后不久,父皇便让我出潼关和魏先生一起,去接待高丽使臣,谁承想这一去便是近两个月。我和魏先生回来才知道长安城中,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昊辰你受苦了,我今日和魏先生来大理寺监牢亲自接你出狱,以表歉意。”
    李昊辰听着李建成的话,连忙说道:“太子殿下,你言重了!昊辰没事!只是一些小麻烦,您看这不已经解决了吗?至于歉意昊辰实不敢担!臣为君分忧是分内之事,臣让君心忧,乃是臣之责,万望殿下不要忧心,一切已经过去了!”
    李建成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心中是有感动的,其实李建成去接高丽使臣不假,但是确实也没有去两月之久,而是仅仅半个月而已。可回来的时候谣言已经不可控制铺天盖地,他想要帮助李昊辰却不知道从何下手,所以他一直也没有敢见李昊辰是因为有些愧疚,但李昊辰并没有怪他,反而开解他,这让他真的是很感动。
    魏征和太子是一样的心里,再说他位卑言轻,根本也进不了这大理寺的监牢。此刻听见李昊辰这么说,心中也顿时好受了一些。
    说话间,几人便有说有笑的便随着那内侍,一同前往皇宫,去见皇帝李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