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59章 监斩

    武德九年八月初三,时值秋收的季节,长安城中并没有因为再有不到半个月便是中秋佳节,而感到喜悦和欢笑声,因为今天在长安的北门外将要处斩前两个月在长安城中散播谣言的长孙无忌,所有的长安百姓,被皇帝强制要求前去观刑,所以整个长安城中并没有什么欢笑声,而恰恰相反,反而有一些肃杀之气。
    长安北门外,法场是原木搭建的,有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看守,法场的正北方向摆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李昊辰早早的便已经坐在了那把椅子上,他是今天的监斩官,也是即将送长孙无忌最后一程的人,此刻李昊辰的内心是极不平静的,要知道长孙无忌那在历史上也是有极高的地位,而且历经两朝虽然武周时期最后也死在狱中,但此刻的长孙无忌应该是正春风得意的时候,却因为他的出现而断送了性命,李昊辰又怎么能够不心中感叹呢。
    巳时刚刚过去,长安的北城门外便已经是人山人海,人头涌动,虽然有人是被皇帝的诏书强迫逼来观刑,但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因为本身就想过来看看这场行刑,在经历过战乱的长安百姓们,对于杀人并没有什么新鲜感,但是对于这个搅动了整个长安城近两个月风起云涌的人被杀,他们还是很有兴趣的,都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今天的监斩官是李昊辰,对于之前长安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李昊辰,他们更想一睹真容。
    当他们发现李昊辰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胖子的时候,并没有因此而大失所望,而是都暗中点头,他们认为将军就应该是李昊辰这个样子。毕竟在唐朝胖子的市场还是比较好的,人群之中已经有一些花痴少女们在议论纷纷:
    “喔!李将军好威武啊!”
    “李将军好帅啊!”
    “李将军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啊!”
    “我要是能嫁给李将军就好了!”
    “……”
    这样的话语听着李昊辰眉头一挑,心中有些欣喜,穿越了这么久,他一直都是斗来斗去,这还是第一在这么多人面前露相,此刻还真的是有些飘飘然,心中暗道:“你看我就说的没错吧,胖子在大唐市场果然好!”
    不过已经有些飘了的他,还是不忘叮嘱一下旁边的士卒一定要维护好秩序。要知道长孙无忌可是李世民的心腹,还是他的大舅哥,虽然此刻李世民已经被贬云州,但谁都知道,他的在长安还是很有势力的,天知道他会不会狗急跳墙,派人来劫法场。李昊辰深知,如果真有人劫法场,那今天这么多人,他们隐藏在人群之中,根本就无从区分,所以只能防备。
    时间一转眼便道了午时,长孙无忌也终于让一队士兵押解来到了法场,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再等待这行刑的那一刻,李昊辰所担心的劫法场事件,也始终是一直都没有发生,这让他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下。
    时间很快的就到了午时二刻,李昊辰起身离开座位,走上了行刑台,看着跪在地上,梳洗干净,一身学士袍的长孙无忌,他俯下身子,微微的叹息道:“长孙大人,昊辰奉命送你上路,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我长孙无忌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李昊辰你也不要以为你赢了,秦王早晚有一天会替我报仇的!我今日的下场,便是你明天的下场!人固然有一死,我长孙无忌为了我的理想而死,虽死无憾!”
    李昊辰听着长孙无忌的话,心中不胜唏嘘,此刻倒是生出了一些,惺惺相惜之感,叹息道:“你为李世民这么做值得吗?你本知道他并不是太子,却一心辅佐他,想让他取代太子,登上九五之位,为此你甚至不惜发动玄武兵变,你可知道,你将会被历史钉在耻辱柱上,现在已经死到临头,你且还不知悔悟?真乃愚不可及!”
    长孙无忌哈哈大笑道:“世人皆言你李昊辰是聪明人,我也承认,但我认为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想秦王龙凤之姿,征战四方平定战乱,威势群雄,谁人可及?这样的明主,无忌不辅佐以图万载留名,才是真的愚不可及!反观太子守成有余,开拓不足。虽然是个仁人君子,但必然不是一个好的君主。大唐的未来需要一个铁血帝王,开疆拓土,成就万载基业!并不需要守成之君,龟缩于内!无忌虽然不才,但也知道这大唐的江山,交给秦王会比交给太子更加合适!所以无忌无悔!”
    李昊辰闻言哈哈大笑,眼神几近嘲讽的看向长孙无忌道:“你不过是一个为了一己私利的小人,却把离间人家父母兄弟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骗得了天下人却骗不了我李昊辰!你心知道,太子宽厚仁德,且不喜战争,向来是轻武将而重文臣,你虽然是文臣出仕,但你祖上是将军出身,骨子里面争霸之心过剩,必不会得太子之喜,且你一肚子的阴谋诡计,也皆是太子所厌!你自知投太子难以出头,才反投李世民,当你把妹妹嫁给李世民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策划蛊惑李世民取太子而代之,我说的对与不对?是也不是?你都死到临头,尚敢在此妖言惑众,你也不怕有违天道,死后入那拔舌地狱?”
    长孙无忌没想到李昊辰会分析的如此到位,这让他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保不住了,他不怕死,但的死得其所,但是李昊辰这么一说,他死的就是一文不值,她怒瞪李昊辰道:“你……你……”
    李昊辰没等他说出什么便抢过来道:“你什么你,你还好意思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吗?你敢说,我都羞于听,怕污了我的耳朵!”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卒跑过来告诉李昊辰道:“将军,时辰到了!”
    李昊辰不再搭理长孙无忌,反身离开行刑台,坐定后大声喝道:“午时三刻已到,验明正身,行刑!”
    李昊辰话音刚落,令牌尚未掷地,边有一个内侍打扮的人身背黄娟,骑着一匹快马,喊道:“让开!快让开!圣旨到!刀下留人!圣旨到!刀下留人!”李昊辰还没有扔出去的令牌,停在的手中,心中暗道,完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