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89章 倒霉的长孙无奇

    李靖看着李昊辰,起身上前扶起他道:“你这个傻小子,为师不替你做主替谁做主?赶紧起来吧!”李靖正说话间,管家匆匆忙忙的冲了进来道:“老爷!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管家说着话神情极其慌张。
    李靖向来治家甚严,看着管家如此慌慌张张的样子,顿时就有些不悦了,他呵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你如此慌张失了礼数?”
    那管家看出了李靖的不悦,但是事关重大,他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连忙道:“小姐和吕小姐上街,碰上薛国公的公子拦住去路,吕小姐不忿,便打了薛国公的公子,现在薛国公公子把小姐和吕小姐全部抓起来了,老爷你赶紧去看看吧!这薛国公公子,在长安名声不好,恐怕去晚了会坏了小姐名节!”
    李靖闻言怒道:“什么?岂有此理!难道没有王法了吗?”说着怒冲冲的起身,就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昊辰这个时候,拦住了李靖道:“师父,这既然是小一辈的事情,您去有失身份,让我去处理吧!您在家中等候就行,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处理好了!”
    李靖还想说什么李昊辰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李靖刚要说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李昊辰跟着管家直奔事发地点,发现人早就被薛国公公子带走了,李昊辰赶紧想周围人群打听,便知道这人让带去了薛国公府别院了,李昊辰让管家拿着自己令牌去陷阵营点两千士卒,包围薛国公府别院,要知道私自包围国公府邸,那可是重罪,管家刚想要劝阻李昊辰,李昊辰对着管家一横眼睛,管家便再也不敢多言,乖乖的拿着令牌前去点兵。
    李昊辰自己先来到了薛国公府别院门口,大喝一声道:“长孙无奇,你给本将滚出来!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出来,本将一把火烧了你这破院子!”长孙无奇便是这薛国公的公子,前世熟读史书的李昊辰自然知道这个恶名昭著的薛国公公子,此刻的李昊辰现在显然是出离了愤怒,喊话的语气也是极为的不客气。
    说着李昊辰也不管里面的人怎么想,直接就开始数数“一!”“二!”二刚数完,这别院便冲出了一个少年,这少年锦衣华服,一看就是豪门子弟,少年后面跟着二十多个打手模样的人,不用说,这应该就是薛国公府的家奴了。
    那少年打量了一眼李昊辰,显然他并不认识李昊辰,刚刚被大吵大闹的李昊辰破坏了好事的他,现在是极为的愤怒,不过这少年也没有心情和李昊辰浪费时间,便呵斥道:“哪里来的不怕死的胖子?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趁着小爷今天心情还不错,赶紧给小爷滚!要是慢了半分,小爷我让你生不如死!”
    李昊辰见到正主这是出来了,便抚掌大笑道:“好威风,好煞气啊!敢问你就是薛国公的公子长孙无奇吧?”
    那少年见对方知道自己是谁,随即傲然一笑道:“既然知道小爷是谁,还不赶紧滚!”
    李昊辰听着长孙无奇确认了身份,便一个健步上前,速度极快,只听“啪!”的一声,李昊辰伸手就给了长孙无奇一个耳光!显然这一下子李昊辰是带着愤怒的,下手极其的中,瞬间随着长孙无奇的惨叫声响起的同时,便见到他的左脸高高肿了起来。
    长孙无奇身后的家丁们不干了,就要出手教训李昊辰,长孙无奇拦住了他们,长孙无奇虽然纨绔,但显然不是傻子,长孙无奇明白一件事情,就是对方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那还敢出手打他看见是有所依仗,长孙无奇,想要弄清楚对方是谁,再考虑怎么做。
    这样想着,长孙无奇随即伸手指着李昊辰道:“你这个瘟死的胖子!你竟然敢打小爷,你到底是谁?”虽然是在问李昊辰是谁,但是这长孙无奇嘴上可是一点德也没积。
    李昊辰闻言也不说话,上前两步直接只听“咔嚓!”一声响,伴随而来的是长孙无奇杀猪般的惨叫声,只见他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手指,冷汗瞬间就从脸上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李昊辰才淡淡的道:“曾经也有一个人用手这么指着我说话,他的下场和你现在一样,所以你不要有什么委屈!告诉你下次别指着我和我说话!”
    李昊辰的话和行为,彻底的激怒了长孙无奇,瞬间就让长孙无奇失去了理智,对着那二十多个家丁道:“给我宰了他!剁碎了喂狗!”说着还要伸手指向李昊辰,不过手伸到了一半便收了回去,显然此刻的长孙无奇,是怕李昊辰再来这么一下子,这个断指之痛让长孙无奇不敢再有那样的举动。
    就在这二十多个家丁听了命令后,刚要动手的时候,便听见一阵马蹄狂奔的声音,眨眼间,陷阵营的两千多人,便来到这薛国公府邸别院之前,全副武装一副肃杀之气,顿时吓得那些打手不敢上前。开玩笑,这个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部队,不说人数,就光说单体的战斗力,就不是薛国公府,这些只会欺负一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的打手,可以与之相比的。
    场面一下就僵持了,这次带队前来的正是李昊辰的副将张寒,张寒走上前,暗自摇头,也不知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他们将军,他可是亲眼看见过自己家的将军那是连李世民都敢打的狠人,论起纨绔来,绝对不输于任何人。这次是个难得的表现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
    张寒这样想着,便对李昊辰道:“将军,你没事吧!”李昊辰没有过多的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见李昊辰没有给他进一步的指示,张寒便张开他那血盆大口喝道:“奶奶的!哪一个乌龟王八蛋得罪了老子的将军,报上名来!看老子不把你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这二十多个打手本来就畏惧的不敢上前,现在听着张寒这么一吼,更加害怕,纷纷向后退去,大门口就只剩下一个倒在地上的长孙无奇。
    张寒上前两步,像拎小鸡一样的拎起了长孙无奇,扔到李昊辰的脚边,然后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道:“赶紧给老子的将军道歉!听到没有!赶紧的!”说着又狠狠的踹了长孙无奇一脚。
    被张寒这么一踹,带恐吓的长孙无奇,现在的心中是无比的郁闷,他是勋贵后代,在长安很行霸道惯了,哪里碰上过这等架势,就张寒的怒视下,长孙无奇,刚要给李昊辰道歉求饶的时候,一声呵斥声响起道:“乐城候,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