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92章 初见端倪

    长孙顺德从地上爬起来后,看见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的长孙无奇,顿时间目眦尽裂,喝问道:“乐城候,你杀了我的儿子?”
    坐在地上的李昊辰冷冷的道:“杀了便杀了,你儿子先刺伤了我,我是自卫,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长孙顺德冷哼一声道:“李昊辰,你个混蛋,我儿子从小连鸡都不敢杀,你胡说,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李昊辰闻言哈哈一笑,因为一笑牵动了伤口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道:“长孙顺德,辱人者人恒辱之,杀人者人恒杀之,你长孙家与我为敌,今天如果倒在血泊之中的是我李昊辰,你看都不会看我一眼,今天你儿子被我杀了,那也是你们长孙家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李昊辰这话说得就比较直白了,就是说你能杀我,我也能杀你,你长孙家想除掉我,那么你儿子死在我手里只能说是活该。
    长孙顺德哪里能听不懂李昊辰的话,他直接叫来了管家,让管家通知大理寺卿,说李昊辰在他别院杀死了他的儿子,让大理寺卿来抓捕李昊辰。
    这个时候李昊辰也让自己陷阵营的士卒,叫来了陷阵营的军医给他医治伤口止血。
    片刻后,大理寺卿闻言亲自带队来到了薛国公府别院,同时前来的还有卫国公李靖,也就是李昊辰的师父,李靖本来在府邸之中等李昊辰的消息,只等了片刻还是觉得不放心,便想着来薛国公府邸看看,谁知道半路上便碰上了匆匆赶来了大理寺卿,简单的了解了下大理寺卿来的目的后,李靖便同着大理寺卿一同来到了薛国公府邸。
    李靖看见一脸怒容和悲愤的长孙顺德,心中表示很是同情,毕竟人道暮年丧子之痛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李靖转过头又看了一眼李昊辰,心中有些责怪李昊辰下手太过于重了,想着如何能够保住李昊辰,毕竟杀了薛国公的公子,这绝对不能说是一件小事。
    大理寺卿看看双方的当时人,一个是大唐功臣,老国公长孙顺德,一个是最近皇帝的近臣李昊辰,他是哪一个也不敢得罪,只能让仵作验尸、验伤,想着不偏不倚,对这件事情公平处理。
    就在大理寺卿在着手查证问案的同时,李靖对着长孙顺德一抱拳道:“薛国公,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长孙顺德此刻老泪纵横,听着李靖的话,用袖袍一擦眼角的泪痕道:“卫国公这话老夫可不敢当!我知道你和这个可恶的胖子是一伙的!你也不用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要帮我做点什么?好!你帮我杀了这个行凶,杀我奇儿可恶的胖子!”
    李靖本想着看看能不能缓解下气氛,尽可能的私下解决这个问题,以免李昊辰被大理寺抓走,毕竟李昊辰也是为了救他女儿才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不过听着长孙顺德的话,李靖便知道,这件事情想要善了,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有些无奈的心中暗自叹气,盘算着如果一会仵作验尸、验伤的证据如果对于李昊辰不利的话,能怎么帮助李昊辰。
    大概一刻钟过后,大理寺的仵作得出结论,根据血液的凝固情况以及现场遗留证物情况来看,应该是长孙无奇刺伤李昊辰在前,李昊辰防卫杀人在后,李昊辰属于自卫!
    长孙顺德闻言,抱着长孙无奇的尸体,放声痛哭,口中说着:“奇儿,你死的好冤!”说着冷冷的看了李昊辰一眼,继续道:“奇儿,我一定替你报仇!李昊辰,你给老夫等着,老夫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个杀人凶手,大理寺治不了你,老夫可以,老夫必然让你血债血偿!”
    李昊辰捂着刚刚被军医止住血的伤口道:“长孙顺德,有本事的话你可以试试,仵作已经证明是你儿子想要杀我在前!如果你要是不服,想要施什么手段,就尽管试试,我李昊辰奉陪到底!”
    在大理寺断案的这个时间,李昊辰手下的陷阵营却一刻都没有停留,还在搜查着薛国公的府邸,就在大理寺断定李昊辰是自卫杀人,不能定罪离去的时候,张寒走到了李昊辰的面前,趴在李昊辰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原来是这样张寒发现了一个密室,这个密室两个时辰前还有人在,现在已经没有人了,张寒觉得蹊跷,便上报给了李昊辰。
    李昊辰闻言,便冷哼一声,看向了长孙顺德道:“薛国公,你府上的密室前些时候休息的是何人?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长孙顺德闻言便是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昊辰的陷阵营居然如此的效率,这么快把他的密室都查了出来,他此刻真的有些恐惧了,要是让皇帝知道他密室之中藏着的是谁,他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同时,还得连累整个长孙家族。
    长孙顺德因为心中有恐惧,连丧子之痛的悲伤都抛到了脑后,他冷冷的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虽然长孙顺德说的声音极其的冷漠和淡定,但是李昊辰还是从他的声音之中找出了那一丝的慌乱。
    也就是这一丝慌乱,李昊辰基本确定了,那个密室之中,之前所住的人一定便是朝廷的钦犯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和长孙顺德是族叔侄关系,在李昊辰心中早就认为这长孙顺德肯定和长孙无忌的失踪有关,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搜查而已。
    不过此刻李昊辰知道问长孙顺德,他肯定不会承认的,不过长孙无忌失踪的案子,此刻总算是有了一些眉目,李昊辰知道现在长孙无忌已经不在密室,应该是逃走了,今天肯定也再查不出什么,只能先这样了。
    这样想着李昊辰便拉起吕娉婷的手道:“娉婷,我李昊辰发誓以后用自己生命守护你,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们回家吧!”
    吕娉婷因为刚才扑进李昊辰怀中,失声痛哭,此刻已经完全打开心扉,对于李昊辰的亲密举动并不反感,嘴中发出如蚊蝇一般的嗯的一声,便任由李昊辰拉着她的手,红着脸跟着李昊辰离开了薛国公府邸。
    临走的时候,李昊辰还冷冷的对着长孙顺德道:“薛国公,希望你不要被我找到把柄!哼!”说着一挥手对着陷阵营说了一声:“撤退!”
    长孙顺德抱着已经有些僵硬的长孙无奇的尸体,看着李昊辰离去的身影,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长孙顺德知道他今天败了,不仅输了儿子的性命,而且还让李昊辰查出了长孙无忌牢中失踪的蛛丝马迹。此刻长孙顺德暗自叹息,竟然生出了一种不应该和李昊辰为敌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