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10章 解开心结

    吕娉婷的冷言冷语并没有击退李昊辰,李昊辰还是依旧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对着吕娉婷说道:“你马上就要和我成婚了,你不就是我的夫人吗?你不要叫我将军,你可以叫我名字,也可以换个称呼叫我夫君!”说这话李昊辰笑嘻嘻的看着吕娉婷。
    吕娉婷不知道为什么一贯严肃谨慎的李昊辰,此刻怎么如此的痞,甚至还有些无赖,吕娉婷当然不知道,李昊辰之所以会这样,其实都是因为她,李昊辰知道吕娉婷因为要和自己结婚,心中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李昊辰想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吕娉婷的精神压力。
    吕娉婷也没有过多的去想李昊辰为什么今天的表现有所反常,而是直接冷哼一声道:“你这个无赖,本姑娘什么时候同意嫁给你了?你给我出去,本姑娘不想见到你!”李昊辰这方法其实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此刻的吕娉婷言语之中已经不是那样的冷冰冰了,而是有了一丝温度,虽然听起来还是很冷,但言语之中已经多了一些打情骂俏的成分。
    如果是一般人此刻听见吕娉婷的话肯定就退出了院子转身离去,可是李昊辰身为一个二十四世纪的穿越者,虽然他前世是一个标准的宅男加屌丝,但是在那个互联网发达的时代,李昊辰还是知道一句话的,那就是:“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说着不要,心中却极其的想要!”这句话李昊辰可是一直奉为真理。
    此刻听着吕娉婷这样说,李昊辰不退反进,上前了两步,吓得吕娉婷连连后退,嘴上说着:“你要干什么?”
    李昊辰没有着急回应吕娉婷的话,而是对着吕娉婷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可是这笑容此刻看在吕娉婷的眼中,怎么看都觉得有些邪恶,她看着今天不正常的李昊辰,做出了她认为最正确的决定,那就是转身逃跑,可惜天不随人愿,李昊辰早就看出来吕娉婷想要逃跑,哪里能让她得逞,就在吕娉婷转身刚想逃跑的那一刻,李昊辰便迅速向前俯冲而去,直接便抓住了吕娉婷的皓腕,让吕娉婷再也不能后退分毫,然后说道:“夫人,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都不听,那为夫就好好和你理论一下,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为夫?”
    吕娉婷手腕被李昊辰强有力的手掌抓住,此刻竟然生出了一种安全感,让她心中所有的不安,全部都镇定了下来,心跳的频率瞬间升高,脸色绯红,口中还是说着:“鬼才要嫁给你这个死胖子,我就是愿意嫁给你,你快放开我!否则别怪本姑娘不客气!”不过此刻吕娉婷的语气弱了不只一分,听起来不但给不了李昊辰威胁的感觉,反而多了几分魅惑。
    李昊辰这个时候知道是要解开吕娉婷心结的时候了,从他一进院子就挂在脸上的笑容,此刻不见了,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道:“我就不放开你!你到说说你怎么不客气啊?吕铜说你不喜欢我?说你不愿意嫁给我?是这样吗?你给我说清楚!”
    吕娉婷看着李昊辰那威严的神情,让她差一点就把心中的实话说了出来,不过她还是在关键时刻回过了神,对着李昊辰说道:“对,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即使是义父和父亲都同意这门婚事,我也不同意!你快放开我,你如果强迫我和你结婚,最后你得到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李昊辰闻言并没有松开吕娉婷的手,冷哼一声道:“吕娉婷!你闹够了没有,你所谓的不愿意嫁给我,无非是怕不能生育子嗣,让我背负不孝的骂名!但是这些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你问过我的感受吗?你经过的允许吗?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吕娉婷被李昊辰突然之间的质问和她内心真正的想法被李昊辰说出来而震惊,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吕娉婷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自豪感,她心中想着,这就是我看上的男人,他果然是知道我心中是怎么想的!因为李昊辰连续质问,也因为自己内心刚才生起的自豪感,让吕娉婷早已经失去了方寸,有些茫然的说道:“你是怎么想的?”
    李昊辰叹了一口气道:“我想法很简单,就一句话:‘不是你是谁都无所谓!’”说完了李昊辰柔声的继续说道:“娉婷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其他,况且当时军医只是说有可能影响又不是绝对!你何苦压制自己的感情,同时还折磨我呢?退一步说,你觉得我李昊辰在意那些世俗的眼光吗?你觉得我不能为你撑起一片天吗?”李昊辰说的动容,眼睛之中泪珠已经在打转,而此刻的吕娉婷早就感动的泪如雨下,她直接反手抱住了李昊辰道:“昊辰,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也这么在乎我!”吕娉婷知道她再也逃避不了,她之前因为心结而冰封的心,此刻已经被李昊辰刚才的话完全融化。
    吕娉婷此刻也明白了,如果她继续这样下去,痛苦的将是两个人,她也看出来了,李昊辰为了她不惧世俗的眼神和决心,她终于在这一刻下定决心她要嫁给李昊辰,那些恼人的想法和担忧,这一瞬间便全部让她抛去了九霄云外,而吕娉婷刚才在心中,反复的品李昊辰的那句话,她在这句看似有些生硬的话语之中,读懂了其中包含的浓浓情谊,李昊辰的这句话说得意思就是,如果娶得不是你吕娉婷,是谁都无所谓,当然这只是句面的意思,其实他还有隐藏的后半句那就是,因为娶得都不是我喜欢的人,所以无所谓。
    李昊辰抱着吕娉婷,心中知道吕娉婷的心结已解,这让李昊辰的心情也是大好,但李昊辰也知道,打铁得趁热,为了一劳永逸,他便和吕娉婷说道:“知道错了吗?”
    吕娉婷趴在李昊辰的肩膀上,小声的说道:“知道了!”此刻吕娉婷的声音之中再没有了一丝的冷意,反而有些委屈的感觉。
    李昊辰听着吕娉婷的话继续说道:“知道错了,叫声夫君,我便饶过你!”
    听着李昊辰如此挑逗的话语,吕娉婷,想着自己之前做的确实有些过分,就想着满足一下他,再说两个人也马上要结婚了,她这样说服这自己,虽然还是感觉到有些害羞,不过还是声如蚊蝇声一般的,叫了一声夫君,声音酥麻入耳,极能挑起男人原始的欲望。
    也就是这一句话,直接让李昊辰扛起吕娉婷,便向着院内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