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胖子在大唐: 第115章 张顺来访

    李昊辰回到家中,便召来了吕铜告诉他最近一定要严密监视长安的各方势力,如果有什么异常可以便宜行事,吕铜得道命令后便应诺退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整个大唐的彩票业务正在如火如荼打的展开着,前景一片大好,随着彩标业务的开展,大唐情报局的探子也是遍布各地,长安城之中更是如此,几乎是每一个角落都有情报局的探子,他们可能是最平常的贩夫走卒,也可能是某个贵族手下的鹰犬,也可能是悬壶济世的郎中,各行各业形形色色都有,虽然他们的表象不一,但是一旦收到情报局的任务时,他们都能瞬间变成最精锐的密探。
    李昊辰给吕铜下达任务后,便在家中等待着长安城中即将发生的大事,这一天李昊辰的府邸之中,来了一个李昊辰非常熟悉的人,同时也是很久没有接触过的人,这个人可以说是李昊辰来到大唐后的第一个贵人,他不是别人,正是李昊辰超越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之前的火长张顺。
    以张顺的这个身份地位,想要见现在的李昊辰这在唐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不过李昊辰骨子里没有太多的等级观念,所以对于下人也是这样要求的,不让他们仗势欺人,所以虽然门童极其不愿,可是还是怕李昊辰知道后怪罪,不得不向内院通禀。
    当李昊辰知道是张顺来找自己,心中也是极为的开心,虽然这个张顺是个粗人,但是毕竟当时也帮助了李昊辰不少,如果没有他,李昊辰根本就没有机会在李建成面前露脸,自然也无法一飞冲天成为将军。
    李昊辰并没有摆任何的架子,反而是亲自出府把张顺迎进了府中,这张顺进了乐城侯府后,左顾右盼,赞叹不已,就如同深山之中的野人,第一次走出大山一般,看什么都新鲜。不过这一些看在李昊辰的眼中,让李昊辰的眉头微蹙了一下,并不是张顺的没见过世面让李昊辰感到了不满,而是李昊辰觉得这个张顺今天有些反常,他这个表现有些过了!
    不过李昊辰并没有拆穿他,毕竟两人之间还有些香火情分,李昊辰想看看这个张顺今天来到这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李昊辰把这个张顺带到了自己的书房,李昊辰并没有做到书案后面,而是和张顺并排坐在了下首,坐定之后,李昊辰便开口说道:“火长啊,最近还好吗?今天怎么有空来我府邸?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
    张顺看着李昊辰并没有居高临下,也没有摆什么架子,心中感动不已,此刻让他感觉到仿佛又回到了几个月前,李昊辰还是他手底下的一个大头兵,这个错觉,让他直接对着李昊辰喝道:“李胖子,老……”说了一半张顺便在李昊辰不善的眼神之中,回过了神,连忙跪倒在地上道:“将军,对不起,小的一时口不择言,还请将军恕罪!”他本就在陷阵营服役,自然知道李昊辰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自称老子,此刻他犯了李昊辰的忌讳,同时称呼李昊辰为李胖子,也多多少少的让人感觉不对。
    李昊辰见状,连忙扶起张顺说道:“我知道火长,常在行伍之中,有些不拘于小节,你放心在我这里你可以放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会怪你的!”通过李昊辰这一段时间的努力,今时今日的李昊辰无论身份还是地位,已经和张顺有了天壤之别,李昊辰自然不可能和张顺一般见识,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大人物的胸襟吧!
    李昊辰见着被他扶起来的张顺,此刻还有些畏畏缩缩的,便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道:“火长,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不是单纯的只想找我叙叙旧吧?”
    张顺看着李昊辰和善的笑容,听着他温和的话语,不安的情绪,稍微镇定了一下,便对着李昊辰说道:“将军,我你是知道的,我已经在火长的位置上干了五六年了,今天来找您,就是想问问您,我什么时候能够向上走一走啊?我可是记得将军当时答应过小的,如果有一日飞黄腾达,必然不会忘记小的!”说着张顺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来掩饰此刻他心中的尴尬。
    李昊辰听了张顺的诉求,含笑的看向张顺说:“火长我知道你的,但是现在管理层人员充足,我想要提拔你,也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你做!”说到这里,李昊辰看了看张顺,便见到,这张顺不悦的神情,已经跃然在脸上。这让李昊辰不禁莞尔的笑道:“不过火长不必担心,等到年后,必然会给火长一个满意的位置!”李昊辰这样说着也是这样想的,因为到了年后,太子李建成必然登基,他本就太子的属臣,到时候必然会有所晋升,那个时候他想提拔一下张顺便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不像现在他只有一个陷阵营,而军官也是精挑细选而来,自然不能让张顺随便就顶掉任何一个位置。
    张顺听见李昊辰的话后,连忙跪倒在地上说道:“多谢将军栽培,我一定不辜负将军期望,希望将军也不要食言!”说着恭恭敬敬的给李昊辰行了个大礼。
    李昊辰连忙再次扶起张顺,口中说道:“火长不必如此!我早就那你当自己人了?这段时间没有给火长一个合理的位置是我的错!还请火长不要介意!”
    张顺看着李昊辰说的如此诚恳,态度谦卑,根本没有因为今时今日的地位改变而有什么架子,这让张顺极其感动,最后张顺咬了咬牙道:“将军,其实我这次来,并不是我的本意,而是有人指使我来刺杀将军,可是我看将军依然如同在行伍之中,并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小的心中感动,便不能按照那个人吩咐的行事,也请将军最近一定要小心一些,恐怕在我失败后,可能还会有其他人准备对将军不利!”
    这下子李昊辰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张顺刚进院子会表现的那么夸张,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减少自己的戒心,好让张顺能够一击成功。虽然刚才李昊辰命悬一线,不过现在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心中只是想着,到底是谁操纵的张顺,他对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他开口便问张顺他身后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