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真的不想当神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真的不想当神仙: 第三十章 觉醒

    场面一瞬间变得尴尬起来,安晓竹鼓着大眼睛看着曲异,似乎不得到答案就不会罢休一样。
    “那个,她好像要逃!”
    曲异无奈,指向了空中。虚空之中,八翼堕天使切茜娅那乌黑的翅膀快速收缩着,似乎在蓄力,下一刻,便将飞离这片土地。
    曲异不知道堕天使的飞行速度究竟有多快,不过以残存的几名天使的举动来看,似乎很是担忧。
    本是包裹江北一中的那层光晕是一层结界,既能够防止外面的人察觉到里面的情况,也能够防止里面的人逃脱。
    只是,如今这层结界已经被安晓竹破坏。
    “你给我下来!”
    安晓竹连头也没有回,随手一挥,也不知道是在说被希尓薇娅的曲异,还是在说高空之中的切茜娅。曲异只感觉一阵劲风扑面,一道剑气自虚空凝就。
    剑气无形,长剑无痕,所过之处却带来了风暴。
    高空之中,八只翅膀已经完全收缩的切茜娅正准备飞走,可是赶到那恐怖的气息,却是不敢大意。
    八只翅膀猛然展开,包裹在了身前,与那剑气相遇,爆发出了激烈的火光。
    待到剑气消尽,切茜娅的身躯已经远退数十米,那本是乌黑柔顺的毛羽,炸了开来。
    “怎么样?”
    被切茜娅双手托住的巴雅?阿塔娜有些担心的问道。她可以感觉,切茜娅魅惑的外表下的不平静。
    接下了麒麟阁圣人一击,切茜娅的双手都在微微颤动着。
    巴雅?阿塔娜明白不能再打下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走!”
    只是,巴雅?阿塔娜的话刚刚说出口,眼前一昏,周围的环境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虚空之中,仿佛有着一双眼睛在盯着她一样。
    “这是?法天绝牢!”
    等到巴雅?阿塔娜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所处之境,已然晚了。四根柱子凝就,包围住了身形巨大的切茜娅,切割了虚空,变成了一座牢狱。
    而后,这座牢狱迅速缩小,并且向着地面降下。
    身处其间,巴雅?阿塔娜感觉的是一股绝望与无力。那座牢狱不断缩小,切茜娅巨大的身躯开始破碎,魅惑的容颜开始消解。
    “巴雅,我与你的联系将要被切断了。”
    切茜娅的真身在炼狱之中,被巴雅?阿塔娜召唤而来。而今,这座牢狱强行的打破了这种联系,将之切割。
    切茜娅重回炼狱,而巴雅?阿塔娜则蹲在了地上,仿佛身上的灵力都要被抽空一般。
    麒麟阁中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只有一个!
    待到四周的光景恢复正常,巴雅?阿塔娜的身前出现了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
    古相金!
    对方看着她,眼神没有一丝的波动。那双眼眸之中,深不见底,盯着牢狱之中的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就是阿卡夏之剑的色欲,当今世界最为危险最为可怕的超凡者?”
    古相金的身后,赶来处理这次事件的超凡者呢喃着。牢狱之中的女子显得那么柔弱,脸颊线条柔和,虽处牢狱,却是目光坚定,那股不妥协的气质让人不觉的心生好感。
    巴雅?阿塔娜听闻这话,讥讽道:“危险?可怕?这位圣人当前,我怕是连学生都算不上。”
    “将这里的处理好。”
    因为这场对峙,学校变成了战场,所有的学生都受到了波及。麒麟阁的超凡者对于这等事情早有处置措施。
    古相金吩咐之后,大批的黑衣西装男分散开来,他们将要救援师生,改变记忆,消除战场痕迹。
    古相金没有再理会眼前的异陆女子,瞥了一眼空中的几名天使,一声轻哼,那几名天使不敢逗留,看了一眼位于中央的荷西斯,也不敢讨问刚才安晓竹的无差别攻击,最终识趣的离开了这里。
    解决完了晨曦之光的事情,古相金随即又将目光放在安晓竹那边。
    情报之中,晨曦之光为了有足够的实力插手这件事情,也为了饶过相关的规定限制,破例将一名低阶骑士晋升为了圣光骑士。
    希尓薇娅?f?马蒂茵!
    一个还未到二十岁灵力已经过万的超凡者,如无意外的话,在晨曦之光未来的强者名单之中,一定会有这个名字。
    古相金看着那名银色长发的女子,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将目光放在了她身旁的男子身上。
    这位圣人,在看到曲异的那一刻,眼睛徒然睁大,心中暗道。
    “是他么?”
    古相金从曲异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在不久之前,他曾感受到过。
    那不凡的灵力!
    古相金相当的吃惊,甚至心思都不在安晓竹身上,也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异常。
    “说,为什么没有先打给我?”
    “那个,手机前些日子坏了,里面的通讯录都被清空了。”
    曲异没有办法,只好扯了一个谎。
    “发生了什么事情?巴雅?阿塔娜为什么会在这里?”
    古相金走了过来,询问道。安晓竹因为与曲异的谈话被打断很不爽,但奈何对方说的是正事,也不好将情绪流露出来。
    曲异心想这个老头来得真及时,终于能够岔开话题了,于是将遭遇说了一遍。
    “苏玉裳?”
    安晓竹呢喃着这个名字,似乎没有什么印象。看向了古相金,问道:“金先生,你知道么?”
    古相金微微迟疑,说道:“在学校里找一找,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
    便在这空隙,古相金再度看向了曲异,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曲异!”
    曲异回答了这老头的话,对方便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详细询问。
    曲异感觉有些奇怪,这老头怎么有些莫名其妙。只是没有多久,麒麟阁的超凡者便带着苏玉裳走了过来。
    经过这场波及,苏玉裳却是丝毫没有变化,脸上十分疑惑。不明白学校为什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些又是什么人?
    只是,终究有些不同。
    无论是古相金、安晓竹还是希尓薇娅都看出了一些异常。
    “你也觉醒成超凡者了么?”
    便在苏玉裳疑惑的目光之中,古相金缓缓而道,同时又看了一眼牢狱之中的巴雅?阿塔娜,眸深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