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一百個人的十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百個人的十年: 我不是右派,是左派

    ◎一九六六年  四十三歲  男  u市s縣文教局留用人員
    ⊙我就是不請他們吃飯——梁山大寨主——這邊是共產黨員,那邊是右派——老子才不摘帽子呢——在房頂上的一段自白——寫給中央的信全打回來了——我咋是唐.吉訶德?
    ※※※
    老子是右派?誰是左派?他們?他們都是共產黨的敗類,是醜類!老子才是堂堂正正共產黨員,你問問那些打我右派的那些敗類去,敢不敢跟我嘴對嘴辯辯?現在不敢?哼,當年他們也沒敢過!從根兒上說,我祖祖輩輩連一個中農也沒出過,全是貧農,老子十二歲就當兒童團員,那時日本鬼子把長城腳下控制得密不透風,還在長城上修炮樓子,監視八路。我在兒童團歲數最小,常給八路軍買東西送東西。傳雞毛信,捎口信,站崗放哨,我全幹過。往後又加入了八路軍冀東十五分團,扛過槍,打過仗,我口音好,腔音高,在「長城劇社」當司儀,演過宣傳戲,在八路軍裡學的文化。老子是幹革命起家的。把我這種人打成右派,你說是不是瞎了他們的狗眼了!
    為啥打我右派?他們結黨營私、溜鬚拍馬、損公肥己那套我看不慣!我頂他們!我解放初就在a縣縣委工作,是省委派我到s縣一所中學當頭兒。那時中央有《中學管理暫行規程》。中學歸省委管,我當然不買縣裡那幫假共產黨員的帳!他們三天兩頭把親友子女往我學校裡塞,都想不經過考試就插班上學,這不要亂了王法?有個區長,他兄弟十九歲,長得像條漢子,居然還報考中學,又托人在全縣四千多份考卷裡查他兄弟的考分,結果三門分數加起來也不夠五十分,他非叫我要,我咋能要?一個小小區長就這麼厲害,更甭說縣裡那幫土皇上。我他媽火了,對他說:「你弟弟這成績,人又超齡,老實在鄉下幹活吧!」氣得他大紅臉,一聲沒吭甩袖子就走了。這都些什麼東西!
    不正之風可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共產黨打天下時這些東西顯不出來,打完天下後全暴露出來了,咋辦?我是共產黨員,能由著他們胡作非為嗎?縣裡、區裡、鄉裡那些頭頭到我學校來,我就是不請吃飯,要吃自己到食堂裡買去。八路軍不吃人民小米,這規矩到共產主義也不能變,變了就不叫共產黨。你當初咋罵的人家國民黨的?咋得了天下也弄這套!我不能光說別人,自己一步兩腳印,從來不拿學校一點點東西。逢到幹活勞動,背磚、抬土、挖溝,我帶頭,背磚背得最多!那時年輕,能拼。再和老師們坐在一起,他們咋能不服氣你?這學校原本只有兩個班,硬叫我給立成個全專區的重點中學,一百二十個教職員工,我是校長兼書記,黨政一把手。縣委那些假共產黨看得眼紅了,變看法兒想插手。你要幹正事,我叫你插,弄邪的,沒門兒!來了就撞回去!我脾氣不好,一頂就是重重一傢伙,不給他們面子!給了一次,他們二次還會嬉皮笑臉再來。你想,他們咋不恨我?
    一九五七年藉著形勢就把我弄到縣裡整我。說我是「梁山大寨主」,搞「獨立王國」。當年擴建這學校時沒老師,叫我自己去找。這些教師都是縣教育科從各鄉摸底上來的。好樣的知識分子不多,破爛多。淨是些少爺羔子,念過幾年私墊,要不就是做過些偽事的,哪有歷史特別清白的?太清白的也念不起書呀。這就說我是「敵、偽、黨、團、特」的「黑頭子」。想拿這些大帽子把我扣死。一下給我降了五級,從十七級降到二十二級,工資降下幾十塊錢,黨內處分是留黨察看。我咋能叫他們這群敗類制服了呀,非要跟他們爭爭誰是真正的共產黨員。再說老子是省委經地委派來的幹部,憑啥由他們整治。官司打到地委,地委派工作組下來一查,好,老子沒事。結論是:
    「xxx同志工作中雖有缺點,但不予處分,恢復工作和待遇。」
    你想縣委那幫假共產黨哪肯輕易的放虎歸山,對地委工作組耍陽奉陰違,等地委這些人一走,壓住結論不落實。我人就給掛在縣文教局,沒等我再鬧,反右開始,他們又得手了。在縣裡開文教系統大會,把我們學校很多人也叫來,每人必須揭發我十條罪狀才准離開會場。一傢伙就幾百條罪!等他們把這些罪狀梳好辮子跟我在大會上見面時,我火了,罵他們:
    「你們都是歪嘴子,捏造,一條罪狀也不能成立。要說罪,你們整我這共產黨員才是有罪,反革命罪!」
    他們把我攆出會場。怕我在縣裡,打不成我右派,就派我下鄉組織生產,還叫老子當工作組長。今天派到這兒深翻土地,明天到那兒滅蝗,修水庫,修路,搶收。無論在哪兒都是幹革命,老子都是好樣的,防汛堵口子時我帶頭第一個往水裡跳,差點叫洪水捲走。但我有一條,在任何地方幹完了,都叫當地黨組織給我寫一份鑒定。我相信組織,按組織原則辦事。這期間我兩次被評為模範,還一次被評為優秀黨員,這是按優秀黨員八項標準評上的。看吧!看誰是真正的共產黨。這是實打實的,哈哈哈哈。
    可就在這時,他們已經把我捏造成右派了,是在萬人大會上宣佈的。開會那天,所有被定成右派的都非去不可,惟獨不叫我去,說怕我一去把會場鬧亂,你說他們興這麼幹嗎?我在這邊是優秀黨員,在那邊是右派,我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事後他們來人了,叫我回縣文教局。對我宣佈右派結論,叫我簽字,履行手續。縣委沒出頭,怕我罵他們,是由文教局人事部門的小幹部們宣佈。我進屋數一數這天被宣佈的人,除去我還有十五個。一個小小縣文教局就十六個右派!那些人都灰頭灰臉,耷拉腦袋。我昂首挺胸不在乎,嚇得這幫龜孫子不敢先宣佈我,怕我鬧,把我留在最後一個宣佈的。——我一聽說我「右派」兩字就火了,還說開除了我的黨籍,什麼?娘的!我猛一拍桌子,桌上的水碗、墨水瓶、鋼筆都蹦起來。我大叫:
    「無效!要真的這樣,共產黨就不叫玩意兒了。那就用不著你們開除,老子加入都不加入!」
    這群王八蛋!不吭聲,指指「結論」那張紙,叫我在上邊簽字,我一把就撕了,罵他們:「老子當年當教育科長時就管你們!你們現在一手翻天,想治死老子,滾蛋!醜類!」他們給我罵得臉沒處掛了,還想打我。我伸出手給他們看,我說:「你們看見沒有,我兩手都是橫紋,自古以來,兩手橫紋的,打死人不償命。誰不知道我手黑?日本鬼子反動派,老子全打過!鎮反時老子是專區審判小組的,幾個人一定反革命就崩了它,老子有槍也敢崩你們!打我右派,你們敢叫中央知道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