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一百個人的十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百個人的十年: 失蹤的少女

    ◎一九七四年  二十歲  女  s省  t地區插隊青年
    ⊙被大雨困在泰山上——一個女孩子突然跪在面前——她把命運壓在我手上——一人一棵「發煙卷」——她和他走時中間隔著兩三尺距離——北京西直門草打廠根本沒有這個新疆業務員——一幅無濟於事、自我安慰的畫
    ※※※
    我先說,我得給你的工作來點「突破」。我要講的不是自己的故事,是別人的。可這是我親身經歷的。咱別生拉硬扯,非說這就算我的經歷。其實在「文革」中,我自己真的受過不少苦不少罪,有一次我差點瘋了。倒不是因為我怕說了受不了,才不說,我這個人心裡呀,往往碰到別人的苦難比我自己記得還清。尤其這一樁。這人……我想你再有本事,中國這麼大,十億人,你未必還能找到她。我認真尋找過,但沒找到……我說這事行嗎,行,那好,我說。
    一九七四年吧,那時我在一個工藝美術學校教繪畫。那年春天,挺涼著呢,要外出給學生們上寫生課。我和另外一些老師負責。那老師教花卉,我教山水。他帶著學生們先去荷澤,牡丹之鄉呀,在山東。春天牡丹正開花。他先帶學生去那裡,畫完牡丹再去泰山,由我接著教山水寫生。他們走後,我接著就自個兒上泰山等他們。我住在中天門一家小旅館裡,風景當然挺棒呀,上邊險峻,下邊幽深,往西邊還可以山前山後轉來轉去,可不巧趕上了下雨,春雨沒有利索的,下起來沒完沒了。我只好截著窗子天天畫雨景,一邊等學生們,可怎麼也等不來。我聽說荷澤那邊雨更大。照理說牡丹遭雨一打,全敗了,怎麼他們也不來呢。是不是返回去了?山上沒電話,寫信一個往返不知要多少天,還得托挑山工把信捎下去,有了回信再捎上來,那可就沒準兒了。我算給困在山上了。過了幾天,雨不但不停,愈下愈大,可是景兒就出來了。滿山全是泉水聲,瀑布也有了,這在春天是很少見到的,先不說這太美的事情了,因為這個故事本身挺慘。
    我在山上被困了整整十天。第十一天,雲彩開了,見到藍天,我趕緊下山。如果不趕緊走,再來場大雨就夠嗆了。我身上沒剩多少錢,必需趕緊走。等我到了山下邊,天竟全晴了。我就到泰安車站買了票;車是下午三點的。隨便吃點東西,在車站外找個太陽地歇歇。連日下雨候車室裡又陰又潮,待不住。我找到一面大牆的牆跟,搬塊石頭坐下來,太陽一曬挺舒服。旁邊還蹲著幾個等車的人,有的拿棉大衣一裹打盹,有的打撲克。不知都是等哪趟車的。還有個賣煙的老頭擺個小攤,挺靜。春天倒是乾淨,沒有蒼蠅跟你搗亂。抬眼瞧,正對著泰山,起起伏伏,挺有氣勢,好像大地掀起的波浪。閒著也沒事,我才要支起板子畫一畫。只覺得一個人朝我走來。
    下意識抬起頭一看,是個女孩子,穿得挺破,頭髮很亂,額前的頭髮把上半張臉蓋住根本看不見,何況她又是低著頭。她一直走到我面前,看來是直奔我來的,我還沒弄清怎麼回事,她「撲通」一下就給我跪下。我懵了,你想我能不怔?她幹嘛給我跪下。我說:「你、你這是怎麼回事呀。」她不說話,也不動勁,跪在那兒。旁邊那個披大棉襖的,看樣子像個復員軍人,還有那幾個打撲克的,賣煙的,全都怔了,圍過來。我說:「這姑娘,你是不是有難處?是吧。」這話一說,這女孩子頭還是沒抬,可淚珠子就下來了。像下雨的雨點落在地上,很快「劈哩啪啦」全是淚滴,一片。但她沒哭聲,好像是憋在嗓子下邊,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我可有點受不了這場面,急著說:「這姑娘,你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沒錢,我可以給你,我的車票已經買完啦,剩下錢全都可以給你,怎麼,你說話呀,你需要什麼我可以幫助你。」旁邊那復員軍人開了口,說:「這姑娘人家問你話呢,你別光哭行不行,你有難處我也可以幫你。你的難處未必是我們的難處,你痛痛快快告我們成不成?你不信我們能給你解決問題?」一聽這復員軍人的口音,一聽他說話的口氣,就知是山東這邊人,一股子義氣勁兒,梁山英雄那勁兒,叫人一聽心裡就發熱。另外那幾個人也都安慰她,叫她快說。這女孩子把臉一揚,挺清秀的一張臉,接著全是淚珠,像叫急雨淋上去的。臉上沒一點血色,眼圈是黑的,一看就是熬得夠勁,一副受難的樣子。
    她說了。說得很簡單。字字句句都像槍子打在我心上。
    她說她是濟南人。出身不好,可是打小就沒了父親。母親守寡帶著她。但都受了父親牽連。母親偏偏太直,為死了的父親辯護幾句話,被弄起來。家裡的親戚朋友沒人敢沾她,她就自己過日子。她沒收入,靠賣家裡的東西過日子。一個家叫她快賣空了。她不懂價錢,受了不少騙。直到上山下鄉就報名,被分配到泰安這地方山區裡。後來母親死在牢裡,也不准她回去見一面。單位處理了結後給一張通知單就算完了。感情上雖不叫她和家裡連著,政治上卻把她和家裡拴在一起。她說:
    「當地那些人和一塊下鄉的都欺侮我。大隊拿我當四類分子看。我有慢性腎盂腎炎,犯起病站都站不住,大隊偏不派我輕活幹。在農村能幹活還好一點。我常沒的吃。找人借糧借不上,借了也沒法還。我實在沒法活了,就跑出來。剛跑出來時覺得自己自由。可跑著跑著才知道自己根本沒地方去。回濟南吧,沒人肯收下我。要是返回農村去,大隊他們肯定不會饒我,起碼打個『革命的逃兵』今後更沒好。我在車站上碰到一個人。他是個業務員,新疆來的,他說他是北京人,現在父母還都在北京。這人三十多歲。他說他是從北京支邊到新疆,沒娶老婆。他看我可憐,說可以帶我去新疆,但必需嫁給他。他今天就返回新疆,我要是同意,他就帶我去,要是不同意就算,他就自己走了。我沒主意,請你們給我做主,說我該怎麼辦?」
    我完全懵住了。一個女孩子怎麼可能把終身大事隨隨便便交給一個陌生人做主。可是那時候,就這情況。細一想,她無親無故,沒來路也無去路,走投無路。她又沒社會經驗,找誰去商量?她肯定是看我的外表像個有點頭腦、有點文化的人,選中了我替她決斷。這就叫我非常為難了。這是關乎她一生是否幸福的選擇。我的一句話也許就把她推向一條生路,也許推向一條絕路。我一向以為自己有點主意。我的朋友們遇到難處,都喜歡聽我的分析和判斷,但我頭一次感到自己無能。我扭頭看看那復員軍人,意思向他求援,可是他的眼睛正看我,也是一對問號。他那股俠義勁看來也使不上了。我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