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一百個人的十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百個人的十年: 走出瘋狂

    ◎一九六六年  十六歲  男  e市某中學初三學生
    ⊙您知道我為什麼當逍遙派嗎——香港電影明星夏夢的兒子——手指頭一點點拉長——我們是見到毛主席的紅衛兵呀——整整燒了一夜——一張沒有牙的血嘴——一切都經過了——我敢說我們活得最心安理得
    ※※※
    我第一句話要告訴您的:我是個逍遙派!那就是任什麼組織也不參加,搞運動隨大溜兒,批鬥人時舉舉手兒;哼著語錄歌,甩著撲克牌;沒有打過人,也沒挨過打,沒轟轟烈烈地不可一世,也沒當過「落水狗」,一句話,身在「文革」中,人在「文革」外,天上活神仙,地上逍遙派!
    您一聽我這情況,多半沒了興趣。心想我這種不沾「文革」邊的人,能有什麼深刻的東西?可是,您又會琢磨不透,我為什麼千方百計地找您,非要跟您談一談不可?嘿,我勸您可別小看逍遙派。我就問您一句話吧——我為什麼要當逍遙派?論出身,我八輩紅;論本人歷史,我才十六歲,一身清白沒污點;一切「造反」的條件我全都具備。為什麼我偏偏躲在一邊,不聞不問,不聽不看?您會說我性情孤僻、不關心政治、缺乏熱情、膽子太小,對吧?全不是!「八.一八」毛主席第一次接見紅衛兵時,我可是步行幾百里走到天安門呀,我從小最愛幹的事是捅馬蜂窩……嘿,看樣子,您有興趣聽我的話了。好,我說……
    我當逍遙派的苗子,早在「文革」的最初幾天就出現了。「文革」開始得很快。從《人民日報》上批「李慧娘」、「三家村」等等,一陣熱風那樣火辣辣地刮進我們學校。
    一天上課,只見校門內外站滿了同學。教學大樓從主樓到一樓,一條特大標語直垂下來,上邊只寫四個大字:暴風驟雨!每個字兒都差不多有一層樓那麼大。樓頂上還站著許多同學,揮舞著紅旗。我忽然覺得大事臨頭,心崩崩亂跳,「文革」真是在剎那間爆發了。
    跟著是停課鬧革命、貼大字報、鬥老師。把一個個「有問題」的老師揪出來,腦袋上扣半桶漿糊,再扣上一頂紙糊的高帽子,弄到台上去鬥。這幾天既興奮,又刺激,也莊重嚴肅,慷慨激昂,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暴烈的行動嘛!我的腦袋也有點發熱、發脹。可是在批鬥一個姓趙的同學時,卻給我相反的一擊。
    當時,人眼都藍了,到處找階級敵人。不僅在老師中找,也在自己同學中找。這個姓趙的同學和我同年級,不同班,所以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個子很小,其貌不揚,臉色蒼白,肩膀只有我們半個肩膀寬,腳小得像小學生,外號叫「小拇指」。據說他是個數學天才,初二時已經能做高三的數學題了。這時忽然傳說他是香港電影明星夏夢的兒子。當時有海外親戚就是「裡通外國」,也就是「特嫌」。不知誰出的主意,用細麻繩子把他的每一根手指緊緊拴住,再把繩子從院子裡一棵大樹的樹杈搭過來,使勁拉,一下一下,把他吊上去。您想想,細細的手指頭怎麼能經得住身體的重量,眼瞅著他手指頭一點點拉長,直拉得長出來一倍,您想想,人的手指頭怎麼可能拉得這麼長?可就這麼長呀!非常非常可怕!我從來沒見過這樣可怕的手指,直到現在還清清楚楚想起那樣子,真是太奇特、太殘忍、太嚇人啦!十指連心呀!他叫得撕心裂肺!這一叫,叫得我感到恐怖,感到緊張,還感到一種內疚吧!雖然這事我一點也沒幹,我只是站在一邊看,但我想跑,躲開,就像我自己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一樣。一下子,我和「文革」有了距離。
    ※※※
    您別以為我從此就成了逃避「文革」的逍遙派。「文革」可不是那麼容易拒絕的。那不是由於它的威力,而是它的誘惑力。「文革」真是壯麗迷人的呀!「八.一八」,見到毛主席,我又和「文革」緊緊擁抱在一起了。
    八月十七日中午,我們班的同學小孔悄俏告訴我一個絕密的消息:毛主席要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聽到這消息,頓時滿眼發光,就像站在山頂上看見日出那感覺。小孔說這消息只能我、他、還有常大眼兒三個最要好的朋友知道,對外絕對保密。他也不說消息的來源,好像他爸爸是中央最高領導。於是我們三人決定連家裡人也不告訴,當天下午動身,步行去北京。下午三點,我們懷裡揣著一種神秘的幸福感起程了。從我們這裡到北京幾百里,明早能趕到。心想毛主席多半是上午接見。
    我們興沖沖,緊緊走一程,截車搭乘趕一程,這樣反反覆覆從白天到黑夜,從黑夜到天明。第二天八點半趕到天安門前,一打聽才知道毛主席下午接見。我就選了天安門最西邊的華表下。在那裡直看天安門上邊沒遮沒攔,又最近,看毛主席可以看清楚些。這樣,從頭天下午直到這天中午,沒吃沒喝,趕了幾百里,也不渴不餓。那精氣神真比著了魔還厲害。
    中午一過,大批紅衛兵和學生打著旗子來到廣場。我根本沒去注意他們,生怕錯過機會,抬眼使勁盯著天安門上邊。毛主席一出現,真是震耳欲聾,呼天喊地一般。我一時竟然把天安門上的人全看成一片,不知道怎樣才能一個個人地看清。等我一下子看到毛主席時,使勁地蹦呀跳呀喊呀叫呀,把帶來的草帽也扔飛了,眼鏡幾次差點掉在地上,真掉下來就不能再找到,因為人們已經緊緊擠成一片湧動的大海。我雖然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氣叫喊,但根本聽不見自己的聲音。等到接見完畢,大家散開時,滿地都是扔下的帽子、擠掉的衣扣、女同學的鞋絆兒……人人眼裡興高采烈,臉色通紅。小孔和常大眼兒的臉都像火燒的那樣,我們彼此急著想說出滿心的興奮,但這時才知道嗓子早喊啞了,只能發出沙沙的聲音,相互握著手又蹦又跳表達心中狂喜。我們是見到毛主席的紅衛兵!第二天回到學校,立即成了同學們羨慕的對象,那可比現在的明星還奪目、還自豪、還神氣。我們好像渾身注滿自能量,第二天就走上街頭,湧入革命的洪流。
    「八.一八」之後,紅衛兵運動火上澆油,破四舊和抄家發狂一般席捲全社會。我們聽說二十一中紅衛兵正衝擊老西開教堂,便迅速趕到,但教堂裡已經被砸得稀巴爛,多虧教堂上的大十字架沒有砸下來,我們就從臨時搭起的雲梯爬上去,教堂足有五十米高。我們一點也不怕,當我們把十字架鋸斷,推下去時,我由於用力過猛,身子向前一蹌,多虧小孔一把抓住我的腰帶,一齊猛向身後倒去,否則今天早沒我了。您猜我當時怎麼著?我一點都不怕,站起來,雙手插腰,低頭看著下邊滿街仰視我的人群,真覺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