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一百個人的十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百個人的十年: ◇【附錄一:非「文革」經歷者的「文革」概念】

    今年五月間,我對幾十名非「文革」經歷者——也就是一九七六年以後出生、根本沒有經歷過「文革」的一代——進行採訪,詢問他們對「文革」的印象及其由來,以及每個人的看法。年紀最小的為十二歲,最長的為二十歲。一律照實記錄,摘其要點,公佈若干。讀者從中可以看到新一代人對「文革」的瞭解程度和認識狀況,也能窺見當代青少年價值觀念之一斑。
    排列按採訪先後為順序。
    ※※※
    ◎方xx(一九七六年出生,二十歲,男,大學二年級學生)
    我喜歡歷史,注意過「文革」的事。
    「文革」對於我們連記憶也沒有,所以只有理智地去想,沒有任何感情的東西。沒有恨和愛,只有好和不好。對「文革」,我個人認為它還是有積極的東西。如果「文革」不是那麼凶,那麼混亂,走向極端,左的東西也很難失去統治地位。改革正好揀了「文革」的便宜。「文革」對中國歷史還是有功的。當然這不是「文革」本來的意思。目的和結果正好相反。
    ※※※
    ◎皮xx(一九七八年出生,十八歲,女,高中三年級學生)
    我不願意瞭解「文革」,我一聽爸爸媽媽說「文革」就煩。我對他們說:我知道你們苦過,但那是哪輩子的事了!你們生活在現在,也不是生活在過去。你們是不是想得到我的同情,我同情你們呀,可同情又管什麼用?難道是怕「文革」再找你們來?你們到大街上轉一轉,看看「文革」在哪兒?哪兒還有一個紅衛兵,還有一張大字報?到處都是私人買賣,還能把他們都當做資本家批鬥嗎?我爸爸媽媽聽了直搖頭,說我不懂,我說他們有「恐『文革』症」。
    ※※※
    ◎趙xx(一九七七年出生,十九歲,男,工人)
    中國不會再發生「文革」。現在的人市場觀念特重,為了錢人心都散了,誰也甭想把人們再號召起來,除非用錢才能把人吸引住。「文革」倒是注重精神。聽說那時上上下下為了什麼事,都感動得流淚,特真誠,真棒!如果說這些人為了私慾互相殘害,我看不可能。還有就是樣板戲,比老京劇好看,也蠻感動人。如果說「徹底否定『文革』」,我看樣板戲首先就不能否定。
    ※※※
    ◎張x(一九七七年出生,十九歲,男,大學一年級學生)
    我對政治興趣本來就不大,對「文革」更不關心,那都是上輩子的事了。我的「文革」印象大多是聽長輩說的。「文革」對他們有很深的影響,對我們卻沒什麼影響,跟我們的生活更沒有絲毫關係。如果叫我回到「文革」,我不反對,甚至很有興趣。一是我不覺得「文革」怎麼可怕,二是可能會感覺很新鮮,我想切身感受一下。是的,我有興趣。
    ※※※
    ◎柳xx(一九八四年出生,十二歲,女,小學五年級學生)
    我知道「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和一個大壞蛋打仗的故事!
    ※※※
    ◎孫xx(一九七六年出生,二十歲,男,出租汽車司機)
    「文革」咱沒見過,但比現在強!現在的人要多壞有多壞!您是工薪階層,沒錢去歌舞廳對吧!那兒,狂啦!天上飛的、草裡蹦的、河裡游的,有嘛吃嘛!就一樣東西不吃——屎!那些三陪小姐,一晚上到好幾家歌舞廳去趕場,我當然知道她們了,我拿車拉她們呀!她們就在我車裡掏出小鏡子抹口紅。一晚上賺的錢比您半年賺得多,信嗎?都是那些大款拿票子砍給她們的。您說「文革」能叫他們這麼狂?您說嘛?問我賺多少?一天一百塊。您說嘛?「文革」時也算資本主義也得挨鬥?那就鬥唄!反正得先鬥那些款爺們!只要鬥他們就行,先殺殺他們的狂勁再說!
    ※※※
    ◎萬x(一九七九年出生,十七歲,女,高中二年級學生)
    目前,我們的歷史課正講「文革」,課本內容不具體,根本無法理解「文革」,我沒興趣,能應付考試就行了。聽媽媽說,「文革」時社會很亂,好人遭陷害。我想,毛主席也沒能力了,不然他怎麼會管不了「四人幫」呢?媽媽還說,那時工人不上班,學生不上課,我想,「文革」也不錯,不用再上課了,熱熱鬧鬧,批鬥老師,多有意思!我們同學還說呢,怎麼不「文化大革命」呢,那就不考試了。我聽人說,「文革」把中國的發展推遲了一個世紀。我也不知這話是真是假,一個世紀是怎麼算出來的?沒法核對。
    ※※※
    ◎馬x(一九七九年出生,十七歲,女,高中二年級學生)
    「文革」給我的感覺是:很神秘又很複雜,有點恐怖又有點可笑。聽說有人把毛主席像章做得和盤子一般大,不能戴,只能用鐵絲掛在脖子上,這些人不是瘋子嗎?還有,我爸爸說他去北京見毛主席,是騎自行車去的,他怎麼會這麼傻呢?如果是我,見誰也不會騎自行車去呀——這叫我真是不能理解。是不是有點不正常,變態?我想多瞭解「文革」,不知從哪裡去瞭解。
    ※※※
    ◎付x(一九八○年出生,十六歲,女,初中三年級學生)
    「文革」時我爸爸才十歲。我的印象多半是從電視劇裡看到的。比如《年輪》、《孽債》等。我覺得「文革」很可笑,又可氣。穿衣服補丁愈多愈革命,人有知識就挨鬥。我想將來再也不會發生「文革」了。誰也不能一聲令下,大伙就幹。我們得動腦子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應該這麼做,如果我不同意,還會反抗呢!
    ※※※
    ◎常xx(一九八三年出生,十三歲,女,初中三年級學生)
    我對「文革」太朦朧。我爸爸在內蒙做過知青,但他從來不談那時的事。課本上沒有這些內容,同學們也很少談到「文革」,大家都不清楚,跟我們也毫無關係。只有一次,奶奶說,她在「文化大革命」中頭髮被人剪了,就戴了一頂帽子把禿頭遮住,爸爸問她怎麼回事,她不肯說;爸爸叫她摘去帽子,她就哭了。我對「文革」有點怕。就這些。
    ※※※
    ◎何xx(一九七七年出生,十九歲,女,大學一年級學生)
    那個時代有激情,人都很真誠,非常迷人!我想像不出「文革」具體是什麼樣子,是不是有點像「五四」運動?那時也遊行、演講、鬥爭,也分兩派,也打人,但那是一種為了信仰的戰鬥呀!我喜歡這種生活,哪怕這真誠被欺騙了也心甘情願,因為我是真的。現在無法生活得那樣富於激情了。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