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熟女时代GL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熟女时代GL: 分节阅读_82

    时她的微笑化解了我的紧张,她给人的感觉是强势的,不容人犯错更不许人说不的那种,但是她也是温柔的。
    爸爸自顾自地说,他习惯了我的沉默,习惯替我做主,所以在她面前也为我做了主。
    随便。这是爸爸话中反复出现的一个词,随便为我安排一个位置,随便找点事情做……
    我的内心是愤怒的,她会怎么看我,是否觉得我真的是如此没用的人?爸爸还在说,我第一次想对他说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生怕自己会看到她不屑的眼神。
    她却温柔地开口为我说话,问我的意见,要我为自己做主。
    我却在那一刻放弃了自己的权益,我做不了自己的主,于是我只能服从。
    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我开始介意起来,她是怎么看我的,我在她眼里是什么模样?
    她把我安排到杨经理手下工作。那是一个能锻炼人的工作。在上班前她找过我,告诉我杨经理的性格,让我知道我要面对的上司是一个要求严格和雷厉风行的人。
    她扶起我的头,让我不由自主地在她面前站直。她的手心是如此的温暖,被她触碰到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热流。
    “不要低头弓背,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抬头挺胸,这样才会让人看到你的眼睛。眼睛是人的名片,你要正视对方。”
    当我站直了以后我看到了她的微笑,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但是美丽不是她的全部。
    “这样才对。”她说。
    上班以后我才深刻了解到我的上司杨经理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是典型的都市女性,活地潇洒自在,无拘无束,在工作上她又充满了控制欲,如同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我在心里默默地称她是铁腕夫人。
    跟着她工作是在受苦,有做不完的工作。她只给人两次犯错的机会,第一次是学习的成本,第二次是宽容,没有第三次。工作尽管很累,但是我却不想退缩,我想一步步往前走,不,不是往前,而是往上爬去。
    有一天当我走在街上看到玻璃墙上闪过的身影,我意识到我现在已经是抬头挺胸地往前走了,我不再低着头幻想自己是没有存在感的尘埃,我在与人说话的时候会直视她的眼睛。
    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现在这样,变得让我自己也觉得陌生起来。
    在后来我知道乔总的全名叫乔忻时,她成了我必须要关注的风景,我的眼睛跟着她走,在她出现的地方我会不由自主地站直了,我想让她看到自信的我。
    她把眼神平均分给了公司所有人,而我只拿到少少的一部分,我把她藏在心里默默怀念。
    我喜欢她,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体会到这种在意有一个名字叫喜欢。我在意她,我的眼睛能捕捉到她的身影,我的耳朵能听到她的声音,我会不自觉的去寻找她的痕迹,在买衣服的时候会我会看着她习惯穿的衣服发呆。 我变得不像我自己。
    她还是单身,她的时间大部分给了工作,时常看到她在加班,她和杨经理颜经理一样拼命,拥有积极向上的感染力。
    再一次近距离接触她是在她自己家里举办的烧烤聚会上。她大概想不起我是谁,而我却无法忘记她,我记得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清晰地好像是有人用刀子在我脑海里刻下了整幅画一样。
    她在抱怨杨经理的失职,在那刻我在她身上找到了孩子气。
    这很矛盾,她应该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才对,但是不是,她石头一般坚硬的形象存在一条缝隙,正是这条缝隙使得她看起来更加迷人,她像是留了一个缺口让人更靠近她。
    她满怀抱怨地翻动着鸡翅,那些鸡翅已经被她烤过头了,可是她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还在不停地翻动着,并且怀疑是否还没熟。
    最后的结果是全部的材料都变成了废物,她能ca纵金钱游戏,却无法做烤鸡翅这样的小事。
    我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有胆子走到她面前说我可以啊,我现在都无法忘记,在那一刻,我的五脏六腑因为憋气太久而发疼。
    她一听我要帮忙而惊喜,却在下一秒露出怀疑的表情:“你可以吗?”
    “可以。”我点头,我确定我可以做到,其实一般人都能做到,要求也不是最严格的,保证不烤焦就好,她在一边自我调侃说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这算是她人生最大的污点。
    在我看来那是一个可爱的地方,是她的柔软之处,让我每次想到这里而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我觉得自己是抓到了她的小秘密,我要把这个秘密藏起来,天天想,我相信当我想起时一定是面带笑容的。
    ——未完待明天续——作者有话要说:还有番外二,明天就发。更新章节是29章,请大家注意。番外内容是李溪渝的自白,写完以后还有精力就写写从安和暖暖的小细节。当然,这不是一定会写,但是我会尽力。==========新坑已经挖好了, 现在还在埋土,这篇文一完结我就把新坑发出来,欢迎大家收藏啊!!!=========
    番外二
    作者有话要说:原文29章已经被和谐。我不会再放出来,大家请在长评里寻找。---这两个角色很熟悉对不对?那是简白和王梓的模式,我曾经想要写疼痛与成长的轨迹,但是在那篇文我失败了,而现在我把当初的设想拿出来放在这里。那个角色亦有我的影子,我爱的人遥不可及,我努力让自己变好,做配得上ta的人,亦或者变成ta。这样的想法会不会被人视作是变态。
    二
    她会把记住的原因大概是吃了我烤的鸡翅,我想我真的是哭笑不得,笑理由竟然是这个,哭的却是除了这些,她能否记得我更多。
    人是贪心的动物,而我从不敢去奢望什么,对她,我想放纵自己奢望更多。
    下班以后我总会在电梯口停留些许时间,为了偶尔一次共乘电梯的机会。
    我知道我这一切做地很刻意,像一个不被人认可的小偷,更严重地说是一个偷窥狂,我从她地方偷来一点点美好的时光,珍藏于心。
    她也许不知道,每次与我打招呼,和我说明天见,我会非常高兴,好像是喝醉了,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
    “乔总。”在电梯口我与她相遇,这是第四次与她一起乘电梯下班。她有所察觉,在看见我的时候说:“你每次也是这个时候下班吗?”
    “嗯。”我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放,乞求自己不要表现地像一个疯子。
    “真巧。”她说话的声音赏心悦耳。
    其实不是巧合,是我刻意在等这一刻,我做了坏事,制造了一次次的巧合。
    电梯一层层下,她开始问我工作的情况,我发现我害怕看她的双眼,我会不自觉地回避她的目光,我怕看见她的眼睛更怕被她看到我眼中的渴望。我从镜子里看到我眼睛泄露了我的心事,竟然是藏也藏不住的。
    当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我发现她是在倾听我说话。我早知道她是认真的,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包括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也是这样。
    她让我更加喜欢。
    上班以后我避开了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我一点点往外挪动脚步,为飞离这个家而做准备,回到家里除了家中的保姆会为我留一顿饭,其他人大概是当我不存在的。
    保姆在我吃饭的时候坐在饭桌边为她刚上小学的孩子织围巾,她是我这个家里唯一能说得上几句话的人。
    她对我说要惜福,别人想求都求不到的我都有了,为什么还要不开心呢。
    我也在想,是不是因为我太贪心了,拥有了别人渴望的却仍然不知满足。
    她是我的渴望,是我不满足现状的证据。
    工作转正没几天,爸爸突然改变了主意要我从这个公司出来,他终于为我花了一点心思安排工作,把我安排事业编制里。那是一个清闲的工作,我知道,有闺蜜在那里做事,拿地相对一般人来说是多的,做地却是极少的工作,而公司对该岗位的要求也是微乎其微。
    让爸爸改变主意的理由是因为别人对我这个职业的不屑,让爸爸在好友面前丢了脸,如果不是这样,他绝对不会为我多花时间去想想。
    他让我自己去思考,其实他自己早就做出决定,之所以问我只是行使告知的责任,至于我点头或是摇头都不能改变他的结果。
    我花了一个晚上的辞职信,打出一个字,然后删除,我在踌躇,在犹豫。
    第二天,我站在电梯边等她,走过去的每分每秒都变成对我折磨。在她从拐角走出来走进我视线的那刻,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催促我:快,快走上去说你爱她,你要让她知道,不然你再也不会有机会说出来了。
    于是,我催动我的脚步上前,这次我想为自己鼓掌,我没有犹豫,我说了我该说的话,我用喜欢来表达,因为这个词更委婉和迂回,而她却说谢谢。
    谢谢你。她是不是习惯了接受他人的表白因为习以为常呢。她是否觉得我只是在开她的玩笑而毫不在意呢。
    可笑的是我居然无法告诉她我是真的喜欢,真到想催眠自己这是幻觉都不可能的地步。
    我把辞职信交给杨经理,她是一个好人,是好上司,也是良师益友,我却在她面前放纵自己哭出来,我绝非脆弱,只是在此刻我被深深的无力感所左右。
    如果我能像她一样自由多好。她说过,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并非凭空而来。
    再见。我爱的人在楼上,我如实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她没拒绝我,而是把我当朋友,对我来说已经是慷慨的,如她这样的好人,大概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温柔的吧。
    其后我想我不会再为谁心动了,以后我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心。
    辞职以后一段时间我浑浑噩噩地在思考着我的人生,连平时不亲的姐姐也注意到了这点而来找我谈心。
    我与姐姐的性格完全不同,父母离婚以后她随爸爸生活,而我与她虽然是亲生姐妹却仿佛是陌生人。加上我总以为这个家不属于我,所以我无法敞开心胸去和她交流。
    她也不习惯与我沟通,她像盘问下属一样问我,而我放下了抵抗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也许这是交流的第一步,她试着告诉她的想法,她说是我造成了当前的现状,是我放弃了决定权并且自暴自弃地交由别人来ca纵,所以错在我。
    起初我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待我冷静下来以后才从中读懂了什么。
    她的手僵硬地抚摸我的长发,我与她从没有这样亲近过。
    后来,我特地绕去公司,却停留在公司楼下,坐在那里的花坛边上傻傻地看着那扇玻璃门开开合合,里面的人进进出出,脚步急促匆忙,我羡慕他们有所追求。
    我也看到了乔忻时从一辆陌生的车上下来,她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说明她和别人在一起。
    她下了车绕到驾驶座那里,车窗摇下,她弯下腰探出手勾起那人的脖子与她吻别。
    我一早就知道,像她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像黑夜里最闪亮的星星一样发光,于是有人看见了她的光,新生爱慕,伸出手摘下了她。我的心疼地像被人撕成碎片。
    我叫自己放弃,可是我学会了表达自己的想法却学不会放弃。她依然在我的胸口绽放,我最后还是回到了公司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想近距离看着她,她快乐时我便开心。
    我知道她现在有一个爱人,她曾经不爱女人,却为了那人而改变了自己的信仰。
    我曾经没有信仰,我把她当做我的信仰,我信仰她,崇拜她,如同一个爱做白日梦的小姑娘。
    她对我仁至义尽,除了不能回应我的爱,她对我是够好了。她这样的人世间罕见,连爱上她都觉得是一种幸福。
    再度离开的决定是在年初的时候开始的,我离开并非别人要求,而是我意识到我不能再停留在原地不动作仰望她,像一株傻乎乎的向日葵。
    我爱上了一个比自己更好的人,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所稀缺的东西,我不够坚强,缺乏理性的思考,我平庸地像草地上的一株草,只是千千万万的植物中的一个生命,她弯下腰都看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