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熟女时代GL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熟女时代GL: 完结

    我甚至说不出我有什么值得她喜欢的地方,我因为爱她而开始反省自己。
    她与那人的幸福已经不言而喻,连杨经理也说她们很适合在一起。
    “除了两人都不会做饭。”杨经理耸耸肩,“但是又能怎么样,她高兴就好。”
    我的笑容假地像是伪装,心是最真实的,自私且不甘心,但是那仅仅是我心里的想法,我已经无力改变什么,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我心口留下一道疤。
    杨经理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溪,你应该出去走走,多去一些地方,多认识一些人,也许适合你的人还在远方等你。”
    如果乔忻时才是我此生的唯一而我恰恰是错过了她呢?那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情。
    悲哀到让我无话去反驳自己。
    我体会到工作狂的幸福,事情很多,很杂,有些并没有意义,但是我都会去做,只要能打发时间都可以。
    她们会在一起多久,一年,两年,三年……还是一辈子?
    而我要等多久才能忘记爱她的这份心情?一年,两年……亦或者就是一辈子。
    我开始试着去催眠自己,应该断了对她的奢望,抱着缺憾离开,时间会改变想法,让此刻的伤口愈合并且由时间来磨平。
    终于在有一天,我鼓起所有的勇气去改变现状,我不想再抱着悲哀继续绝望下去,不要期望也不要绝望,我可以过地更好,更精彩,而这一切我希望能让她看到。
    也许某一天我会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惊讶,如同遇见了另外一个李溪渝。
    我为这个虚无缥缈的想法而激动。
    挣脱不是那么容易的,人有惰性,受惯性所左右,如同行走在铁轨上的火车,自以为朝前走就是自由,因为无知而幸福。
    我离开了现实,求得了家里人的理解,我决定出国留学。
    姐姐不赞同我的想法,一来是我一直以来习惯了安逸生活,陌生的环境意味着挑战,我缺乏基础,出去就意味着受罪。第二也是从她这点出发考虑,出国不是万能的解药,有心求好,在国内一样可以学到东西,何况离家近点好有一个照应。
    我知道她为我好,在她眼里我是敏感又古怪的妹妹,她说我把门锁住不然任何人进来也逼着自己出不来,像我这样的人如何去适应外面的世界。
    我想离乔忻时越远越好,断了自己全部的后路,只留给自己一个方向,那就是前方。
    英语不会,我去学,到大学毕业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英语有多糟糕,自以为学会了课本上的东西就可以了,到现实里我无法理解别人说的话,明明那些词我都听得懂,但是组合起来却是那么陌生。
    “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别人是无路可退只有这样一条路走,可是你又不是他们。”姐姐对我说。
    我也是无路可退,从辞职那时开始我就已经自断了后路。
    我时常想起乔忻时这个人,想起她笑时的表情,想起她转笔的姿势,包括她习惯性的动作,即便是在国外度过了许多年的时光,记忆还是清晰如初。
    我想做一个配得上她的人,如若不能,我想把自己变成她。
    出国之前,我又回去看了她一眼,她祝我前途无量,我祝她幸福圆满,可惜她不知道我奋斗的目的,如果能留在她身边,我想我会满足地想死,愿意做她身边幸福到驻足不前的懒虫。
    出国的手续全部办理好了,寄住的家庭也已经为我找到,爸爸虽然不疼我,但是能用钱做的事情都会尽力做到最好。
    那日他送我到机场,交代了几句话,如果我在外面过得不好,就别倔强地死撑着,随时回来。
    他看准了我不行,我便行给他看,撑起腰杆我拉着箱子走进了检票口。
    一个人如果不把自己逼到绝路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那里,同样,女人不往前走就不会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走地更远。
    在国外,我一如初生的婴孩,一无所知,孤苦无依。我便是在那刻起撤掉了身后的支柱,靠着自己的脚站起来。
    我学会了照顾自己,学会了和陌生人做朋友,在那里我是一张白纸任由自己涂抹,我以她为模板来要求自己,我让自己不害怕不懦弱,勇敢,独立,果断……
    我要谢谢她,谢谢她让我去爱,谢谢她成全了我一个人的爱情,谢谢她做我的信仰,让我无所畏惧。
    我没有和她联络,只是单方面地寄明信片给她,我写在纸上的话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我的倾述不求她能看见,在我寄出每一封信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快乐的。
    这里的冬天很冷,比我呆了二十几年的城市要冷无数倍,大雪会覆盖每一寸土地,淹没所有的颜色,直到整个世界留下白色这一种颜色。
    冬天很长,在那时我总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
    我裹上厚重的围巾把每一处缝隙堵上,只留下眼睛,然后打开家门踩着及膝盖的雪跑到几公里外的小邮局去寄信。
    这里的邮递员不是每天都来收信,他高兴的时候一天能来回几趟,时不时地出现像移动地游乐场,不高兴的时候他会躲起来几天不见人。而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邮递员,也许在他之后就没有这个位置了,现在的人缺乏写信的耐性,他的存在只是所有人的习惯而已。
    我怕他再也不来了,我害怕手中一叠明信片不能寄出去,所以我跑去邮局寄,推开木门,走进温暖的屋子里,身上的雪顿时融化成水。
    我寄完明信片跑回家,险些在门口踩到包裹,包裹差点被雪淹没。
    寄件人这一栏上写着乔忻时,那是她的字迹,没有人可以模仿。
    不相信之后是激动,我顾不得捡起地上的围巾飞奔进屋子里,跑回房间拆开包裹,乔忻时寄给我的是以前公司活动的照片,有几张对准了我和她,除去旁边的一些人,这些照片看起来像是我们的合照。
    其他都是她送的礼物,她说每次买礼品都会多买一份,看到适合我的会不自觉地买下来,连她自己都在怀疑是什么时候会养成的坏习惯,也许是我这些年来不断飞去的明信片提醒她我这个人的存在,她说她还记得我,印象如此的深刻。
    那时我又哭又笑,我以为淡去的感情还是鲜明的,只是多年来被大雪淹没而无法被看到,事实上我的心还是和当年一样。
    回国以后我却不想去看她,我想她现在应该很幸福,光是这样就够了,我已非那时的李溪渝,已经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后来我进了一家公司,从基础员工做起,一步步向上走去,也许付出与得到不成比例,我也没有放弃。
    我回国以后先遇见的人是杨经理,这些年她的改变不大,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我走时她是这个样子,再度见她觉得她还是当初的模样。
    我一眼便认出了她,她却是在经我提示后才相信站在她眼前的人就是李溪渝,并非同一个名字,而是同一个人。
    “我现在相信放你走是正确的。”她的拥抱热情且用力。
    “感谢您的栽培。”我发自内心地说。
    她是我第一个老师,对我严格要求一丝不苟,我从她身上学到了为人处事的技巧。
    我尽量避免提到乔总,我始终相信她现在是幸福的,始终是深信不疑。
    “你应该亲自去问她乔忻时你幸福不幸福。”杨经理的话别有深意。
    我再想深入问下去,她已经走向颜经理的方向。
    原来时光不只是对杨经理宽容,也一并偏袒了颜经理,两人珠联璧合,是让人羡慕的佳人配对,除却性别,她们享受着让人艳羡的幸福,而此刻无人会去关心她们的性别。
    我羡慕她们,在世间茫茫人海里寻找一个可以相爱相知相伴到老的爱人是如此地难,有人一直在寻找,有人不停的错过,有人却是在无奈地等待。
    我想知道她好不好,不该是自以为是地猜测,应该去亲自问她,我决定去她家里找她,哪怕开门的人是她的爱人,我也要亲口问她那个问题:乔忻时,你幸福不幸福?
    就是现在。
    ——李溪渝:轨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