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麻衣相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麻衣相师: 第1910章 水下旋涡

  om,最快更新麻衣相师最新章节! 可一回头,身后只有数不清的水草,根本就没什么人影。

  杜蘅芷觉出来,拉了我一把,意思是问我有什么事儿?

  我摇摇头,比划说那些水草群魔乱舞的,我看错了。

  杜蘅芷眼光很敏锐,显然也觉出什么来了,不过听我这么说,她什么也没问,只点了点头。

  程星河早不耐烦了,就用凤凰毛卷我,意思是赶紧走,找金子去。

  我回过头来,跟着他们就继续往下。

  这一往下,那些怨鱼觉察出来,吓的纷纷后退,再也没有一个敢靠近的。

  而往下这么一游,发现金毛也频频往后看,

  果然不是我多心,身后肯定是有东西。

  可也怪了,是什么人?水池子口,有苏寻和哑巴兰守着呢。

  难不成——是水里的东西?

  继续往下走,程星河放了好几个天花,拼命去找金屑。

  果然,触目所以,水里很多地方,隐然有金色的痕迹。

  程星河四处去捞,可那些金屑太小,到手就冲没了,我想乐,记起上学时候看过的伤痛文学,想跟他说,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可惜没法开口。

  越往里,异物越多,怨鱼不用说了,大概因为我们身上染了之前怨鱼的血,带着水都冲不走的腥气,怨鱼觉察出来,跟狗怕吃狗肉的人一样,吓的纷纷躲到了一遍去了。

  除了这种巨型怨鱼,还有很多异物,赖头渔女,八爪郎君,石头秃子……琳琅满目,都是水里的妖邪。

  群英荟萃,邪祟开会。

  它们的个头虽然也比外头的大,但比怨鱼小的多,怨鱼这么一躲,正好把水里的杂物都给清开了,省了不少事儿。

  那些妖邪看怨鱼躲着我们,也都不傻,就都蹲在一边,虎视眈眈的静观其变——很像是观察猎物什么时候死亡的秃鹰和猎犬。

  一旦你弱了,这些东西,一定会一拥而上,分食尸体。

  程星河扫了那些东西一眼,跟我比划,癞蛤蟆爬脚面,不咬人恶心人。

  我们也不能下来就大开杀戒,为了节省时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不过,越往下,那些金屑也就越多了。程星河一把薅住了一个赖头渔女,从它头上的疮疤里抠出了几块指甲盖大的金屑,也顾不上在水里扩散的脓汁,别提多高兴了,可那个赖头渔女挺不高兴,挣扎起来,被程星河兜头一拳,脸都打歪了,就求助的看向了自己的男伴。

  男伴妖怂志短,没跟言情剧男主一样挺身而出,而是假装没看见,用手去撩拨另一个赖头渔女的头发,程星河手里这个见状大怒,程星河一撒手的,都顾不上跟程星河报仇,箭一样的窜出去,三个东西当时就撕扯成了一团。剩下的同伴喜闻乐见在一边拍巴掌。

  程星河看的很开心,跟我比划这不比霸道总裁恶毒女配狗血?

  这些邪祟,是从人的怨念之中产生的——从虚无之中来,却被人怨念影响,有了人的劣根性。

  难怪人是万物之灵,因为人,影响了世上多少东西?

  再往下,不光是金屑,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的残片,也像是什么完整的东西上炸下来的。

  程星河顺着就找,疑心能找到比金屑更值钱的东西,也不怕水了。

  我也奔着下头细看,白藿香也皱起了眉头,打手势说这地方是不是也太深了?

  是啊,抬起头,离着水面已经极为遥远了,没有水灵芝草和避水珠,我们撑不了这么长时间。

  我点了点头,表示速战速决,这个时候远远的,就看到底下似乎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杜蘅芷也看出来了,拉了我一把,比划了起来——像是个门。

  琼星阁的门?

  我立马拽住了程星河的裤腰,就把他往下拖,附近许许多多邪祟的脑袋都凑了过来,看着我们的眼神,好奇而又贪婪。

  果然,越往下,越清楚,那个大门上,镂刻着繁复的纹章。

  程星河也直了眼。

  还没到看清纹章的距离,可我心里已经有了熟悉的感觉。

  这个大门上,刻的是九,龙云纹。

  这种九,龙云纹,要么是国君能用,要么——是比国君身份还更高的存在。

  对。真龙骨的记忆很清楚,九,龙云纹中间,有一轮旭日。

  在那轮旭日中间,有开门的秘密。

  程星河弄清楚了之后,指着真龙骨挑起了大拇指,比划说你这不是真龙骨,是个移动硬盘。

  我们还挺高兴,可这一瞬,我忽然觉出,身后有点不对劲儿。

  像是有——煞气?

  一回头,只见一个巨大的东西,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

  那一恍惚,仿佛二月二的时候,翱翔在天上的巨型蜈蚣风筝。

  那东西是长条状的,两侧是数不清的爪——不对,是胳膊。

  我看到,那些胳膊上,有狰狞的指甲。

  这个东西的速度——有九丹!

  好快!

  我立马抓住了程星河,就把他们往下推,就在他们被我推开的这一瞬,那东西对着我身侧就抓了过来。

  像是一个巨大的发夹,直接从程星河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穿过,我看到,这东西数不清的“胳膊”上,是密密麻麻的刺。

  我一脚蹬水,在最后半秒,从这东西的“怀抱”之中蹿了出来,“当”的一声,那些刺险险刮在了龙鳞上,在水里也是一声锐响。

  隔着龙鳞,也是一阵锐痛。

  这种锐痛十分奇怪,像是数不清的尖锐丝线,扎了进来。

  坏了,我心里一提,这玩意儿他娘还有毒!

  一抬头,就看见这个东西阴森森一张大白脸,好长一条舌头,对着我鼻子就钻。

  这东西挺讲究——知道鼻孔通着脑髓,这是要吃人脑子!

  我偏头躲开,那舌头从我脸边擦过,一瞬间,水似乎都被染上了一团颜色。

  想回头跟程狗他们比划,让他们小心,而这东西奔着我一包,只听“哗啦”一声,旁边那些妖邪,似乎等这一瞬已经等了很久,争先恐后,对着我们就扑了过来,想搭乘顺风车,分一杯羹。

  凤凰毛啪的出手,打翻了一片小邪祟,可这些邪祟数量实在太多了,又冲的极猛,真不太好对付。

  看来这个大蜈蚣,在水里地位不低啊。

  小邪祟们全是狐假虎威,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这东西的内丹给掏出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