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中国大妞闯纽约(gl)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中国大妞闯纽约(gl): 第124章

    田甜知道失去了禅缘,她们谁也杀不了谁,禅缘是她们想要杀死对方依仗的唯一利器。
    田甜也知道失去了自己,她们谁也不会再有心思杀谁,田甜是她们和这个世界为一个的情感链接,然而这唯一的链接也被田甜自己斩断了。
    她的身影越来越淡薄,那片红色的光影起初还能看出那是个娇柔的女体,但是逐渐的光影变得模糊,白杨试图去拥抱田甜,然而田甜却彻底消失了,白杨茫然无措起来,徒然跪倒在了地上,喃喃说:“她为什么不见了,为什么?”
    身后的雪野却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充满了苍凉:“我以为熬过万年,一定可以重新找回她,然而天下早已不是我的天下,人也早已不是我的人,万年沧海桑田,没有变的,只有我。”
    雪野站在清冷的夜里,仰望着天空,看着满天繁星,似乎又回到了万年前,玉缨踩着轻盈的脚步,盈盈走来,在她面前盈盈然跪了下来,娇脆的声音说:“珈蓝是要见玉缨么?”
    一个星期后,北京。
    彭田霏匆匆走进了军委办公室,刚进门,就看到卫副主席冷然的目光看过来,对他说:“你不是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吗?现在呢?田甜失踪,白杨竟然被孟加拉那边扣押,燕飞死亡,这一切你要负全责!”
    彭田霏说:“这个计划完全失败的确是我的责任,但是我还是想辩解两句,田甜对我们有太多的隐瞒,我刚刚才从她爷爷奶奶那里拿到她的私人物品,里面有一本日记,是燕飞从万年以前带回来,但是她截留了,我们谁都不知道她才是这所有人,所有事件里最重要的那个人物,然而我们谁都不知道,我们也更本不知道禅缘虽然威力无比巨大,雪野和白杨两个人任何人掌握在手里都能横扫世界,但她可以完全抑制住禅缘,虽然她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们的研究方向都因为她的隐瞒从一开始就偏了。”
    卫副主席看着他,目光依旧冷冷的,说:“那么照你说,当务之急我们最需要做什么?”彭田霏急忙说:“当务之急,把孟加拉海底的那块圣地控制起来,我觉得那是解开所有谜底的关键,也可能......”
    “可能什么?”
    “可能是通向异空间的唯一通道。”
    白杨坐在冰冷的铁床上,床上没有被褥,只有一条锁链,一头连接着床脚,一头连接着她的脚腕,冰冷的铁栅栏的门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打开了,这间单人囚室里关着的只有她一个,然而整座监狱里关着的却不是她一个,这是关押孟加拉关押极度危险的犯人的监狱,关在这里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然而大多数却是有精神问题的变态,就好像关在她对面的那个大胡子老头,他已经伏在铁栅栏上看着田甜,一动不动的伏了二十四小时了,浓稠的口水凝聚在他下颌上,像虫子一般晃动,然而白杨就像是没看见,她一直在发呆,没有任何举动。
    田甜消失后,她就像是被人挖走了心一样,似乎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孟加拉军方拘捕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做任何的反抗,她被雪野伤的很重,而之后也没有接受任何治疗,整整一个星期,她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伤势也没有丝毫的好转。
    外面却传来了脚步声,随着脚步声,坚牢的门被打开了,雪野走了进来,站在门口,侧着头看着白杨,说:“她们说你要见我。”
    白杨轻轻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轻声说:“你知道,其实我不是自然而然生下来的那个孩子。”雪野的眉微微皱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说,白杨继续说:“你说我阴阳同体,才能将你几乎奄奄一息的灵魂唤醒,实际上到我这一代之前,家族女性再没有出过异能者,所以我妈妈以为是因为族中血脉淡薄的关系,用禅缘重聚精血,我那个同胞弟弟其实是被我妈妈在腹中就杀死了,朱泰诫的兄弟也是被我妈妈杀死的,而我妈妈一共杀了七个朱白两家不超过七岁的孩子,就像你当初用禅缘制造出我的先祖的那个方法一样,孕育除了我,只是你造出先祖的时候,又杀了多少人?”
    雪野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白杨却又说:“我生命从来就不属于我,而是属于你,我的出生是为了破解你留下的魔咒,我的存在是为了杀死你,我唯一想为自己争取的,唯一能证明我除开生下来的使命以外的我的存在价值的人.........”
    白杨的声音突然哽咽了一下,但是她的情绪很快就被她自己控制住了,续而又继续用淡然的声音说:“我们都做错了事情,你花了一万年的时间,让自己做了一件最错的事,值得么?”
    雪野依旧面无表情,看着白杨说:“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能把她找回来么?”
    “把她找回来么,只有一条路,就是打开禅缘的通道,然而這件事情,只有祭司才能做到,这个世界上,却不会在有第二个祭祀了。”
    白杨却说:“祭祀打不开通道,她只是能够和禅缘灵犀相通,禅缘会为她开路,然而珈蓝能够控制禅缘,却不能和禅缘沟通,所以想要打开通道,只有毁掉它,而通向它的世界的通道,只有一条,那就圣地。”
    “我知道,我知道这些,但是我做不到。”
    白杨说:“你能做到,因为我能帮你做到。”白杨落下双脚,踩在了地上,缓缓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雪野面前,脚镣在地上拖出哗哗的声音,雪野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着白杨。
    白杨站在了她面前,看着她,说:“把她找回来么,好吗?”雪野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杨又说:“我一直以为,拥有她才是最重要的,然而直到失去,我才知道能够看着她安然生活,也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便是做个旁观者,又能如何。”
    雪野看着她说:“那到底要怎么做?”
    白杨淡淡说:“只要你接受我。”
    她说着,轻轻摊开了双手,雪野看到她的手心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的光芒,随后,光芒开始扩大,从她的掌心扩散开,而后延伸到她的手臂,肩头,及至面部,身体也开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来,而她肌肤骨骼却在这光芒中寸寸陨落,飘散,变成了没有一丝分量的灰烬。
    光芒随即包裹了雪野,雪野在这一瞬失去了所有的神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呼喊:“长官,长官.....”声音显得非常遥远,雪野朦胧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倒在监狱的地上,白杨已经消失不见了,雪野轻轻翻身起来,手指触到一些粉末,那些灰白色的粉末在她的指下零落,她握起来一把,粉末随即从指缝中滑落,雪野看看自己的手,看看自己的身体,没有丝毫变化,身边站着赶过来的监狱官,她转头对监狱官说:“给我拿镜子来。”
    很快有人拿了镜子过来,雪野急忙拿起镜子看过去,容貌如常没有丝毫变化,只有眉心那颗红色的印记,似乎变的更加鲜红欲滴。
    耳边却传来了白杨的声音:“你要把她找回来,一定要找回来。”雪野回头看去,瞬间看到无穷尽的景象,一幕幕的景象就像是一片不停播放的影片,一眼万年,瞬间看尽了地球百万年的演化进程,战争历史。
    雪野又一次转过头看去,眼前景象绵延无穷,她看到花开,看到雨落,看到春去秋来,看到蚂蚁般忙碌的人。
    雪野轻轻笑了起来,她的笑容不知道是痛楚,还是失望,还是无奈,又或是欢喜,还是欣慰,百味交杂:“便是找玉缨回,好似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了。”
    ---------------完------------